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景美文

慧济寺:旅程的华丽终结

2016.08.02 俞浙前 朱红英 舟山日报

  一位德国建筑师的普陀山朝圣之旅譿訛

  这座寺院虽不大,但这里的辉煌


  1908年1月中旬,德国建筑师恩斯特·柏石曼在普陀山的旅程接近终结。

  他的最后一个目的地是位于全岛最高峰的慧济寺。当时,这座大规模重建仅十来年的寺院给这位建筑师“惊艳”之感。 

    色彩斑斓的琉璃屋顶

  “入寺时,我即被建筑的条纹琉璃屋顶所吸引。从屋脊到檐口的回文状雕饰,隔着八条宽条纹交替出现,颜色分为白、黄、黑、绿。琉璃瓦均来自南京。”这是柏石曼对慧济寺天王殿的一段描述。仅仅是这片色彩斑斓的屋顶,就让他目眩神迷。

  慧济寺,明代为庵,乾隆五十八年(1793年),有僧人在山巅发现镌有“慧济禅林”四字石碣,遂募资扩建。清嘉庆年间扩庵为寺。

  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寺院殿宇遭大火尽毁。此后,寺内僧人向各界募捐,得诸多商人、士绅相助。如晚清洋务派代表人物盛宣怀,也是乐助者之一。

  经过十来年建设,至柏石曼到来时,已颇具规模。

  价值万金的藏经阁

  史料记载,清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朝廷下旨,准慧济寺住持德化请大藏经。这是慧济寺成为与普济寺、法雨寺齐名的三大寺之一的关键。

  柏石曼在书中记录了这桩盛事。当时,这批数量达到84000卷的大藏经还未到达慧济寺,“这里还未设置大型寺院必备的藏经阁。设立藏经阁需要募资,一些中国人已捐出了一笔数目可观的善款。”

  大悲楼和84尊大悲像

  当时的慧济寺,给柏石曼印象最深的是大悲楼(后毁于文革,如今为观音殿)。这座楼的二层,供奉观音大士三身造像以及84尊化身造像。

  这84尊造像对应着84句大悲咒,这也是大悲楼名称的由来。柏石曼还给出一个欧式名称“大叹息之筑”。

  “十年前(估计在1897年左右),一位宁波艺术家独自在寺内完成了这些雕像。这些雕像美丽而且自然。当有香客乐助,雕像会被重新镀金。”柏石曼如此记录这些雕像的来历。

  百年前的苦行僧侣

  慧济寺另一个让柏石曼难忘的景象是苦行的僧人。这种修行方式让他惊叹。

  柏石曼写道:“我从窗台向北望去,看到了难忘的一幕。一位僧人坐在一堆巨大的瓦堆中冥想。他时不时艰难缓慢地调整一下四肢,看起来疲倦极了。 ”

  “这僧人一直以这种方式生活在此多年。他有一个誓愿,不说一字地坐着,试着通过完全入定,远离尘世喧嚣,并期望借此成佛。”

  “一会儿,瓦堆上又来了另一位僧人,坐在他旁边试着展开对话,他并没有答应。这就是著名的‘恶的引诱’,恶意想把人带离圣洁,返回到世间欲念。中国人,尤其是僧人喜欢在日常生活中重复这样的事件。”柏石曼的描述和总结以及一幅照片,让后人得以看到一位百年

上一篇: 下一篇:自由奔放朱家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