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昌林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30日 16:02  来源:舟山晚报

  人物简介

  朱昌林,舟山供电公司输电运检室运检3班(高塔运检班)班长,自1986年参加工作至今,一直从事电力线路施工及检修工作。

  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朱昌林干出了一片天,30多年无安全生产事故。他也多次获殊荣,2007年被授予“舟山市劳动模范”荣誉称号,2008年被浙江省人民政府评为“抗冰灾先进个人”荣誉称号,2009年又被授予“浙江省劳动模范”荣誉称号,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

  哪里施工就驻扎哪儿最忙一年有9个月在工地上

  1986年,我参加工作,跟在师父后面边干边学。当时的舟山市电力公司在勾山成立了一个线路安装队,专门负责35千伏以上的线路施工。

  为了赶进度,我们去哪里施工,就驻扎在哪,以工地为家。一个工程一般需要三个月,最忙的一年,有9个月住在工地上。

  那时条件比较艰苦,我们跟部队一样,背着行囊出发,找当地的农房住。

  刚开始,同事们白天干活,晚上凑到一起,还蛮热闹的,但时间长了,也很想家。下雨天最高兴了,我们开玩笑说,靠老天帮忙,可以休息两天。

  后来,随着舟山电力网络的发展,各小岛开始“联网”,施工内容多了一项跨海线路施工。

  1994年前后,我们架设半升洞到朱家尖的跨海线路,当时去普陀山的船全从那片海域过,非常繁忙,但线路要从海上过,牵引时要封航,我们想办法尽量缩短封航时间,最终在技术上做了创新,前方线路牵引,后方增加一套张力设备,相当于把线路“拎”紧一点,效果不错。

  朱家尖到半升洞、半升洞到登步、登步到六横、登步到蚂蚁岛、登步到桃花、六横到虾峙……很多海岛的架空线路建设,我都参与了。

  施工过程中,我也从学徒成长为安全员、副班长、班长。

  从电线杆上爬下来吃晚饭时市民们已经在吃宵夜了

  后来基建工程量越来越大,就外包给施工队来做,我们负责交付、验收和运行。检修二班(高塔运行班)成立,我是班长。

  以前盼下雨,现在不一样了,最怕下雨、刮台风,一旦线路出现情况,我们必须立即前往,以最快的速度完成抢修。

  这么多年来,有个抢修画面,我印象挺深的。

  有一年台风天,勾山到螺门一条分支线的某个开关,被风吹掉了。这条支线关系到蓝焰燃气公司的供电,开关拉掉,整个公司都要断电,所以我们需要尽快赶过去,用操作杆把开关“顶”上去。

  这个开关位于稻田中间,我们四五名抢修工作人员乘坐汽车沿着机耕路往前开,到稻田边,汽车就不能再往前了。风大雨大,我们都穿好雨衣下车,结果发现根本站不住,风太大,我们几位只好紧靠在一起,用现在流行的话说,就是抱成团,艰难地往前挪动脚步,路很窄,路面又滑,我们一点点往前挪,虽然只挪动了10多分钟,印象中却觉得很漫长。

  类似的抢修经历还有很多。

  2006年7月,西四3550线盘峙直线遭遇雷击短路,造成盘峙全岛、4806工厂以及五洲船厂等大面积停电,必须尽快抢修。接到抢修命令后,我带领班组人员第一时间赶到事故现场——小竹山岛。雷雨后天气闷热难耐,气温达到35摄氏度以上。因电流大,线路几乎被熔化了,铝包钢的外皮变成一个个圆豆豆。

  两名抢修工作人员,一人负责4806工厂,一个人负责盘峙岛,从早上到晚上,一直爬上爬下,跑来跑去,当时是夏天,天气很热,我们又穿着厚厚的工作服,流了很多汗,蚊子全围过来了……

  等我们抢修完,已经是晚上10点了,从电线杆上爬下来吃晚饭时,市民们已经在吃宵夜了。

  放弃与家人春节团圆带领班组赴灾区抗冰抢修

  2008年春节前,一场百年罕见的雨雪冰冻灾害袭击了我国南方大部分地区,浙江电网面临前所未有的严峻考验。

  我主动请缨,放弃与家人春节团圆的机会,带领班组随抢险支援队伍奔赴丽水灾区,深入抗冰抢修第一线。

  丽水灾区输电杆塔所在的高山上,冰雪覆盖,一步三滑,路边竹叶结冰后像刀一样锋利,有潮气的冷风一过,手脚都冰冷麻木;线路问题也很严重,因覆冰严重,张力过大,随时都有拉倒杆塔的危险。但抢修是线路工人的责任,条件再艰苦,我们也得克服。

  救灾的20多天,我们战胜各种艰难困苦,修复了杆塔,重新架设了输电线路,为灾区人民送去了最好的节日问候,及时、圆满地完成了上级交给的抢修任务,我也因此被浙江省人民政府评为2008年“抗冰灾先进个人”。

  抗冰归来,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爬到塔顶低头一看心里会“咯噔”一下

  从事检修工作后,爬高塔成为我工作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最早爬的是水泥杆,20米高,爬了多少根,我自己也数不清了。

  大猫山岛、凉帽山岛有两座输电高塔,都有370米高,是世界最高输电铁塔。

  要爬这高塔,我们先坐电梯升到212米处,再靠双腿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往上爬,这比楼梯难爬多了。

  刚开始也有些害怕,爬到塔顶低头一看,心里会“咯噔”一下。后来慢慢也习惯了,这塔跟其它塔没什么两样,就是高度不同。

  高塔刚投入运营后,我们基本上每半个月就要去爬一次。

  2011年,我们还曾在高塔上带电作业。国网北京电科院在高塔导线上安装了检测设备,时间长了,设备的螺丝松掉了。把高塔的电停掉是不可能的,需要带电作业,那次我们在上面蹲了好几个小时,把设备扶正,把螺丝拧紧……

  直到高塔安装了视频监控设备,可以随时监控,爬高塔的次数才少了一些。

  攀爬总高度超过400千米相当于45座珠穆朗玛峰的高度

  2015年1月份,我们运检成员因为维护着世界上最高的输电铁塔,登上腾讯网明星栏目《中国人的一天》。

  对高塔班来说,平时的巡检工作就是红外测温仪、望远镜、照相机,但如果问题严重,就一定要登上塔顶去观测。塔高少则二三十米,多则几百米。 220千伏线路的铁塔都在25、26米左右,新增的500千伏的线路,在四五十米以上。

  前几年,有同事帮我统计了一下,说我参与架设的输电线路达70多条,总长度超过900千米;攀爬铁塔、电杆18000多次,总高度超过400千米,这相当于45座珠穆朗玛峰的高度;参与紧急抢修70余次。这样一算,确实是个惊人的数据。

  但对于我来说,就是干好本职工作,当一名合格的电力工人。这是我对自己的要求,人这一生,要脚踏实地走好每一步,做好每一件事。

  【作者】石艳虹;朱昌林

Copyright © 2016 zhoushan.cn . All Rights Reserved. 舟山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