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乡人

发布时间:2019年02月11日 10:34  来源:舟山晚报

  在将近新年的关口,处在困境之中的人,尤其需要那种温暖的鼓励。

  老家的几间平房出租给了外乡人,好几年了,一直就是那几家,大家熟悉得都算是半个亲戚了,彼此也都信任友好得很。

  这几年,母亲走不动了,租客的事由我接手。我去老屋的时间也有限,每每房租、水电费都过了几个月的约期,才会得到清算。更多的时候,是因为他们现实的困难,诸如工资都未按时发放,仅剩的一点钱要养家糊口,我也并不为难他们。

  其中一家,夫妻和一对儿女,女孩已经读职业技校了,男孩在读初中,我是看着他们长大的,夫妻俩在水产冷冻厂打工。

  这一家子,自从去年下半年起,我每次去都不碰巧,夫妻俩没遇上,偶尔子女在,也没多问,转眼两个季度的费又拖到了年末。最近一次晚上去,夫妻俩又不在,女儿说去上海了,明天就能回来。屋里还有一个老人在,是孩子的爷爷,他说回来会告诉他们的。

  第三天的早上,他们来了。她说,不好意思这么晚才来交费用,让我算一下。我其实早就算好了,她说没有这么多现金,加了微信。我在操作时,还随意地聊着。我说,这些年都没有加过房租与水电费等等,别的人家都已经提了不少了,是不是明年要考虑加一点了……她慢慢地说,明年,明年再说吧,我们,可能不一定住了。

  我才看清,女人有些许憔悴,满目的血丝。男人戴着口罩。我好像觉出什么,问她,怎么了?从她的眼神与简短的对话中,我大概听出来了,男人得了一些病,他们下半年开始已经去了好几趟上海的医院,花了也有6万多,我想这笔钱恐怕是他们前几年打工的积蓄了吧。

  她还故作平静地说,还好还好,年后动了手术就好了。

  男人有些自觉地走到了门外的院子里。我想给他们带几根年糕去,当我走向厨房的时候,她跟着进来了,轻轻地说,是直肠癌,可能不太好……我们还瞒着他,现在家里的钱都花光了,接下来动手术的钱……

  她没有继续说下去。我也觉得不是说话的时候,只是给了她一些“轻松筹”之类的建议,或许到时可能用得上。

  她说,他俩年后的行程不确定,她的公公年后就住在这里了,照应一下两个孩子。

  我说我知道了,你放心好了。我知道她的言下之意。

  他们在道谢中回去了。过去几年相处的经历一下子在我的脑海里闪现出来。我在微信里转了一笔钱,写上:一点心意。

  她收了,回了简短的一句话:谢谢你的心意。他们一家人一直都很乐观的。我想,他们一定是遇上困难了。在将近新年的关口,处在困境之中的人,尤其需要那种温暖的鼓励。

  他们说,1月30日回老家,过完年就去医院动手术。

  回家过年,是每个游子最大的事。我祝你们这个年和祥。

  【作者】姚崎锋

Copyright © 2016 zhoushan.cn . All Rights Reserved. 舟山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