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原创

新区时评丨老年服务可以做很多事

2018.04.12 谭野

  快速来临的银色浪潮带来的挑战是严峻的。不仅老年人一些基本需求总是不能满足,而且信息化给老年人生活带来了新的考验,还有社会爱老敬老形式化痼疾难以去除。这些差距和不足,说明老龄工作、老年服务,要做的事还有很多。

  日前,普陀再次获评浙江省老龄工作先进单位。这是2017年度我市唯一入选县区。

  连续三年获得殊荣是喜人的,但快速来临的银色浪潮带来的挑战是严峻的。不仅老年人一些基本需求总是不能满足,而且信息化给老年人生活带来了新的考验,还有社会爱老敬老形式化痼疾难以去除。这些差距和不足,说明老龄工作、老年服务,要做的事还有很多。

  说到养老问题,往往会把养老金涨幅跑赢CPI、养老机构床位数量抓紧扩充等作为目标。这样的努力虽指向民生,但老年人觉得不够“接地气”,解决身边的事似乎更为紧要。比如,老人想剃个便宜的“寸头”,满大街却难找到;老人想去远方子女家住住,出行前医院开药顶多只有半月的量;城市公共设施的台阶高度、过马路的斑马线长度,对于老人出行是很大考验。解决这些细小问题,需要逾越的不是技术层面,而是在社会治理层面及具体措施上的有温度改正。

  信息化社会,由于老年人接受新知识能力弱,正经受着诸多“不适”。金融、购物电子化普及程度越来越高,可老年人不会使用只能排队等待,或者根本买不到票;不少空巢老人面对数字化电器望而兴叹,不知怎么使用;电信、互联网、P2P等诈骗,以及治疗仪、保健品等欺骗推销,经常将老年人的养老钱洗劫一空。与其说是数字技术使老年人与时代产生了落差,倒不如好好反思一下,社会到底把老年人摆在了怎样的位置,我们为老年人做了些什么?

  经常可以看到,在学雷锋日、重阳节、春节这几天,助老敬老活动开展得火热,媒体也有大量报道,但随后就偃旗息鼓地褪落下来。这种冰火两重天的服务景象,反映出有些人对老年人关爱不是发乎内心、夹杂着太多功利色彩、行为作风相当虚浮。只有让助老爱老形成一种习惯、一种制度、一种风尚,才能带给老年人实实在在的福祉。

  年纪大了,空闲时间多了,加上子女离家外居造成的空巢孤寂,老年人总想有事情可做、很想有交流陪伴、更想有亲情守护,精神需求越来越凸显。如果有关机构能多开辟一些活动场所,多举办一些适宜老年人参加的活动,就能让老年人的生活更充实;如果有关服务人员、志愿者、老年人亲人能多去看望老人,就能让老年人享受更多精神愉悦。

  银色浪潮牵引出了一个充满人性化的问题:人人都会老,家家有老人。如何对待老年人,既是情感问题,也是责任问题。只有再接再厉,不断推进老年服务,才能让老年人享受更高质量、更有尊严的晚年生活。

上一篇: 下一篇:人造“樱花雨”掉落的是素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