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剿灭劣V类水大会战

普陀山朱家尖完成剿劣任务,打造最美景区

2017-07-月07 :陆平;余莎莎;潘静静 舟山晚报

  我家门前那条河,又变美了!

  普陀山朱家尖完成剿劣任务,打造最美景区

  身在景区中,如在画中游。住在小区里,犹如在景区。

  上个月,普陀山朱家尖管委会全面完成了剿灭劣V类水任务。治水之路,是场持久战,需要我们的共同参与。从五水共治摘帽黑臭河,到剿灭劣V类水体,从提升水质到打造景观化。老百姓家门口的那条河,变清了,变美了,完成了一场嬗变。

  6月21日,记者走访朱家尖上畈河、四丈河、中直河,沿着河堤聆听水音,也听听河边的老百姓讲述他们眼中的家门前那条河。

 

  上畈河 昔日灌溉水田,如今清清引客来

  在朱家尖主城区顺着莲花路一直往前走,在美丽村口“庙跟”标志转弯。跟着一个写有“228民宿”的指引牌,一直开进大山深处村岙里,在一片农田掩映下,宽约2米的上畈河映入眼帘。与河堤相连的,是一个白色篱笆围起来约十几个平方米的潜流式人工湿地,上面种了水生植物。

  正在巡河的村级河长朱荷琴告诉记者,紧挨人工湿地长满玉米的地下,正是村里的污水池。以往, 240户人家生活污水排进污水池,经过简单处理后排进河里。久而久之竟成了朱家尖有名的“黑臭河”。如今这个湿地下方有一个沉淀池,能将污水池的水再过滤,达标后排入河。

  “以前这条河很宽的,阿拉都在这里抓螺蛳、网鱼,这里的水还灌溉水田”。81岁的王纪尧正在岸边收割蒲瓜,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他对村里山山水水颇有感情。

  在这个以农业为主的小山坳里,村民大多务农、外出打工或者做做泥瓦匠。近几年,随着旅游市场火热,村民嗅到了商机,也在自己家里搞起了农家乐。随着五水共治摘帽“黑臭河”,剿灭劣V类水体的开展,村民的环境保护意识也高了,河水又干净了。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如今村里依托优美的环境和紧挨景区的优势,发展第三产业,宾馆餐饮服务业带动了旅游,增加了村民收入。过路的村民告诉记者,对于治水他们很支持,环境好了,生活舒适了,来村里的游客就多了。

  据介绍,普陀山朱家尖功能区共有12处劣Ⅴ类小微水体,均在朱家尖区域。朱家尖城区河道没有活水源头,降雨量少时,很容易造成富营养化严重。由于城区管网年久破裂,最治本的办法还是截污纳管。下一步将对庙跟村污水管网截污纳管,明年还要再清淤。

  四丈河 昔日黑臭脏乱,如今门面担当

  从329国道拐入香莲路,是进入朱家尖城镇中心的主要道路,右侧的四丈河也就成了城区的“门户”。四丈河流经香莲、北塘、盐厂、五眼、棉增、糯米6个经济合作社,全长5.03公里。

  当天下午记者来到四丈河,看到河岸两旁绿意盎然,河面水生植物茂盛,绿色的生态浮岛上开满了鲜花,放置在水中的太阳能曝气增氧系统正在运作。

  “两年前这里那叫一个脏、臭,不敢从这里过,上面漂的生活垃圾、水草特别多。”在岸上地里劳作的阿伯告诉记者。

  “那时候我们每天都要来捡垃圾,河上杂草丛生,河面上漂浮物多,天天捞叶子。”曾经参与过河道治理的朱家尖街道工作人员说,“现在你看,有花有草多好看。”

  从2015年起,“五水共治”行动开展以来,周边的猪场搬迁了,河道经过专业技术公司采用曝气增氧、水生植物构建、生态浮岛、水面景观提升打造等措施,还这片河水一片干净。

  在河岸监测的上海太和水环境科技公司项目经理游冬告诉记者,今年治水增加一项挂膜预处理系统,再提升水生植物增氧功能。

  记者在靠近329国道附近一段的四丈河看到,还有一个五眼河支流汇入,不宽的河道里,一团团绿色的水草刚刚种下。游冬说这是香菇草,能通过光合作用释放氧气,增加水中溶解氧。

  实际上,普陀山朱家尖管委会不但要剿灭劣V类水体,还要将四丈河在内的四条河道,通过水岸同治打造成“景观水体”。

  治水是一项持久战,长效保洁机制是保障。之前,朱家尖原来河道保洁采用社区、村庄分散保洁方式,由各村保洁员自行保洁,保洁质量参差不齐。为改变这一状况,朱家尖街道将河道保洁委托第三方专业公司保洁,提高了工作效率,保证了河道保洁质量。

  中直河 记忆中的母亲河,青山净水还本真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我家就在岸上住……”在傅纪平的记忆里,中直河漂着稻香,河水里有吃不完的鱼,夏季小伙伴们游泳戏水,在这里,他度过美好的童年时光。

  中直河东西走向,起于科技学院,终于四丈河,全长970米,平均宽度5到7米。傅纪平今年52岁,生于斯长于斯,回想40多年前,在河道里淘米、游泳、抓鱼,脸上止不住的幸福感满溢。“中直河就是城区人的母亲河。 ”

  “一到夏天,每天都有吃不完的河鲫鱼。 ”傅纪平说,上游的水稻田,一年四季水不会干,日日滋润着河流,也便利着河岸上的居民。后来随着城市化建设,楼房盖起来了,土地硬化了,一到下雨天,只能依靠这条河流缓解雨水对城市的侵袭。

  在河岸边,一个停车场替代了之前夜排挡。之前的夜排挡,紧挨着河道,有居民也有游客不自觉会把垃圾扔进去,可想而知,杂草丛生、漂浮物覆盖,中直河无奈地被戴上“黑臭河”帽子。

  经过两年努力,通过采取高校一体化设备一级强化处理,削减河道污染负荷,通过构建人工湿地、净化浮岛、漂浮湿地等三级综合生态措施,巩固提升了水质,全面修复河道生态。中直河,又美回来了。

  记者看到,河岸上又新垒砌了水泥墙,谨防岸上垃圾漂入河里。河里每几米都有一个气泵汩汩地给河水曝气增氧。“治理到今天很不容易了。 ”傅纪平颇为感慨。

  中直河上游,如今已经没有了水田。菜农李师傅种了黄瓜、茄子、玉米,他从身旁的中直河舀水,浇灌自家的菜地。老人住在大洞岙村老街弄几十年了,也经历了河水的变迁。 中直河是母亲河,也曾成了典型的黑臭河,从当初的人人避而远之,到如今可取水浇灌农作物。“河水清了,生活环境好了,百姓们从中得了实惠。 ”李老伯说。

  实际上,对于中直河和南沙景区附近的寺岙沙河这种在旅游景区的河流,上游分布了饭馆、民宿,等旅游旺季过去,相关部门将在今年10月起对莲花路上3.5公里市政污水管网改造,截污纳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