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景美文

刘寄亭和普陀山的二三事

2017.11.13 洪波雷 舟山日报

  刘寄亭,族名德裕,祖籍宁波,自祖父刘鹤龄起迁居沈家门,生于光绪十六年,是民国时期定海县有名的银行家。

  民国初辞去镇酒捐税官的公职,在定海吴少陵钱庄做放账先生,在此期间,发家创业,成为一方名流。

  曾捐建半升洞灯塔,也是存济医院(普陀医院的前身)的筹建人之一,热心慈善,声望颇高。上世纪三十年代初筹立舟山中国银行,出任沈家门行长,1934年,被选为定海县商会会长,同时兼任沈家门镇商会会长,达到事业巅峰。

普济寺田碑

  民国五年,上海商会董事祝大椿携杨叔英、袁祖怀、曹振声等人来普陀山,和三圣堂监院真达商谈义庄一事。民国三年,普济寺住持了余在东天门下其祥篷创普济医院,改善了山中僧俗的医疗条件。但是寺庙杂役,及海上浮尸,终无棺下葬,真达遂发心募资,完善此事,得到祝大椿等商界闻人积极响应,各助二千元,真达则罄钵资四千。

  民国十二年,了信为普济寺住持,联合法雨寺住持达圆、海岸庵长老莲曦、紫竹林监院广德、洪筏庵愿来、戒如、报本堂莹照、鹤鸣庵清福、普慧庵坤山、柏子堂极得诸师和刘寄亭、张君富两位居士,正式成立“普陀体仁施棺会”,各出洋一百,并祝大椿等人所捐,共得七千二百元,印光大师为之作《普陀体仁施棺会缘起序》,存《印光大师文钞》。

  民国十三年,时了信住持普济寺。普济寺在沈家门教场下、司湾等处四十余亩田产,因当地住户日益增多,多租种寺院田产,寺方担忧年久日深,居民变迁,收租困难,与各房头法眷商议,想卖掉这几处田产,另谋新产。此时又是刘寄亭出面,买下了所有的田产,共花费一万二千余元,普济寺则用这笔钱,又在芦花、蒲湾两庄购地九十余亩,年收成翻了一倍之多。九月,普济寺住持了信、退院莲曦、监院融通共立一碑,以纪此事。

  民国二十一年九月,国民政府主计处主计长陈其采(1880-1954年)携上海中国银行董事劳守斋及宁波陈庭生、杭州李屹堂、萧山金润堂来普陀山游玩,刘寄亭和定海杨福林陪同。在朝阳洞顶的崖壁上,精于书法的陈其采留下了“朝阳古洞”四字,字径一米,落款“民国二十一年九月陈其采书,鄞县陈庭生、杭县李屹堂、萧山金润泉、定海刘寄亭、定海杨福林同游敬刻”,今已堙没。民国二十四年七月,和定海中国银行行长陈南琴陪同沪上闻人虞洽卿游山,虞洽卿(1867-1945年),慈溪龙山人,15岁到上海做学徒,刻苦自学,升跑街,光绪十八年进德国人开的鲁麟洋行,从跑街做到总买办,并自营进出口业务,兼房地产生意,逐步在上海占得一席之地。

  清光绪三十四年,与李云书、朱葆三等人在沪集资创办四明银行,虞洽卿任协理。宣统元年又联合在沪宁波同乡,创建宁绍轮船公司。民国元年,在家乡龙山开办三北轮埠公司,建造轮船码头,三年后,码头落成使用,镇北、慈北和姚北三艘客船往返上海。而后又创在沪创建宁兴、鸿安两家商轮公司,成为当时中国航运业巨头。

  抗日战争爆发后,沈家门沦陷,刘寄亭为避日伪纠缠,多次潜身普陀山,直到1942年病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