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景美文

解密普陀山百年谜团!两代高僧百年之约重兴法雨寺…

2017.11.16 庄和刚 黄玄紫 舟山广电微信

  普陀山志中有一段性统禅师《智祖残碑重记》,文曰:“普陀法雨寺,创自大智祖师,当其示寂之日,告众曰:‘兹地,乃大士现灵之所。老僧开此道场,庄严香火,以事方肇造,未能极尽规模,今已矣!待百年后,再来重兴耳,汝等记之’。”

开寺大师 逝世前预言百年之约

  揭开百年谜团,待先从开寺大师大智真融说起。大智真融(1524-1592),楚之麻城人(今湖北麻城市),15岁出家于本邑定慧寺,侍师数年,潜心教典。明万历八年(1580) 自四川东来普陀礼佛,见光熙峰泉石幽胜,便结茅于岩穴,藉草趺坐,饥餐野草,日诵《金刚经》,倡导律义,戒德精严,德行远播。遂在光熙峰下建楼数楹,题名“海潮庵”。万历二十年(1592) 五月三日,自知将寂,告众说:“寺院后当遭火……百年后,吾再来重兴耳。”趺坐而逝,世寿69岁。

  大智真融为今法雨寺开寺之祖,而他“百年后,吾再来重兴耳。”的承诺,不得不让后人考究法雨寺百年沧桑历史。百年间,从海潮寺、护国永寿镇海禅寺,直至法雨寺。大智真融示寂后,住持换了19位,史料记载毁寺火灾四次,海禁迁寺,虽历有住持僧人兴寺之举,而真正兴复法雨寺的高僧,当推别庵性统。

百年期到 别庵性统应验约定

  别庵俗姓龙,蜀高梁(今四川梁山县)人。12岁出家,22岁受具戒。康熙二十六年(1687),别庵性统被推荐出任法雨寺住持。当别庵性统到寺后,但见“荆榛满目、瓦砾成邱”,又见所内悬挂着大智真融的画像,充满着颖智和生气。明益普容禅师告知别庵:“大智真融禅师圆寂时,曾告知僧众,此寺将经受火灾,请把我的画像预先转移到别的地方,一百年后,我又会来重兴此寺的。现在你来了,距大智真融禅师圆寂,也差不多百年了。”

  别庵性统带着诸多疑惑当起了住持。传说,有一天,别庵性统在雪浪山麓散步,经过大智真融的灵塔时,在一块地面干净处盘腿趺坐。忽见塔身的苔鲜缺破处,隐隐显出笔画来。别庵性统心中欣喜,磨掉苔鲜露出三十一行字来,他细细辨认,只见上书——

大智融禅师塔铭

五月三日午时趺而逝

越明年癸巳,

皇太后复命吴某等,

奏请金币香幡供殿,兼为建塔…

  别庵大师推算出大师圆寂在当年壬辰(1592年五月),距当时正好一百年。“待百年后,再来重兴耳”,这句话果然应验了。别庵性统想:我就是大智禅师的再世了,似乎冥冥中佛祖已有安排,便对重兴寺庙充满了信心和责任。

康熙南巡 借此机遇重兴法雨

  兴复寺庙,需要巨额资金,别庵性统除了自己发奋努力之外,还需要等待机遇。这个机遇就是康熙二十八年(1689)南巡的故事了。史料记载:康熙二十八年(1689)春,帝南巡,檄定海总兵黄大来保驾,黄乘间奏普陀废状,帝赐金千两,修复前后两寺大圆通殿。此后,康熙与别庵性统及普陀山故事却越来越多。别庵入京祝寿,被8次召见,9次进诗,凡所启请,无不应允,赐翰赐紫,为自古宠幸所未有。

  康熙三十八年(1699)四月,康熙御批拆南京明故宫旧殿,移建后寺,重建为圆通宝殿(又称九龙殿),发南京城内琉璃瓦12万张盖两寺主殿。御书“普济群灵”额赐 前寺,“天花法雨”额赐后寺;改前寺名“普济禅寺”,改后寺名“法雨禅寺”。  自大智真融圆寂(1592),至别庵性统在雪浪山发现大智真融大师塔铭,立志重建,正好近百年,应证了“待百年后,再来重兴耳”的预言。

  后寺当初是海潮,禅师驻锡尚萧条。于今法雨缤纷下,朵朵天花破寂寥。—— 清祝德风《法雨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