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如丰

发布时间:2017年06月29日 15:55  来源:舟山晚报

  高如丰 ,81岁,舟山锣鼓高家班传承人,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从小和哥哥一起跟随父亲学习舟山锣鼓,在哥哥高如兴去世以后,他接过舟山锣鼓传承的重担,重组白泉“高家班”,前往各地演出,为舟山锣鼓赢得荣誉。

  高如丰的家在白泉镇上,闹中取静,小院里的景观树被他精心修剪,恬静的生活一如他的性格。作为高家班第三代传人、舟山锣鼓的“国家级传承人”,高如丰讲起舟山锣鼓时眼睛里有光亮,双手不自觉地打着节拍,即使身边没有鼓,哼出来的节奏也足以让人感受鼓槌击打鼓面时,振奋人心的声响。

  舟山锣鼓的前身:父亲的吹唱班

  总管先生点戏,没有父亲不会唱的

  父亲一辈子吃的都是这口饭,笛子、二胡、板胡、琵琶、唢呐都会。那时候还没有“舟山锣鼓”这个称号,只是吹唱班的敲敲唱唱,两只鼓、两面锣,气势上也没有现在五只鼓、十三面锣来得磅礴,但应对红白喜事已经足够了。

  解放前,父亲的吹唱班已经被大家叫做白泉高家班,在民间很有名,即便现在到沈家门等地去问我父亲高生祥的名字,年纪大的人有些还是知道的。

  总管先生总会在酒席间点戏,他点的戏若你每首都会唱,那就是真本事。我父亲就是其中一位,没有他不会唱的,就是因为这个,我们白泉高家班的名气越来越大。

  我七八岁跟着父亲学音乐。小时候,父亲带上我们兄弟三人,再带上一个得力徒弟,一起去雇主家里。唱的是京剧,兄弟几个你唱生,我演旦,喝喜酒的人听了,都拍手叫好。

  解放后,因为时代原因吹唱班不再吹拉弹唱了,我们兄弟几个也各自有了职业,我和大哥学理发,父亲舍不得那把二胡,去越剧团拉二胡,后来剧团去了上海,父亲考虑到自己已五六十岁,不想再离开家乡,就安心在家研究音乐。

  民间有很多像《贺郎调》《红绣花鞋》等小调,就是在那个时候,父亲一点点整理出来,重新谱曲作词,整理成册的。

  舟山锣鼓的辉煌:登上国际舞台

  用鼓声征服评委,屡获奖项

  1953年,随着毛主席提出“百花齐放,推陈出新”,首届浙江省音乐舞蹈观摩演出大会在杭州召开,全省的民间艺人大多去了,我们跟随父亲在会上进行锣鼓表演。

  从舟山乘船到宁波,再乘船到上海,接着又去了嘉兴绕了一圈,那时候去趟杭州不容易,我们不辱使命,在大会上我们用鼓声征服评委获了奖。就是从那时候开始,越来越多的人慕名而来,到白泉找我父亲取经。浙江民间歌舞团,舟山海防文工团、铁道部文工团、空军文工团……还有好多有名的作曲家,我都记不过来了。

  父亲有个小本子,专门请远道而来的客人留下赠言,可惜这个本子和小调谱子随着父亲和哥哥的先后离世,已经找不到了。如果那个时候有口述历史,相信将成为宝贵的资料。

  我记得当时有位舟山海防文工团的演员,来白泉住过一阵子,向父亲讨教了很久,之后用舟山锣鼓到莫斯科演出,那是1958年的事,还得到了民俗奖呢。

  1959年,解放军前线歌舞团演员向父亲学习后创作的《舟山锣鼓》前往奥地利维也纳参加第七届世界青年联欢节的比赛,获得世界民间音乐比赛的金奖。

  印象中,改叫“舟山锣鼓”大概在1956年左右吧。之前我们一直都叫“海上锣鼓”。随着海上锣鼓的名气越来越大,这个名字已凸显不出舟山特色,遂改成“舟山锣鼓”。

  舟山锣鼓的传承:大哥高如兴的坚持

  每一个鼓点都是对出海的还原

  说起舟山锣鼓,不得不说到我们白泉高家班,说起高家班,不得不说我的大哥高如兴。父亲之后,大哥撑起了舟山锣鼓的传承,是他一点点改良舟山锣鼓,从原来的两面鼓变成五面鼓,气势更加磅礴,高家班的名气也正是通过他的努力,名声越来越响。

  为了表演好舟山锣鼓,大哥特意去沈家门渔港采风,跟着船出海,为了表演的每一处细节都尽可能地还原。舟山锣鼓分为三番,分别是出海、捕鱼、丰收归洋。

  表演开始用唢呐调动,随着渔歌号子一起,海螺一鸣,真实还原以往开船的场景。过去渔民没有手机,他们靠着海螺传达信息。听到海螺声,就是那头渔民在通知:“我们要出发了。”这头也吹响海螺,便意味着:“我们也来了,一起走。”

  接下去就是开船了,高如兴用鼓声模拟出过去木帆船、机帆船的马达声,之后船铃“叮叮叮”地响起来,这艘船就要满载渔民的希望出海了。

  船上等待收网前,渔民会打打牌打发时间,有意思的是,大哥将这些都编进了舟山锣鼓,让舟山锣鼓有了趣味性。

  三番归洋是舟山锣鼓的高潮,渔嫂挑着扁担来码头收鱼货,那年头鱼多,每次归洋都是丰收场景,老百姓的高兴愉悦,大哥都用锣鼓表现得淋漓尽致。

  舟山锣鼓的将来:我接过了传承

  台下十年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父亲和大哥先后去世,父亲整理曲谱的本子丢失,高家班也低迷过一阵子。我觉得自己有义务重新振兴高家班。 2007年,在上级领导的关心下,我找到了一批音乐爱好者,我们用了54天时间,渐入佳境。

  困难也是有的,老谱要从脑子中搜索出来,新人要培训,忙得焦头烂额,好在经过了这么多年,我们成为了一支优秀的队伍。但是我们这批人已经七八十岁了,需要更多的年轻人来传承舟山锣鼓。

  现在愿意学习舟山锣鼓的人越来越多了。很多学校从小学开始就发扬舟山锣鼓,我经常去小学教课。全国上下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也越来越重视,前几天中央电视台的记者来采访我,面对面拍了八个多小时。前不久,我刚去杭州领了奖,省文化厅厅长亲自给我颁了浙江省传统音乐传承贡献奖。

  很多人在学,我希望他们坚持下去。别看只是敲鼓打锣,也需要多年积累。

  我是舟山敲武锣的第一人,武锣就一个热水瓶塞大小,而且武锣没有自己的谱子,只能看表演者的悟性,得眼疾手快,在超拍、抢拍中夹杂进去。当年我的武锣和大哥的鼓配合得很默契,特别是在三番中,我的武锣让大哥的鼓更具有感染力。

  现在学武锣的人少,我带了几个徒弟,都需要多加练习。舟山锣鼓也是,希望现在学习的年轻人能沉下心,愿意花更多的时间去钻研我们这项民间艺术。

Copyright © 2016 zhoushan.cn . All Rights Reserved. 舟山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