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景美文

洛迦彼岸

2017.04.18 乐文慧 舟山晚报

  由于观音信仰在中国的广泛普及,普陀山与观音的种种因缘际会,决定了普陀山旅游发展的主要基调:朝拜,修禅,养性。这就是世俗来梵地的主要目的。

图片来自网络

  从半升洞到普陀山只是一段隔海相望的距离,而从尘世到梵地也似乎只需要一张船票的代价,于是普陀山这一仿佛仅存于神话中的佛界仙山,终难以红尘物外,换得日日香客不绝。

  自马祖开丛林,百丈立清规,月氏国摄摩腾、竺法兰,传大乘于中土,于是大乘佛教正式融入华夏的五千年文化中。

  流水千年,桑田变化。灵佑洞在,洞主何去?谁于万历,辟羽化之所,作西天法界。普陀山境内,最多的是石头,而第二多的则是庙寺。而其中,琳宫梵宇,一时怪石辈出。唪呗香烟,袅绕不绝。弥陀峰下,巨樟蔽日;西方境内,佛试蛇心。藤萝幽径,寰海镜清;静闻青峦,百鸟争鸣。夕照磐陀,危巍绝影;大士说法,罗汉谛听,龟牛亦为之僵形。有亭极乐,西极归溟,屹嶙峋而望苍茫无垠。却叹金刚古窟,残遗断烛覆炉,鱼贯摩肩之游人,竞相朝拜观音栖处。

  普陀山的寺,日则星罗棋布,夜则燃火如流萤满景,尤其是在崇信佛教的爱新觉罗氏大力扶持下,普陀山终于成为了佛教名山。由于观音信仰在中国的广泛普及,普陀山与观音的种种因缘际会,决定了普陀山旅游发展的主要基调:朝拜,修禅,养性。这就是世俗来梵地的主要目的。

  普陀山有30余座禅林,建筑风格以清朝皇家寺为主,大小不一,分布于东部沿海一带,点点明黄,镶嵌于绵延不绝的绿海之间,梵唱、香烟萦绕于碧落之上,石径、板桥上刻满形态各异的莲花。在佛经中,观音是莲花部主,从侧面亦烘托了普陀山文化的主题。

  禅是一种超然物外的哲学,通俗来说就是一种纯净的生活态度,大到日月山河,小到一草一木,都能契于心合,无俗尘之多挂碍,修佛即修心,故禅宗亦称为佛心宗。普陀山最大的禅宗摩崖即西天门,一个高7米的心字。不论是从寺庙、石刻还是路建的布景,隐隐透着神秘的宗教色彩。这边也成为游客拍照留念必来的景点之一。

  每当工作结束,我都喜欢到处逛,路过一座座庙庵,庵还是大明朝的庵,曾经多少名流云集于此,虽然曾经破旧不堪,主人由僧易俗,当年风采唯书上描述与想象所能见,而今雕梁朽烂,朱丹硫瓦却还是被粉饰一新,点点青苔爬上山门,阳光透射进来,照在岁月划刻的石桥,沧桑得倒很好看。

  有人说,普陀山的石板路永远不会寂寞,几百年的古道,凝聚着朗彻和尚的心血,一路都是背着香袋的信徒,络绎不绝,轻轻踩过一朵朵石刻的莲花,默默去往心中的圣殿。

  我却感觉,它在寂寞。我想,应该是缘于外边环岛公路的修筑,让它退居了二线,香客更多地选择了一种舒适的方式去朝圣,而它,则无奈地回归了历史的深处。而我却总喜欢,于晨熹之中,或新雨之后,去那儿走走,去采集出尘的清新。我爱茶饮,所以也爱她路边的茶圃,那滴水的绿;山石皆被岁月风雨打磨得圆润异常,侯继高的“白华山”遒劲了多少年,还会有多少铁杆的信徒延续它小龛的香火,能有闲情在老赵坐过的“正趣亭”一坐为快?

  彼岸花开,花开彼岸,非大智慧者难以到达,花开一世界,尘叶一如来。普陀山就如同停靠在东海上的彼岸,千年间,众人寻它。千年来,难渡一人。也许那路旁的野花就是彼岸花,也许立足之地即是彼岸,天下对错黑白、是非无常又有谁能看清分得明。所以佛曰:不可说。

上一篇: 下一篇:临江仙·普陀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