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桩酒驾案害得3个家庭破碎

2017-09-25 李巧凤 俞英超

  几乎每一天,道路上都有交通事故发生,不遵守交通规则的后果,运气好的时候只是一些皮外伤,运气不好却要付出承受不起的代价,那些惨剧已经无数次敲响了警钟,但还是有人罔顾交通法规,抱着侥幸心理,拿自己和他人的生命冒险。

  事故导致3人死亡惨剧

  今年3月5日晚10时10分许,在普陀沈家门东海西路平阳浦加油站外路段发生了一起惨剧。

  当时,山东籍男子刘某驾着一辆小轿车,从沈家门方向开往新城,因为之前喝了不少酒,这一路上,刘某已经处在醉酒状态。

  此时,加油站附近路段,有一辆小客车停在路边检修。这辆车和刘某的车子同向,原本也是由东往西开,因为左前轮轮胎泄气,驾驶员喻某将车靠边,停在了路旁非绿化隔离带开口处,部分车身位于机动车慢速车道内。喻某在开启了危险报警闪光灯后(但右后侧危险报警闪光灯未亮),与同车乘客阿江、阿林、阿友(均系化名)3人下车检修。

  悲惨的一幕随后发生。因为酒醉,刘某完全没意识到当时车子在超速状态,以一股猛力,撞到了小客车及阿江、阿林、阿友3人。此时刘某酒被吓醒了大半,惊慌失措中,驾车拖压倒地的阿友并逃离现场,事故造成阿江、阿林、阿友3人受伤,经送医院抢救无效均于当晚死亡。

  收入好带老乡来舟打工

  平常说酒驾害人害己,这就是一起典型的惨痛教训,属于重特大道路交通事故纠纷。

  但悲剧已经发生,时间不能倒退,接下去的,唯有处理好后续赔偿事宜。

  普陀区立即组织市首席人民调解员芦锡明、市一级人民调解员李华为首的调解小组,以及法律援助律师郑成等人组成的法律服务保障组,来负责调解这起重特大事故纠纷。

  调解组首先面临的是家属安抚工作。阿友等3人老家都在云南,其中,阿友家中还有50岁父亲、49岁母亲、31岁的妻子和9岁的儿子,同时妻子腹中还有已经5个月的胎儿。阿友是事故故障车的车主,他来舟打工有3年了,此前在一家船厂工作,因为收入还不错,于是开车将阿江、阿林等多名老乡带来舟山。事故发生时,是阿江、阿林几个来到舟山的第3天。原本是来舟打工,想让家里人过上好日子,却发生了不可挽回的悲剧,阿江和阿林的亲人痛不欲生。阿江家中还有33岁妻子和10岁女儿;阿林未婚,仅有50岁的母亲。

  调解组召开第一次调解

  初步调查后,3月8日,调解组召集刘某妻子和从云南赶过来的死者家属方进行第一次调解。

  死者家属提出了每人75万元的赔偿要求,刘某妻子坦言,丈夫股票大约有20万元,现金只有2万元,在舟山有一处价值100万元的房子,但是还有20万元的按揭贷款,实在拿不出更多的钱。因为丈夫醉驾且逃逸,保险公司肯定拒赔,所以所有的钱都需要他们自己承担,而她丈夫可能还面临牢狱之灾,无力承担这个赔偿诉求。

  面对这样的调解差距,家属方情绪非常激动,场面一度失控,一天的调解快要结束,没有很大进展。

  调解组决定分开做双方思想工作。一方面做好死者家属的沟通解释工作,承诺尽最大努力妥善解决本次事件,同时也请他们换位思考,多理解肇事方的不易与难处,恳请大家能够冷静地处理本次纠纷。另一方面调解员又与刘某妻子沟通,将各项赔偿标准如何计算分析给她听,告诉她这3户家庭的困难与不易。

  经过这一番劝说,死者家属和刘某妻子两方都表示,愿意各退一步参与调解。

  四方达成赔偿协议

  3月9日上午,调解组召集双方代表,与双方进行多轮“背靠背”“面对面”的交流沟通,反复耐心地分析利害关系,明确轻重缓急,面对死者家属方害怕分期付款尾款很难履行到位的忧虑,调解员特意对接普陀区人民法院巡回法庭,对本案件进行司法确认,消除了他们的后顾之忧。同时调解员充分考虑各家的实际情况,在统一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抚慰金的基础上,合理区别赡养、抚养等问题,并合理预留阿友妻子腹中胎儿的份额。

  经过连续两天的调处,3月9日晚上9时,四方就本次交通事故达成协议:由肇事司机刘某一方分期向阿林家属方赔偿51万元,向阿江家属方赔偿55.8万元,向阿友家属方赔偿63.2万元。而刘某及阿友车辆所投保的交强险、三者责任险等保险理赔款则由三死者家属方平均分配。死者家属方出具了刑事谅解书。至此,该案件合理调处完结。

  两家保险公司作出理赔

  该事故后经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刘某醉酒驾驶机动车超过规定时速行驶,且发生事故后逃逸,负事故的主要责任,喻某驾驶机件不符合技术标准的机动车上路行驶,占用机动车道停车,且未在来车方向设置警告装置,承担事故次要责任。阿江、阿林、阿友无事故责任。

  刘某的小轿车在保险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强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阿友的小客车在保险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强制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险(投保金额30万元,并有不计免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故对死者的各项损失,应由保险公司在各自交强险赔偿限额内平均予以赔偿,损失超过各机动车交强险责任限额之和的,不足部分由保险公司按照过错责任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仍有不足的由刘某及喻某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予以赔偿。

  因死者家属方已经与刘某方就赔偿事宜另行达成调解协议,且明确不要求喻某另行承担赔偿责任,最后6月底,普陀区人民法院作出相关民事判决,刘某投保的保险公司支付死者家属方11万元强制险赔偿款,阿友投保的保险公司支付死者家属方11万元强制险赔偿款以及30万元商业险。两家保险公司保险理赔款共计52万元,由3名死者家属方平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