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谣成瘾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27日 16:41  来源:舟山晚报

  若把流行歌曲比作酒,那么我的民谣便是一杯水,忙于阅读时,悠缓的旋律可以是感情最干净的催化剂,凝神欣赏时,醉甚过酒。

  深夜,和大家分享一个我早已成瘾的音乐形式,民谣。

  还记得,那时高中的午休片段,我会掏出视如瑰宝的MP3来,戴上耳机,趴在课桌上凝望着窗外。那段时光就像我现在已成为习惯的独处时光一样神圣,那是宋冬野的《鸽子》,一腔的沧桑,娓娓道来,“明天冰雪封山的时候我也光着双脚,站在你翻山越岭的尽头正当年少”,没想到世间还有如此真诚、故事般的音乐,从此一发而不可收拾,我爱上了民谣。

  民谣之所以迷人,我相信很大一部分在于民谣的故事性。虽然我是一个在音乐素养方面没有任何追求的人,但却是个对听故事情有独钟的人,民谣歌词的故事性恰恰投我所好。在此期间,大冰叔的游记让我对民谣故事性的认识更深一层,也让我的故事欲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流浪的行吟诗人,生死线间的至美爱情,木屋檐下人与狗的至忠,一种种可遇不可求的生活方式。而因此形成的民谣在我的脑海里一遍一遍印刻,故事情绪的同化,人物的代入,伴随着简约、悠缓的旋律,感觉被世界温柔以待。

  作为一个珍视独处的人,阅读是主餐,民谣更是必不可少的佐料。若把流行歌曲比作酒,那么我的民谣便是一杯水,忙于阅读时,悠缓的旋律可以是感情最干净的催化剂,凝神欣赏时,醉甚过酒。

  言重些,民谣于我而言是一种最赤裸的表达,影射着我追寻的生活态度。民谣在我这里分为两种,一种是辛辣的,直抵人心的;一种是诗意的,充满情怀的。那些辛辣的民谣,歌词直白,表意明确,如一副胴体横陈在你的面前,让你直视她的残缺,也呈现她的美丽。而那些诗意的民谣,如蜻蜓点水般,润物细无声,富裕着我的精神向往。因此自己也会去努力活得坦诚、善良,去做个容易感动、能张目对日的人。

  民谣,是内心的朝圣。

  【作者】王柏翰

  

Copyright © 2016 zhoushan.cn . All Rights Reserved. 舟山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