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超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28日 16:46  来源:舟山晚报

  人物简介

  郭超,舟山市汽运公司快客分公司工会主席。作为一名曾经跑长途客车的“老司机”,他安全行车205万公里,相当于绕地球51周,无一起责任事故,多年零投诉,荣获全国、省、市级劳动模范、“舟山市优秀共产党员”、“全国交通行业文明职工标兵”等荣誉称号。

  符合“两高”要求,在部队学会驾驶

  我老家在江苏连云港。1982年10月,19岁的我入伍来到舟山,部队派了一辆卡车来接我们这群新兵蛋子。习惯了家乡纵马疾驰的广阔平原,看大卡车七拐八弯穿过舟山的小巷小弄、又开上蜿蜒山路,我不禁有点佩服那位坐在驾驶室的战友:“羊肠小道也开得这么稳!”

  想不到,我后来也握上方向盘,当了名驾驶员。

  被分配到高炮营后不久,上级领导要挑选新兵去学习驾驶技术,有“两高”要求:一是个子高一点,二是文化高一点。我两个要求都符合,顺利通过考试,跟着师父整整学了一年多,才正式“出师”。

  再成“新兵蛋子”,专开农村班车

  那几年在部队摸方向盘的生活,给我很大历练。战士们的任务之一,是用汽车把高炮拉到山上去,那驾驶难度不是一般的大,看不到路,只能把两边的山作为参照物。

  不过,也正是经过这样的反复训练,我的驾驶技术有了很大的提高。

  1989年10月,我从部队复员后,因为擅长驾驶技术,没什么悬念地进入了舟山市汽运公司,当了一名客车司机。那时市汽运公司还在定海东门,很多农村班车都是从那里始发的,大沙、马岙、黄金湾……我又成了交通战线上的“新兵蛋子”,专开农村班车。

  挤急了眼的乘客,从车窗跳进来

  那时候的条件没法跟现在比。汽车是老式敞窗,大多数是“解放”牌的,发动机就在驾驶座旁边,现在想想都不可思议。

  天气热的时候,我出车前带好一块毛巾、一只大茶缸。啪,把茶缸往驾驶台前一放,把毛巾往肩上一搭,热得脑门冒汗时,就顺手拿起来擦擦。

  道路更是没法比,隧道没打通,必须翻山越岭。这样一来,耗在路上的时间长了。班车不多,间隔时间长,所以一辆车上人特别多,车厢只要能塞得进去就塞。

  特别是过年过节的时候,乘客呼拉拉一拥而上。看前门挤成一锅粥,有些挤急了眼的乘客生怕挤不上,就从车窗里跳进来。

  跑了8年上海,对当地商场、景点都不熟

  上世纪90年代初,随着改革开放带来的经济繁荣,城市间的人员流动日渐活跃,市汽运公司根据需求,在一些热门城市开辟出新的长途线路。 1992年,我转跑长途。

  我第一次跑长途是去诸暨,从鸭蛋山轮渡驶上白峰码头后,经宁波、慈溪、上虞、绍兴等地,需要10个小时。没导航,全靠路标找。

  去杭州则需要12个小时,早上6点出车,晚上6点才到。我一般到站后不会东逛西逛,吃完饭在旅馆倒头就睡,因为第二天早上又要发车了。所以我跑了3年杭州、8年上海,对当地商场、旅游景点都不熟,哪有工夫逛啊!

  痛苦莫过于开夜车犯困,掐大腿让自己保持清醒

  近到浙江省内,远到山东日照,那些年,我一直在路上。

  跑长途免不了开夜车,光线暗、视线差,最痛苦的是,容易犯困。货车司机还能到什么地方休息一下,我们客车没法停,到站时间掐着呢。

  困的时候咋办?没办法,只能“自残”,掐大腿,把自己掐痛。这个方法对我来说还适用,但对有些驾驶员来讲也不行,他们就通过各种方法让自己不犯困,喝咖啡,嚼口香糖……为了防止疲劳驾车,公司在一些长途班车上配双班驾驶员,两个人轮换着开,一个累了换另一个开。

  货随人走的年代,司机除了开车还要装卸货物

  温州、衢州、义乌、永康……那几年,舟山发往浙江省内的班线四处开花。因为货物流通的需要,很多乘客随身携带。那时物流业哪像现在这么发达,好多货都是随人走的。舟山不少开服装店的小老板去杭州四季青进货,都是一麻袋一麻袋背回来。

  我一个人身兼多职,帮他们把货物扛上去,安放在车厢顶上,用网罩固定牢。

  现在一路过去多隧道,那个年代多山路,上坡下坡一个不慎,行李都有可能掉下来,所以对驾驶技术绝对是个考验。

  春运途中遇雪天,步步惊心往前“溜”

  干我们这行就是这样,一年365天摸方向盘,周而复始,过年过节更忙。

  有一年,我因为开长途车差点没赶上回家过年。从山东日照返程回舟山的时候,在连云港附近下大雪了,我跟换班驾驶员说,有6年没回老家了,要不我直接下车回家过年得了。当然,只是开玩笑说说而已,车还得继续冒雪往前开。

  到南京时开始大堵车,看这辆侧翻、那辆掉沟里,我们也是步步惊心,开得小心翼翼。我们的车毕竟是跑南方的,没像北方人一样给车装防滑链,人家北方车没事,我们就跑不动,刹车踩下去没用,只能慢慢往前“溜”。原计划腊月二十九傍晚能到舟山,结果整整多开了10多个小时,除夕上午8点多才到。

  乘客知道开得慢是为了安全,没啥抱怨

  遇上这样的事,乘客也没啥抱怨。那时候的乘客都这样,生活节奏慢,大家对时间没有那么高的要求,心态上也比较宽容,知道你开得慢一点是为了安全,他没话的。

  也会遇到不讲理的人。有一次,一位乘客要求在高速公路入口处下车,我说不好停的,为了安全你还是到站点转车吧。他一路骂骂咧咧:“猪脑子啊!人家都能停,为啥你不能停?”直到乘客们纷纷指责才住嘴。

  当然,还是好人多。有一年冬天跑上海,起雾,轮渡开不了,我们在码头等了四五个小时,结果上高速公路后又堵上了。一位乘客说,这车早上5时50分从沈家门出发,可把我们驾驶员累死了,我这儿有面包、水,你赶紧吃一点吧。我听了心里蛮感动的。

  开车几十年,时速从不超过100公里

  2009年底,舟山跨海大桥通车,这下开车畅快多了,4个多小时就能到上海。

  当时我在跑舟沪线,每天发车时间是早上8时30分,我一般6时30分就出门了,因为始发站在沈家门,留出宽裕时间是为了检查车况。这是我开车几十年保持下来的一个习惯,制动、方向、轮胎、钢圈、仪表信号……只有把这些一一检查过,我才会放心出车。

  几年前,因为长期久坐引发腿部疾病,我离开了驾驶员这个岗位。

  从一线退下来后,我依然关注和自身行业密切相关的社会问题。作为市人大代表,我积极建言献策,希望能为岛城交通事业发展贡献一份力量。

  尽管是一名老司机了,但这么多年跑下来,我开车时速从不超过100公里。因为手握方向盘,我必须对车上所有旅客负责。

  【作者】徐莺;郭超

Copyright © 2016 zhoushan.cn . All Rights Reserved. 舟山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