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旬老人与灯谜的一世情

发布时间:2019年02月28日 09:27  来源:舟山晚报

 

  元宵节过后,年逾九旬的沈九皋老先生给记者打来电话:“我今后可能要淡出舟山谜界了,但对灯谜、对曾经一起猜过灯谜的朋友们依然恋恋不舍,所以又特意制作了几条灯谜,和晚报的读者朋友们一起分享猜谜的乐趣。”

  淡出谜界,依依不舍

  每年元宵节的灯谜会上,都能见到沈老活跃的身影,为啥今后要淡出谜界呢?

  沈老说,岁月不饶人啊!过了这个春节,他就92岁高龄了,虽然自己感觉还行动自如,但在别人眼里已经是个耄耋老人,“今年过年天公不作美啊,从正月初三开始天天下雨,我宅在家里哪儿都不能去,可把我闷坏了,每天在寒舍中度过,真的是度日如年啊!”

  以前过春节,沈老最盼望的就是参加灯谜会,今年元宵节,各县区也都举办了灯谜活动,但因为天雨路滑,再加上年事已高,两位灯谜协会的朋友对他说:“沈老啊,今后有猜灯谜活动我们也不请你来了,万一有什么事,我们可担当不起啊。”

  “我知道他们也是为我好。”沈老告诉记者,医生曾经告诫他,已经九十多岁的人啦,别再东跑西走了。但听了这些话,沈老的心情是相当复杂的,失落,无奈,又依依不舍。

  一入谜门深似海

  “我可是跟灯谜结了大半辈子的缘啊!”沈老告诉记者,自己出生于书香门弟,家里藏书很多。年幼时,他从家里翻出一本《射虎选》,如获至宝。灯谜古时称灯虎,所以猜谜语又叫射虎,“我当时虽然幼小,但在父亲、叔叔的教导下,把这本书读得津津有味,获益匪浅。”

  沈老调侃说,自己是“一入谜门深似海”,自从爱上“射虎”后,一有空就一心学习汉字灯谜。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沈九皋在沈家门工作了一段时间,认识了不少文化馆的工作人员,“当时的灯谜活动不像现在一样只逢年过节举行,当地文化部门为了活跃群众文化生活,想到了就举办,我经常跑去参加。其实奖品不过是一支铅笔、一块橡皮、一本练习簿,价值不高,但我们猜灯谜不是为奖品,冥思苦想的过程、猜中后的喜悦,这些快乐让我们沉醉其中。”

  当时的猜谜活动还有个特点,就是谁最先猜中,就在谜条纸上贴上他的名字。时间长了,沈九皋发现经常看到孙峰和赵兵的名字,“说明他们博学多才,聪明!”沈老竖起了大拇指,结果也如他所猜测的那样,“现在孙峰在大学里任教,研究舟山的历史地理人文等,赵兵在沈家门,还写过《我的名字是个谜》的文章。”

  以谜会友,情深义重

  “喜欢猜灯谜的人必须得是杂家。”沈老说,比如有一个灯谜,“金银铜铁——打一地名”,你若不知道五金是什么,是猜不出这个谜语的,但如果具备这方面的知识,稍稍考虑就很快猜出,是无锡。

  现在各种娱乐活动丰富多采,相较之下灯谜活动没像以前那么受热捧,但沈老依然踊跃参加。去年元宵节,《老爸老妈》周刊举办了一次纸上灯谜会,沈老最先猜中10条灯谜并将答案送到编辑部来,而且全部猜对。

  “当时你们编辑部还在定海环城南路,我的住处就在附近,所以经常抽空来聊天。”沈老说,自从报社迁址新城后,他一次也没来过老爸老妈编辑部,再加上定海公园因为重建闭门谢客,他的好友们也没地方聚会,散落各处,自己实在是太失落了。

  “这些年,我因为灯谜结交了不少朋友,还有你们报社记者哩!”沈老说,有一回,他在路上偶遇曾经采访过他的《望潮》周刊记者刘一乐,“她说,沈老,您能不能为我的名字制个灯谜啊?”沈老想了想,当场制谜一条:“备单口相声,看起来是为一个节目做准备的意思,其实需要拆分来猜,备,刘备,意指姓刘;单口,一;相声,听了开怀大笑,使人快乐,连起来就是刘一乐。”

  沈老说,今后他可能会逐渐淡出谜界,少参加各种活动,但他对谜界的朋友们依然情深义重,依恋不舍,因为参加谜会是大家共同的爱好。

  最后,他创作了几条谜语邀请晚报的读者朋友们一起来猜。

  1. 农业发展、农民增收、农村振兴。(打一企业)

  2. 双方不吃亏(打一新词)

  答案分别是三农汇、互利共赢,您猜对了吗?

  【作者】徐莺

Copyright © 2016 zhoushan.cn . All Rights Reserved. 舟山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