首页 > 原创

海客谈丨谁毁坏 就让谁修复

2018.02.09 简之

  去年一年,普陀区打响幼鱼资源保卫战、伏休成果保卫战、禁用渔具剿灭战“一打三整治”三大战役,共查处违规渔船197艘,查获违禁渔获物12.2万公斤,收缴取缔违规禁用网具4104顶(张)(据2月1日《今日普陀》报道)。在战果喜人的同时,非法捕捞对渔场的伤害也触目惊心,毁坏资源的不法分子该如何赎罪?不仅是人们的良心,司法实践也同样需要作出回答。

  最近,普陀区人民检察院召开生态修复补偿机制启动暨沈某非法捕捞水产品案不起诉宣告会,这是全市范围内检察机关首次将恢复性司法引入到办案过程。谁毁坏就让谁修复,引导非法捕捞案件的当事人通过增殖放流的方式开展海洋生态修复工作,这无疑是拯救良心、拯救资源的一次有益探索。

  犯罪嫌疑人沈某在去年4月下旬使用违禁渔具进行非法捕捞,共捕捞虾子770余箱,理应受到法律惩处。检察官认为,对于非法捕捞犯罪,行为人不仅需要负刑事责任,更需要对破坏的渔业资源进行修复补偿。而沈某经过释法说理也作出了自愿进行生态修复的书面承诺,并先行缴纳28875元生态修复补偿金用于采购鱼苗实施增殖放流。如此,既给了沈某一次弥补罪错的机会,又让渔业资源得到必要的修复补偿,岂不是两全其美。

  刑罚的目的不仅是处罚人,更在于教育人、改造人,从而到达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让沈某从渔业资源的毁坏者变为海洋生态的修复者,恢复性司法的良苦用心显而易见,这远比一味地重罚更有人情味,也更具社会意义。非法捕捞行为给渔业资源造成了损害,主张谁毁坏谁修复,符合公平正义原则,有利于将违法犯罪造成的社会损失降到最低程度。在付出应有代价的同时受到深刻的教育改造,相信沈某今后不会再重操野蛮捕捞的旧业,而更多的渔民兄弟也必然会以此为鉴。

  生态补偿机制除了在办理非法捕捞案件中运用,应该还可以在更多的执法领域进行尝试。任何违法犯罪行为都会对受害方以及整个社会生态造成不同程度的损害,行为人有悔过自新的意愿,并以实际行动进行积极补偿,无疑有利于减少受害方以及整个社会的损失。只要不是罪大恶极无可饶恕,对自愿作出补偿的违法犯罪人员理当减轻甚至免于处罚,这完全符合法律精神。

  在社会治理过程中,同样可以借鉴生态补偿机制。各类专项整治接连不断,但一些社会乱象却一直是久治不愈的顽症,原因应是多方面的,治理方式同样值得反思。比如,对交通违法行为一概予以罚款计分,是否过于机械?事实上,一些车主已将罚款归入交通成本,少数“不差钱”的甚至对罚单麻木不仁,教育效果难免大打折扣。交通违法行为破坏的是交通生态,允许违规者通过充当维护秩序的志愿者来抵消罚单,既能促进“生态补偿”,又可优化教育效果,何不一试?

  谁毁绿谁复绿、谁污染谁治理……举一反三善莫大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