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友才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14日 15:57  来源:舟山晚报

 

  人物简介

  沈友才,浙江桐庐人,曾任舟山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顾问、浙江省新闻摄影学会理事、全国地市州盟报新闻摄影研究会理事。现为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舟山市老新闻工委秘书长、舟山市老干部摄影艺术研究会会长等。

  他1958年起从事摄影和新闻报道,1979年起任《舟山日报》摄影记者、摄影美术组组长,有数百幅摄影作品发表在省级以上和港澳地区的各种报刊、杂志、画册上。有近百幅摄影作品在全国省级以上的各种影展、影赛中入选、获奖。他的镜头比较完整地记录了那个时代的影像,成为这个城市最珍贵的影像档案。在庆祝建国六十周年时被浙江省摄影家协会评为“突出贡献摄影工作者”。

  肯学肯干肯吃苦 被挑中调来舟山

  我是浙江桐庐人,祖籍浙江诸暨,小时候家里比较贫苦,甭提买照相机,连读书交学费也困难。解放后,我1950年入团、1951年参加招干考试被录取,到临安专署干训班学习,3个月后被分配到临安专区供销合作总社工作。

  1953年,舟山成立地专,临安专署撤销,派了300多名干部来舟山支援海岛建设,我随大部队调来舟山,各单位都有人来。我们临安合作总社一下子也来了二三十位,是从单位100多号人中挑选出来的。因为舟山是国防前线,要求比较高,挑选的都是工作表现好、政治上可靠的人。

  20几岁的我穷苦出身,思想比较单纯,平时肯学肯干肯吃苦,被挑中调来舟山国防前哨工作,感到非常光荣和自豪,后来调到舟山地区水产公司政治处工作。

  借来相机玩一玩 就此入门搞摄影

  我搞摄影就是从这时候开始的。

  当时照相机还是稀罕物,不要说普通百姓家里没有,就连很多单位都没有。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从朋友地方借来一只120照相机玩玩,从此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买来各种专业书籍,研究它的成像原理。玩得兴起,还在家里搞了个简易暗房,配药水,自己冲印照片。

  单位里开会、搞活动,我拿着那只借来的相机左拍右拍,把照片冲印出来贴在墙上,做成一面荣誉墙。领导看了点头称赞:“嗯,蛮好。 ”考虑到政治处有宣传任务的需要,领导特别拨出经费添置了相机等摄影器材。有了领导的支持,我摄影的劲头更足了,便在单位楼道小房间里建起了暗房,配药水、冲胶卷、放照片。有时吃了夜饭进暗房、一搞搞到大天亮。

  年年优秀通讯员 记录下渔港春雪

  当时在水产公司政治处工作,我经常下渔场,带着相机拍渔民生产,渔嫂晒鱼鲞、海岛文化生活、城乡面貌变迁、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我把拍来的新闻照片投给报社、杂志社,录用率还蛮高,几乎年年都被浙江日报等报刊杂志社评为优秀通讯员。为了提高业务能力,我到复旦大学旁听新闻课、到中国摄影函授学院进修摄影,购买了各种新闻、摄影教材和有关书籍,坚持自学。

  1977年,舟山下了一场历史罕见的大雪,当时大病初愈的我正好在沈家门的家中休养。清晨起来拉开窗帘一看,哟,雪这么大,立刻兴奋起来,揣着相机往青龙山上跑,用镜头记录下这一场“渔港春雪”。这张照片既有艺术性又真实地记录了历史,曾多次在全国、省、市乃至国外展出。

  现在回看当时的照片,那时候的城市没什么高楼,对面的鲁家峙都是平房,停泊在沈家门渔港的也都是木帆船,真实记录了舟山解放初期的城市影像。

  摄影部门就一人 全套流程都掌握

  1979年10月,舟山日报复刊,我4月份就被调来报社。这里还有个小插曲,当时地委指名要我,但水产公司领导不肯放,地委组织部长亲自出马,说非调不可,这样才调成功。复刊工作千头万绪,最缺人才,我跟着总编一起跑基层,招来一批新闻人才。

  刚复刊时,摄影部就我一个人,工作非常忙碌。当时经费比较紧张,而胶卷又比较耗材,所以都是买来一桶桶拍电影用的135胶卷,自己裁装。采访前,我在暗房里装完胶卷赶去现场,那时摄影不像现在拍完马上可以发稿,得赶回来连夜冲洗。药水也是自己配的,显影液、定影液等有好几种,把胶卷冲洗完毕,然后晾干再放大成照片,前后大概需要一个小时,最后才去制版。

  那时搞摄影真是门技术活,得从头到尾掌握这一套流程,一个程序没掌控好,照片就报废了。

  晚上采访任务紧 碰上风浪被“关进”

  第二天清晨送到读者手上的报纸,要在头一天晚上制作完成版面。碰到晚上的采访活动,发稿时间紧,非常赶。

  其中有一次印象比较深,省里春节慰问团来舟山演出,为了拍到领导跟演员握手谢幕的镜头,我一直等到演出结束,制版的同事等得心急如焚:“沈友才怎么还不来?再不来要开天窗了!”其实我的心比他们更急。

  摄影记者时常要下基层,海岛交通不便,像东极、嵊山等偏远小岛,一去就是三四天甚至一星期,碰上风浪天还要被“关进”,我回到报社一刻都不敢耽搁,马上钻进暗房工作,冲洗放大照片发稿,满足版面需要。

  名人回乡来寻根 时刻跟随求一瞬

  尽管每天忙忙碌碌、风风火火,基本没有休息的时间,但我也很庆幸自己在报社当摄影记者的30年,用镜头记录了很多珍贵的历史时刻,像国家领导人、西哈努克亲王,以及董建华、安子介、三毛等名人回舟山访祖寻根,我始终跟随,时刻准备,捕捉最动人的那一瞬间。

  三毛回舟山时,我们早早就在码头等待。她刚踏上故乡码头的那一刻,触景生情,忍不住落泪,跑在她正前方的我马上按下快门,拍下这幅《三毛寻根回故乡》,后来这幅照片在“改革之光”中国新闻摄影精品赛中荣获优秀奖,并在北京中国革命博物馆内展出。

  记者当了30年 亲历见证“步步高”

  我在舟山日报当记者的30年,正逢改革开放,我亲历了人民生活水平的“步步高”。上世纪80年代,谁家里要是有台电视机,可是件了不起的事。当时定海五金公司组织到一批金星牌14英寸黑白电视机,我闻讯赶去,拍下了市民凭票排队购买的火爆场面,轰动一时。

  改革开放初期,人的思想观念也发生了很大改变。有一回,我在定海照相馆采访,碰巧看到一对新婚夫妻正在拍婚纱照,这在当时可是件新鲜事!我马上拍下来,刊登在了报纸上。想不到这张照片遭到有些人的非议,认为这是宣扬资产阶级生活方式。而现在,拍婚纱照成为新人们的“必备曲目”。

  “鸟枪换炮”用数码 今昔对比很珍贵

  见证时代进步的同时,我们也见证舟山摄影界的发展。1982年,舟山市摄影家协会成立,第一批会员33名。如今,会员人数已增长了约10倍。摄影人才辈出,舟山的摄影作品曾经在全国各地举办摄影展览,在各类报刊上发表的摄影作品不计其数。这些作品,都是摄影界的同仁们深入海岛精心创作出来的,运用摄影语言再现了我们舟山的自然地理与人文历史。

  近年来,我们舟山的摄影展走出国门,在希腊、加拿大等国家陆续举办。2013年,“中国浙江舟山群岛新区摄影作品展”在加拿大多伦多举办,我拍摄的“上世纪60年代的沈家门渔港”等描绘舟山群岛往日风光的照片也参加了展出,令前来参观的舟山籍华侨非常兴奋。

  这些年,摄影技术也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有了数码相机后,我也“鸟枪换炮”改用数码相机拍摄。确实方便很多,可以自己调节色彩,拍得不好马上可以删除,不像以前一个镜头不敢多按,怕浪费胶卷。最近我又编印了第三本用数码相机拍摄的《影迹》彩色画册。

  历史是珍贵的,我很庆幸自己用镜头记录下今与昔的对比,折射出社会的发展。

  【作者】徐莺;沈友才

Copyright © 2016 zhoushan.cn . All Rights Reserved. 舟山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