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坐姿变化看文明

发布时间:2019年02月14日 16:36  来源:舟山晚报

 

  中国古人十分重视礼仪制度,对坐姿很有讲究。历史上,中国人的坐姿经历了从席地而坐,到跪坐,再到垂足而坐的过程。不同的坐姿孕育了不同的文化符号,坐姿的发展史也是国人的文明史。

  古人席地而坐的姿势主要有三种:趺(音“副”)坐,即双足交迭,盘腿而坐,类似佛教中的修禅者,所以又称“跏趺坐”;箕踞,即两腿前伸,全身像簸箕形状;跽(音“计”),即长跪,双膝着地,腰身挺直。在没有宾客时,坐姿可以随便一些,采用上面的前两种,但是如果和尊者、长者、朋友交谈,或在议事,宴会和招待客人时,就必须采用礼貌的姿势——“跽”了。

  “箕踞”而坐,应该是古人最随意最舒适的一种姿势了。舟山博物馆藏的瓷塑太白醉酒坐像中,双眼微眯的李白,头戴软襟,长须至胸,身着蓝色长袍官服,左手自然依于一酒坛上,箕踞在地,姿态酣畅,给人以酒醉意满之感。

  那“跽”又是一种怎么样的姿势?《说文解字》中说:“跽,长跪也。”《史记·项羽本纪》记载:“项王、项伯东向坐,亚父南向坐……樊哙侧其盾以撞,卫士仆地,哙遂入……项王按剑而跽……”在杀机四伏的鸿门宴上,原来坐而饮酒的项羽,待见樊哙全副武装闯入,一惊,为防不测,忙把着剑柄直起腰杆来,转为“跽”姿,准备随时起立拔剑而战。跪坐,是双膝接地,但臀股与双足跟保持有一定距离。只有当臀股不着于足跟,而且挺身直腰,才称“跽”,或谓之“长跪”。

  它们之间虽然姿势相似,但人的心态却有着微妙的区别,跽坐者要多了一丝戒备与谨慎。

  到了汉朝后期,胡人使用的可以折叠的轻便坐具“胡床”传入中原,席地而坐的姿势也慢慢开始发生改变。

  唐代中后期时,高凳、椅子等高座家具逐渐流行开来,到了宋代,因为舒适及便利,“垂足而坐”成为了主流坐姿,并进入平民百姓人家。在北宋及以后很多的画作中,我们也可以清楚地看到,如舟山博物馆藏的人物故事画册中有一幅“魏照求师图”,画中高府大厅门户敞开,画面中心的床榻上,一素袍高人(郭泰)垂足而坐,目视下面。红衣少年(魏照)拜求入事郭泰,供给洒扫。可见,垂足而坐已经非常普遍了,同时一定程度上也彰显了主人的身份地位以及尊卑有序。

  古人的坐姿虽然是由当时的服饰、家具高低、生活习惯而决定的,但在传统文化中,显示的更是一种文明礼貌,一种人生修养。

  从先秦到五代,跪是一种坐礼,对坐时表示感激、敬意,行跪礼,如站立时行揖礼。那时相互叩拜是对等的,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君王与百官也平等,都采用跪坐姿势见面,只分主次,并没有高下之分。但随着坐具的变化,慢慢地,坐姿就有了高度上的不平等,坐变得居高临下,跪变得卑微低下,直到清代,成了下跪最盛行的时代。君臣关系从坐而论道、颔首直立,到伏地跪拜,直至三跪九叩,关系愈发变得不平等。

  但是另一方面,中国人自古又有“跪天跪地跪父母”的说法,跪天地是一种膜拜,天地给了人们生存的环境;跪父母是感谢他们生身养身的恩情。

  总而言之,坐姿并不是一个单纯的文化符号,而是一个时代的声音,我们应该尊重历史。在坐姿不断变换的过程之中,都蕴含着对文明的向往与追求。

  【作者】李飞群

Copyright © 2016 zhoushan.cn . All Rights Reserved. 舟山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