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穷得叮当响”到家有三套房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09日 16:51  来源:舟山晚报

  当年为儿女们买的“学区房”,前些年碰到拆迁,赔来3套房子。现在的韩晓态已经告别穷得叮当响 的 过往,住在崭新的房子里,花大量时间做义工,他感觉很幸福,“知足常乐,助人为乐,付出爱心就是福。”

  家里穷得叮当响

  1949年,我出生于定海双桥石礁田岙村一个普通农家。提起我的身世,再苦也没有了,3岁时没了娘,13岁时没了爹,虽然有个兄弟,但年纪长我许多,已经娶妻生子,自立门户。年幼的我,不想成为兄嫂的累赘,守着父母留下的那点薄薄家底,独立单过。

  碰上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每天吃不饱、穿不暖,人家用“吃糠咽菜”来形容生活的艰苦,但对于当时的我来讲,能吃糠已经是件很幸福的事了,平常日子也是吃不起的。饿得实在受不了,我就去山上摘野果子充饥。

  那时年纪小,没经验,又无知,不晓得什么果子吃得、什么果子吃不得,饿得头昏眼花的时候哪里管得了这么多,摘下什么就胡乱塞嘴里,结果,好几次吃得上吐下泄。现在想起来,没被野果子毒死已经算命大了。

  没爹没娘的孩子,最怕的是过年。逢年过节,看别人家里都是热热闹闹团聚,欢欢喜喜放鞭炮过大年,而我一个人冷冷清清,家里锅冷灶冷,说不清有多凄凉。我只能跑到爹娘的坟前,趴在草丛里大哭一场,问苍天他俩为啥这么狠心,双双把我抛下就这么走了。

  13岁的孩子,吃了上顿没下顿,家里穷得叮当响,感觉活着太难了。绝望时,我也有过轻生的念头,有一次跑到海边,想一跳了之、魂归大海算了。

  最终,我还是没跳下去,内心有一个声音告诉自己:“人穷志不穷,跳下去才是孬种!鼓足勇气,我要努力活出个人样来!”

  为家乡人民做点事

  上世纪60年代,社会上掀起了一股学习毛主席语录的热潮,我们这一代人的政治常识也是那个时候打的底。毛主席的各种观点,对我的影响很大,比如“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群众是真正的英雄”等等。

  我从十四五岁开始就学习毛主席语录,心中升腾起为家乡人民做点事的念头。

  家门口有一条山间小道,是村民挑着粪桶上山种菜的“要道”,但非常狭窄,再加上有粪缸占道,窄到只能容一人通过。如果不巧对面也有人来,必须得侧身让行。但因为下面就是山沟,让行的时候也得小心翼翼,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掉下去,很危险。

  看这条山道给村民的生活带来的诸多不便,我提出,迁走粪缸,拓宽道路。然而无人响应,因为在他们眼中,我只是个15岁的小囝,哪有力量干成这事儿!我不气馁,一家家地跑,“叔叔、婶婶”叫起来,耐心跟他们说明修路的必要性。

  他们一开始也不相信,觉得这不是一个15岁的小囝该管的事,但听我一讲,慢慢被说动了,同意迁走粪缸,同意拓宽道路。在我的努力下,窄如羊肠的小道被修缮一新,村民们挑着粪桶经过时,可以走得更踏实了。

  这件事的办成,让我在村民心中有了威信,他们觉得,我虽然呒爹呒娘,但热心、有担当,对我相当信任,几年后,我被推选为村委会主任。

  外出学习造“木壳子”

  当时在生产队每个人都要“做工分”,有人说我:“当村干部吃白饭、拿白工分。”我这人比较耿直,也听不得这种闲话,生气之余决定辞掉村主任一职,外出打工谋生。

  我外出学习造船技术,打“木壳子”。 我这人智商不低,干一行钻一行,技术相当不错,收入自然也水涨船高,我想用钱来买工分,1毛5分钱买10个工分。但村里又有闲话了,说我只管自己在外面挣钱,他们希望我回到村里。

  当时的社会环境跟现在完全不一样,那时的人口因为户口限制等原因很少流动,很多事不能做。不像现在,整个社会都是有活力的,流动的,只要不犯法,很多事都可以尝试。

  我回到村里后,曾孵过绿豆芽,带着好不容易孵出的豆芽兴冲冲上街去卖,结果以“投机倒把”之名被没收了。我也试过做船钉,和老婆两人一起干,这活非常辛苦,但收入还挺可观的,生活慢慢好起来了。

  我还想出过“造船全包制”,比如某个东极人要造船,只要找到我们,他就可以当“甩手掌柜”,材料什么都由我们来,几个月后他就能轻轻松松把船提走。

  因为技术过硬,我掌管过一个船厂,厂长对我相当信任,业务、管理、技术监督都是我,最多的时候,我手下管着七八十个人。但这活也不轻松,既要接业务,又要管技术,压力很大,每天过得很累。

  随着时代发展,“木壳子”被“铁壳子”代替,我改行伐木,就是把树木锯掉。这虽然是个力气活,但也需要动脑筋。现在想想,伐木生意也蛮好,别人吃不消的活,我都能干,大家对我的评价都蛮好。

  为啥没发财呢?因为我这人胆子小,心也比较平,只做自己有把握的事情。

  寄望子女读书改变命运

  农村里结婚比较早,我20岁就成家了。岳父岳母是邻村的,去他们家做客的时候就对我很中意,虽然知道我家里很穷,但并没有因此看不起我,岳母说:“这小伙子,人品不错,也有能力,家境穷不是他的错,可以把女儿托付给他。”

  婚后,我们生了两个孩子,一儿一女,我对他们没别的要求,就是希望好好读书。

  这跟我的自身经历有关。因为家境关系,我只读了两年书,识字不多,尽管后来我通过自学弥补了这方面的缺憾,也能流利地写文章,但有一些遗憾和由此带来的屈辱感是终生的。记得有一回,有个去粮管所工作的机会,但书记跟我说:“你不会打算盘,不能去。”

  所以在我的脑海中,能决定一个人出路的,就是读书。我对孩子们说:“你们的爸爸是没机会了,但你们一定要好好学习,靠读书走出乡村,改变命运。”

  那时社会上不流行家教、培训班,我只能想办法鼓励他们自主学习。有一年放暑假,我跟儿女们说:“如果你们能好好呆在家里学习,我就给你们每人每天2角钱的高温费,这钱你们拿去,爱买啥就买啥。”儿子女儿一看,在家里读书还有钱赚,觉得这“买卖”划算,便乖乖地留在家里挣“高温费”。

  “学区房”成拆迁房

  我特意买来旧报纸,让他们练毛笔字,两个人比赛,谁写得更好更快。一个夏天练下来,儿子女儿的书法都有明显进步。

  相比之下,儿子比较顽皮,爱耍滑头。我让他每天抄写课文,他一连三天抄的都是《古诗三首》,因为古诗最短嘛!有一篇课文特别长,他就抄了个头、抄了个尾,当中全部省略掉。这种偷懒行为一旦被我查出来,他就要被罚,吃饭时只准吃风带鱼,不能吃其他菜。

  因为当时我还在造船,船老大很好,经常送带鱼给我,老婆就把它们做成风带鱼,是家里的常备小菜。这风带鱼,第一年吃起来还蛮鲜的,第二年就发油了,不好吃。

  在乡邻们的孩子还在本地读书的时候,我在定海买了“学区房”,把儿子女儿送到定海城区来读书,让他们接受更高质量的教育。这条路没有走错,儿子女儿也争气,当年都考上了舟山中学。

  现在,女儿成了一名医生,儿子在杭州从事房地产业,对我都蛮孝敬的。孙辈们也很有出息,外孙女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复旦大学,目前准备去美国留学,孙子已经在美国读书。

  当年为儿女们买的“学区房”,前些年碰到拆迁,赔来3套房子。住在崭新的房子里,我感觉很幸福。

  现在的我,拿大量的时间做义工,不拿报酬,有时还要自己交饭钱,有人说我傻,但我不这么认为。年轻时因为在蚂蚁岛造船,生活条件比较艰苦,我经常吃虾皮、咸鱼,把胃吃坏了,医生诊断为萎缩性胃炎。但就在做义工的这几年,胃病不知不觉痊愈了。我相信精神的力量,知足常乐,助人为乐,付出爱心就是福。

  【作者】徐莺;韩晓态

Copyright © 2016 zhoushan.cn . All Rights Reserved. 舟山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