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交通建设大会战

17年纠葛终化解 定海横河路17号4幢拆迁背后的故事

2017-05-月31 :方智斌 王雄军 舟山日报

  “多少年啦,就因为这幢房子,整条路都堵住了,我们出去多少不方便啦。”看到施工人员进场,家住定海弘生世纪城的傅长明脑海里已经浮现了“开门见路”的样子。因为定海横河路17号4幢近期被顺利拆除,东河南路(横河路)道路改造工程——南接沿港东路北接环城南路“断头路”于5月15日正式开工建设。

  一幢房子阻了一条路。为何会阻路,如何破解阻路?这拆迁背后又有何故事?

  ■17年纠葛,一道历史遗留难题

  2000年左右,弘生集团一边精简员工转型升级,一边进军房地产开拓新业务。

  恰好,弘生集团计划开发的地块部分为职工住宅土地,房屋拆迁和职工下岗两件事碰到一起了。拆迁怎么补偿,下岗怎么安置?职工阿门(化名)等人和单位相持不下。最终,阿门等6户职工所在的横河路17号4幢房屋没被拆除,人却下岗了。

  “不给我们安置好,房子永远别想拆!”阿门等6户人家成了旁人眼中的“钉子户”。

  旁边高楼拔地起,青垒头路修了,眼看“家门口”一天天发生变化,机会也在阿门等人的“坚守”中不断流失。因为,征迁双方从抵触到对抗,从接触到不接触,积怨越结越深。

  2013年4月,弘生世纪城北区地块开始进场。“其实17号4幢不在我们地块内。”定海旧城改造建设办公室副主任林军介绍,这个“钉子”恰好在地块的东南面,影响特别大。

  “拆迁我们同意的,除了补偿外,这10多年的损失也要补给我们。”协商的对手换了,阿门等人的态度依旧强硬,谈判依旧无果。

  随着城市开发建设不断推进,横河路17号4幢变成了一颗日益凸显的“钉子”:南北走向的东河南路无法贯通,东西走向的横河路遇阻。

  ■攻坚遇阻,区政府申请强制执行

  2014年初,东河南路改造工程正式立项,定海区专门成立了东河路贯通工程政策处理工作小组,由区领导挂帅,旧城改造办公室、街道、社区等工作人员组成的征收工作小组,对这6户住户开展房屋征收政策解读、思想动员。

  “打电话不接,上门人家不开门,即便门开了见面也没好话。”林军告诉记者,这6户人家是抱成一团的,根本没法谈,统一要求天价拆迁补偿,并赔偿其下岗产生的损失。

  2015年7月13日,定海区政府在多次沟通无效后,对横河路17号4幢6户人家发布了第一号通告。 7月16日,定海区政府又发布第二号通告,并公布征收与补偿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

  在一年半时间里,定海区政府及旧城改造建设办公室可谓绞尽脑汁,希望能促成阿门等人配合拆迁。无奈,被拆迁人丝毫不为所动。

  “因被申请人未在规定的签约时限内与征收部门达成征收补偿协议,申请人于2016年3月22日作出《征收补偿决定书》。被申请人未在规定时限内申请行政复议及规定期限提起行政诉讼。经征收部门催告后,被申请人仍未自觉搬迁,特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请求法院依法作出准予执行的裁定。”去年12月28日,定海区政府在穷尽手段后依法向市中级人民法院“求助”。

  ■法理情融合,部门联手克“顽疾”

  “虽然强制执行是房屋征收的一种手段,而且肯定有效,但是我们必须慎用、少用。”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庭长王卫东介绍,特别像横河路17号4幢这样的情况,当事人并非简单因拆迁条件达不到要求而不肯拆迁。如果简单地依法作出强制执行裁定,反而会进一步激化已经十分尖锐的矛盾,进而引发不可预测的社会问题。

  王卫东及时向分管副院长汇报,仔细梳理案件缘由后,决定再“试一试”。“我们摸底发现,虽然阿门等6人抱团表达诉求,而且策划者、冲锋者等分工明确,但是他们除了心中很气外,也很着急。”王卫东说,因为下岗、拒绝拆迁,这些人的生活和曾经的同事、邻居产生了不小的差距。记得一次上门时,还遇到这6户人家正在开会商议。

  今年1月,市中院行政庭受理了6件涉定海区横河路道路改造工程项目非诉行政执行系列案。王卫东带领全庭干警,多次组织“背靠背”式协调。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法院干警基本确定阿门就是这6户人家的“总指挥”,并制定了相应的调解策略。

  “毕竟是10多年的矛盾,要解决真的很不容易。”王卫东一面充当“调停人”给阿门等人介绍及时签约可以获得的补偿,一面用之前经办的案例进行劝说。

  除了法院干警刚柔并济的攻势外,定海旧城改造建设办公室也在千方百计继续谈判,并找来弘生集团相关人员协助处理。

  一边是尚可享受的权益,一边是不容置疑的法律。今年3月20日,在最后期限来临之际,阿门等4户人家终于签下了拆迁补偿协议。4月初,又有一户人家签约了。5月初,最后一户人家也签约了。

  拆迁协议签署了,与弘生集团的纠纷也化解了。“人心里顺了,路可以修了。”林军说,在多方配合下,一道历史遗留难题终于取得了“双赢”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