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剿灭劣V类水大会战

“官方河长”与“民间河长”有约吗?临河垃圾桶可否远离河道?

2017-06-月30 :陈斌娜 舟山晚报

  认领河道3个月,“民间河长”有话说

  “官方河长”与“民间河长”有约吗?临河垃圾桶可否远离河道?

  3月29日,“民间河长”正式受聘上岗,至今已3个月了。为了家门口的清清河道,他们一直在努力着,付出着。昨天下午,由市治水办和本报联合举办的“民间河长”座谈会在舟山日报社举行。

  会上,无论是“民间河长”,还是职能部门的相关人士、“官方河长”都热情高涨,畅所欲言,一起交流护河心得,探讨河道治理良策。

  将问题摆上桌面,坦承直言

  这是一群做事负责的热心人。

  普陀里西河“民间河长”范燕萍,说话如其人耿直。“今天的座谈会上,咱们可以把问题摆在桌面上坦承而言,不讲虚话。 ”

  定海城西河“民间河长”是70多岁的赵德鸿。他可以凌晨2时半起床去看周边小区的污水偷排,也可以冒雨一个个地查看河道内的雨污排水现象,遗憾的是他们这些“民间河长”与那些“官方河长”之间尚存着陌生与疏远。“都是为了护河,治河,所以需要‘官方河长’与我们一起监督。如果不齐心,我们就是在演尴尬的‘独角戏’”。

  他的话引起诸多“民间河长”的共鸣。有人说,3个月了,他都不知道与他同管一条河的“官方河长”是谁。即使他曾向有关部门反映过诸多情况,但也从未有人来联系过他,或者探讨过。“我还想问个问题,那些隐在河堤最底的大管子都是什么管道?是否有排污现象,有关部门是否有排摸?”听着大家的直言,一位“民间河长”也忍不住站起身来问道。

  这个问题现场的一些“民间河长”都有过,但大家同样没有答案。

  灰心与不解反映问题还是顶真的

  这是一群做事顶真的热心人。“百姓对我们的‘五水共治’也是一直关注的,河治好了,老百姓有掌声,认可在心里。但治理时好时坏,管理机制不到位,治理效果不持久,百姓同样有怨言。”范燕萍说,她有时会出声制止将污水直倒入河的群众,也心疼那些为治河清理污管与保洁的人员。

  顾忠恩在“民间河长”QQ群或微信群里都属于“活跃分子”,时常上传他巡视定海解放河时发现的问题照片。他自制的“民间河长”笔记本里也记满了他的巡河日记和建议。这次,他将网上看到的其他地方的治河“良方”在座谈会上与众人分享。河道在变好,河水在变清,他欣慰。可是,他担心这样的“好”,是否能保持下去,能保持多久?“我从4月份开始向有关部门反映河道出现排污现象,或是管道破损,或是雨污管未分。市治水办、定海区治水办倒是及时派人联系过我,也一起去查看了,但到最后落实起来还是‘脱节’,至今问题仍未找到。”定海洋岙河“民间河长”孙厚道笑道,反映的次数太多,估计领导们也被他“烦死”了。

  治河既要“治”,也要有“智”

  这是一群做事坚定的热心人。

  解放河附近有部分餐饮店将污水直排入河,原因是他们没有排污水管。那么,是否可以考虑为他们设个专用“污水桶”?然后集中收集起来。

  白泉主河有些河段边放置了许多垃圾桶,居民倾倒时,部分垃圾“泄漏”在外,遇刮风下雨天,这些垃圾就全部进入河里。那么,是否可以撤掉这些临河而建的垃圾桶,或是让垃圾桶远离河道?

  河道积淤一久,天热水温一高,河面漂满了黑色“底泥”,保洁员挥得手酸也捞不完。那么,是否可以不要等到河底淤泥积起时才清淤,减少“积”的概率,或是向外地学习如何将淤泥变废为宝?

  ……

  各种意见与建议,在各位“民间河长”的争先发言中不断“迸发”。这些来自民间的“智慧”无论有理或无根据,都说明一点,那就是他们在为河道的治理而着急。

  “治河除了治,确实还需要‘智’,有政府的重视和投入,加上各位‘民间河长’的热情参与,相信我市的河道一定会治好。 ”市河长办负责人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