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原创

海客谈|治狗患要有新力度

2018.04.17 月湖

  狗患总说要治,但却越治越严重。上个月,普陀城管就搜捕了130多条流浪犬,去年一年则搜捕了1000多条,这还是在人手紧缺情况下的“战果”(详见4月11日《今日普陀》报道)。事实上,更多的流浪犬还在不断交配、繁衍,假如缺少有效干预,今后的狗患必将愈演愈烈。那么,能否借《舟山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的施行,拿出治理狗患的新力度?

  狗患即人患,这是毫无疑问的。没有纵犬、弃犬行为,哪来的这许多流浪犬?按理说,多数城市家庭是不适合养犬的。在没有宽敞院子且无人陪伴的情况下,将活蹦乱跳的狗狗整日囚禁在室内无异于虐犬,这显然有违于养犬初衷。而一旦散养,不仅对犬不负责任,还给社会增添祸患,已是不折不扣的违法行为。

  然而,一味指责不文明养犬行为却是无济于事的。因为,养犬人是个庞大的群体,要等到大家的文明素养整体提升,显然是远水解不了近渴。这就如眼下私家车已经普及,但汽车文明却远未到来,假如良好秩序寄希望于车德的普遍养成,谁能等得及?于是,只能仰仗铁腕整治、严管重罚,迫使人们“速成”良好的行车习惯。

  流浪犬带来的卫生、安全问题已日益严重,舟山已发生过恶狗袭击路人导致满城搜狗事例,甚至出现过狂犬病致人死亡案例。任凭流浪犬自生自灭,狗患难保不会升级,到时候再痛定思痛为时晚矣。民有所忧,我有所谋,执法部门理应有担当有作为,采取有效措施剿灭城市狗患。 《舟山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该是一把治狗患的崭新“利器”。

  按常理说,犬总是捕一只少一只的,繁衍得再快也经不起集中搜捕。可是,城管部门说,流浪犬搜捕需要一定的专业技术,而普陀相对专业的搜捕师傅只有两三名,只能轮流到各处搜捕,以至于犬类应急事件无法及时处理。这样的说法,恐怕很难令人信服。捕犬需要技术不假,但毕竟不是什么高端技术,重赏之下何患没有勇夫?另外,流浪犬的后期处置也显得过于拖泥带水。先要集中暂养,确认无人认领后再移交给爱犬人士,这样一来不仅消耗了大量公共资源,还难以在总量上减少流浪犬。

  不可否认,城管部门在搜捕流浪犬过程中不仅困难重重,而且阻力重重。一些地方的爱犬人士,甚至将搜捕流浪犬的城管队员妖魔化,这难免导致各地城管望“狗”兴叹。然而,有人爱犬、也有人厌犬,如何权衡当以法律为准。作为执法者,更应忠诚于法律,做到有法必依、执法必严。法律规定包含着最大的“善”,只要严格依法办事,并做到文明处置、人性执法,就无须瞻前顾后。没有佩戴狗证的流浪犬既然不受法律保护,完全可以在“认领公告”之后实施安乐死,只有这样才能消除狗患、维护人权。

  犬是人类的朋友,但并不意味着每一条犬都人见人爱,更不意味着文明城市可以容忍狗患。整个社会,理当形成人犬和谐的共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