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系列国家战略落地大会战

舟山下水的这条船,肩负了一个国家大战略……

2017-12-月12 :记者 张帆 浙江在线

  一个码头的投运引领着整个行业的转型,一艘船的航迹犁开了一个新时代。

  上个周末,发生在舟山海域的两个新闻或许将影响浙江乃至中国的港航产业的发展:一是12月10日,全球最大单体自动化智能码头和全球综合自动化程度最高的码头——洋山港四期码头正式开港,全球港口航运业万众瞩目的无人码头终于露出了真容。二是,12月8日,国内首艘2万吨级江海直达船在舟山举行接水仪式。

  无人码头和码头革命

  无人码头极大地释放了劳动力,引发码头革命,促进港口作业的转型升级。过去,一台桥吊需配几十个工人服务,现在,一个工人就能服务几台桥吊,而且只需在后方的中控室工作。

  过去,操作工人坐在50米高空的桥吊控制室,俯身向下操作集装箱,眼部、腰部损伤严重。现在,工人坐在中控室,看着电脑屏幕,就可以把庞大的集装箱吊起放下,工作变得更轻松。原来,桥吊操作工人大多需要男性壮劳力,现在,无论男女都可以作业了。未来,工人还有望实现远程操控,无须到码头,人在市区控制室就可以操作了。

  其实,无人码头国内外已红火许久了。此前,单国内就有厦门、青岛等港口试水。洋山港四期无人码头开通的意义主要在国产化,且国产化的无人码头的水平已赶超世界一流。

 

  目前,全球已经建成和正在建设的自动化码头有40余座,而汇聚众多先进科技的洋山港四期码头,堪称是“集大成之作”。振华重工总裁黄庆丰说,因为洋山港四期码头,振华自动化码头的制造水平已跃居世界领先地位。

  洋山港四期是国内唯一一个“中国芯”的自动化码头。其码头的软件系统,主要由振华重工自主研发的设备控制系统和码头方上港集团研发的码头操作系统组成,也是国内唯一一个软件系统纯粹由“中国制造”的自动化码头。

  业内人士表示,洋山港四期码头的建成和投产,标志着中国港口行业在运营模式和技术应用上实现了里程碑式的跨越升级与重大变革,更为上海港进一步巩固港口集装箱货物吞吐能力世界第一地位、加速跻身世界航运中心前列提供了全新动力。

 

  业内人士介绍,其实省内如宁波舟山港前些年也考虑建设无人码头,考察筹划了许久没有实行。究其原因主要是此前在国内未完全掌握核心技术的情况下,无人码头虽然少了人工成本,但资金投入巨大。

  同时,无人码头对场地的要求比较宽敞,方便无人驾驶的集卡、桥吊、龙门吊作业,场地拥挤的老码头改造起来有些困难。而且在当时技术条件下,无人码头的效率还不如管理有效的有人码头高,不大适合宁波舟山港这个世界第一海港繁忙的节奏。

  如今,国产化技术有了突破,且能领先世界水平,这让无人码头的发展更加顺畅。据悉,宁波舟山港也有意在未来建设的金塘大浦口新泊位上试水无人码头

  一艘船的航迹犁开新时代

  在舟山建设江海联运中心是国家战略。而江海联运中心的建设的主要目的就是进一步降低物流成本、提高运输效率。

  而12月8日,国内首艘2万吨级江海直达船在舟山接水,可以说是个里程碑。所谓接水,其实就是下水,航运人觉得讲下水不吉利,讲接水无非就是个讨个口彩的说法。

  据浙江欣海船舶设计研究院院长陈波介绍,首艘2万吨级江海直达船总长154米、船长149.38米、型深11.8米、吃水9.1米,具备“宜江”、“适海”、“先进”、“经济”的特性,“经测算,该船型比同类海进江(海船)船舶造价降低约10%,载重量增加约13%,能耗降低约12%。”

 

  为啥说这艘江海直达船的航迹会犁开一个新时代?

  其实,不管建不建江海联运中心,江海联运在舟山这个长江口外的深水良港一直存在。但以前江船是江船、海船是海船。江船适合内河运输,海船则漂洋过海。简单说,江船的标准、要求比海船低,建造和运输成本也低,但单纯的江船难以适应海港的运输,安全性上有问题。

  而用海船进长江运输,不但受制于长江的水深、桥梁净空高度等诸多条件限制,运输成本也要高不少。

  为了首艘江海直达船的建设,有关方面在江船和海船标准之外,特地制定了新的江海直达船的标准——今年3月,中国船级社、国家交通运输部海事局相继公布实施《特定航线江海通航船舶建造规范》、《特定航线江海通航船舶法定检验暂行规则》,这两大重要文件的出台为强化法规制度的引领和规制作用,实现江海直达船舶安全通航提供有效保障。

  新标准不但降低了江海联运船的建造成本,连船员配备等有关物流运输人工成本也进行了合理优化,让未来的江海直达船在发展上更具“杂交优势”,适合江海运输。这让江海直达船背负着国家战略的新船型有了更多的竞争优势,开启了一个新的更低成本的江海联运时代。

 

  我国的江海联运主要为长江经济带服务。当前我国经济发展已经进入沿海经济与内陆经济共同发展的新时期,江河海航运一体化已经成为长江航运发展新的常态。

  随着经济的发展,长江江海直达运输市场需求迅速增长。数据显示,2016年宁波舟山港货物吞吐量突破9亿吨,江海联运货物吞吐量超过2.2亿吨,3个泊位正式纳入全国首批7个40万吨级矿石码头泊位,需要快捷便宜的江海联运水水中转把矿石分送到长江流域。

  在舟山市江海联运服务中心办公室发展研究处处长梅磊落看来,江海直达船则是解决江海联运瓶颈,提升长江黄金水道运输效率的关键工具。

  浙江新一海海运公司董事长应能杰――首艘2万吨级江海直达船船东——对此观点表示认同。他介绍,过去海船进江必须在长江口选择一个码头卸货,再由小船将货物运到长江流域,“之前运输方式较为繁琐,使用江海直达船可以一步到位,不需要中转,降低物流成本,对企业转型升级也有较大好处。”

 

  事实表明,而江海直达船的研发和投用则对长江经济走廊的建设有着重要的意义。上海国际航运研究中心港口研究室主任赵楠认为,实施长江运输的江海直达,能促进长江水运量的快速增长。

  “因为过去没江海直达船型时,水运经常要层层转装,增加运输成本,有了江海直达船型,可以减少装载次数,降低成本,吸引陆路货运转到水运上。”

  有航运专家表示,打造江海直达船乃至运输船队,有利于提高“海进江”,“江出海”的运输效率,降低黄金水道运输成本,让长江具备更强劲的航运能力,让长江的航运“更经济、更环保、更高效、更安全”,并在长江沿线形成集约化、规模化、便捷化的江海联运新的物流模式,深化交通运输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洋山港四期国产化的无人码头刚刚投运,而接水后的国内首艘2万吨级江海直达船也将犁开江海联运的新航路,一场场新的有关港口和航运的发展变局正在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