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世维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28日 16:45  来源:舟山晚报

  人物简介

  庄世维,从农民成长起来的作家,一生热爱文学,致力于本土历史文化散文写作,语言醇厚,很见功力。他挖掘和整理历史文化,并非是出于好奇,也不是为了伤古感怀,而是为了在历史的丛林地带体会文化的魅力,从而接续绵延不绝的文化和生命之脉。

  ▋从小喜欢文学

  1945年,我出生于定海洋岙一个普通农家,小时候最喜欢跟着母亲来城区里逛。

  上世纪50年代初期的东大街,是一条繁华的街,几乎所有的商铺都集中在这里,从进东门到状元桥止,除李永年中医铺、打铁铺、怡和南货店外,还有辅仁栈房、棺材店、鸿大绸布庄、马元和糖果店、存德堂中药房和滋源酒坊等。

  我从小喜欢文学,热爱阅读,所以最喜欢状元桥下竺家弄边的小书摊,那原是一家蜡烛店,因为有迷信成分,解放后改成了小书摊,我时常看得如饥似渴。

  有时好不容易得了本书,我在灯下看得废寝忘食。那时候用的还是火油灯,灯光幽暗如豆,头天晚上看两个钟头的书,第二天起来,鼻子里黑黑的。

  然而那个年代,文化生活非常匮乏,好书难觅。没书看的时候,我只有抄《唐诗三百首》,自得其乐。

  ▋干过很多行当

  我在家中排行老大,因为家里负担较重,初中只读了一年半便辍学了。那年我16岁,种田、拉小板车、制砖头、打坑道……什么行当都干过。

  上世纪60年代,我还挑过冰。当时的定海有很多冰厂,专门贮藏冰块。因为舟山是渔区,为防止鱼变质,冬天将冰挑入冰厂内保存好,到夏天卖给渔民。冰厂一般建在靠近海边,周边又有水田、交通比较方便的地方。为啥呢?周围有一定数量的冰田,冬天就有足够的冰源供其贮藏;临近海边,夏天在船只拢洋后方便挑出厂冰装船。

  半个世纪前的冬天比现在冷,贮满水的冰田一旦结冰,我们一些年富力强的壮劳力就前去挑冰了。路近的,一角一担,路远的,两角一担,凭竹筹领报酬。有些地方冰厚,挑到中午还挑不完,生产队的人就说:“不要走,煮几条年糕给你们当中饭,钞票马上算走。 ”

  这个行当现在已经消失了,然而正是多样的人生经历,给我后来的写作、文史研究积淀了丰富的素材。

  ▋边干活边写作

  上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面对当时复杂的国际形势,毛泽东审时度势发出了“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号召。洋岙公社成立了个工程队,到上海郊区青浦、朱家角一带打矿道,我也去了整整三年,在工程队里开空气压缩机兼任会计。

  工程队里100多号人,住的是大统铺,空闲下来的时候,我喜欢拿出随身携带的练习簿,练笔写作。旁边的工友走过总要凑过来看一下:“你在写啥? ”我赶紧捂好不让看。因为当时文化氛围还不太好,很多人曾因写文章受到牵连。

  其实我那时就开始练笔写小说,但不知道到底啥写法,便跑去书店买了几本书,其中一本《莫泊桑全集》,给我震撼特别大:原来小说还可以这么写!从此爱不释手,看了好几遍。

  打坑道的月工资有70元,除去星期天,平均算下来2.34元一天,这个收入在当时来讲已经算蛮好了。一放假,我就去上海逛书店。有一回特意起了个大早去买《红楼梦》,想不到这本书超级畅销,书店早已售罄,我失望而归。 1985年实行土地承包责任制后,我曾经卖掉300斤的稻谷,换回一套《资治通鉴》。

  ▋加入了文学社

  回到舟山后我进了洋岙船厂,每天走路到十六门上班,很想买辆自行车代步。但那时家里条件不太好,没钱买,我只得把一张祖传的床给卖了,得了260元,花100元买了张差一点的床,剩下的160元买了辆凤凰牌自行车,还是二手的。

  把路上的时间节省下来,我才有更多的时间搞文学写作。第一篇短篇小说《二妹》,就是在洋岙船厂当会计时写的。后来以此篇小说为书名,出版我的第一本小说散文集。

  上世纪80年代,舟山有了海边文学社,吸引了一大批有志于文学的热血青年,我也加入成为其中一员。差不多在那段时期,我写了篇短篇小说《招标》,反映乡镇企业腐败问题,用方格纸抄好投稿,最后得了个奖。这次得奖给我增添了莫大的信心。

  ▋跑遍乡乡村村

  2002年,我响应政府“腾笼换鸟”的号召,57岁就从城东街道企业办主任的岗位上退下来。受一些单位邀请,我开始搞文史研究。编写定海区志、年鉴,着手搞非遗,写党史,编地名志……这些年,我几乎把定海乡乡村村都跑遍了。

  我不喜欢把自己埋在故纸堆里,写些耳熟能详的掌故,也不喜欢凭想像写,这样对历史不负责任。我喜欢自己跑下去,发现新东西,所以写的东西史志里不一定有。

  不会开汽车,也不喜欢坐公交车,我就骑着自己的摩托车,只要加油就能跑起来,穿穿小街小巷很方便。我有很多文友,阿能,汪国华,孙和军,袁甲……有时我们一起跑。

  有一次,我跟孙和军听庙里有几个老年人说起,有一块乾隆年间的石碑,我们两个都不会开车,头顶火辣辣的烈日,一口气走了好几公里地,辗转打听终于找到了那块石碑。

  双桥有个石镜山,看看像马上要坍下来一样,但在那里屹立千百年而不倒,有一种诡异的平衡。我非要实地去看过,写的时候心里才有谱。

  ▋讲述古城人与事

  2012年,我出了本散文集《小城旧事》,就是讲定海古城的人与事,获得当年文艺创作成果银奖。书里讲的这些都是我经历过的,有人反映蛮有看头,有些人觉得不可思议:当年的生活哪有这么苦?事实就是这样,最艰苦的年代确实没得吃,吃野菜、饿肚子是常事。

  几年前我编写《定海名优特产》,编入定海地情文化丛书,老城中的传统小吃编入《舟山传统饮食品》。这些资料都是到处去搜罗相关的人与事,一是找年纪比我还大、脑子清爽的老人打听,老早哪里的小吃做得好,二是请教师傅,大饼油条咋做做。

  讲述古城的历史记忆,必须深入到各岛屿、乡镇、街道进行采访,几年来各街道乡镇大多出版了一套反映自己乡镇文史专辑,如《千年马岙》、《盐仓记忆》、《画说新城》、《双桥古韵》、《白泉流韵》、《人文小沙》、《金塘印记》、定海区文史委前年也出版一套《定海印痕》上下集,我都参与其中,作为骨干作者进行采写。

  这些定海老城中的传统小吃,是最真实的民间记忆,是对已经逝去的童趣的回放。

  ▋地名承载历史

  地名是一种文化,让我们不但记住乡愁,还承载历史。 2015年,我开始参与编写《舟山市定海区地名志》,两年写了100万字,形成初稿,工程量相当浩大。

  有人说编地名很简单,志书上都有的。但我不喜欢从书本搬到书本,有些地名我要怀疑的。像老志书里曾写:“马目有步枪湾,因山形像步枪而得名。 ”我就心生怀疑:步枪是民国后才有,冷兵器时代没有。我跑到马目,找到当地老书记才得知,原来当地以前是晒盐的,外地人用蒲草搭厂,有时就睡在里面了,所以得名蒲厂湾,后来误传为步枪湾。

  像这样的东西还有很多。

  今年我已经73虚岁了,晚上很早睡觉,清晨三四点钟就醒了。像现在这个季节,五点钟天已经亮了,天气又凉快,我喜欢骑着摩托车到外面转转。每次跑来有新发现,回来就在键盘上码字,心里总是很开心。

  【作者】徐莺;庄世维

Copyright © 2016 zhoushan.cn . All Rights Reserved. 舟山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