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高俊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11日 16:41  来源:舟山晚报

  人物简介

  张高俊,1964年出生于普陀沈家门,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舟山市渔民画产业协会会长,一直致力于海洋文化艺术品开发,作品在全国获奖无数。2015年,习近平总书记在舟山新建社区调研时,对扎根南洞的他表示肯定,“你做了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

  酷爱画画,师从名家

  我从骨子里就喜欢画画。小时候,常常揣着零花钱跑去新华书店买小人书,一毛钱一本,买回家来照着书上的图画乱描。家里好多书的空白处,都被我画满了。因为画画这个特长,我从小学开始担任宣传委员,出黑板报。

  初中毕业后,我考上普陀技校第一届烹饪班。上课学厨艺,课余学画技。当时,国画大师潘天寿先生的女儿潘秀兰在普陀中学任教,我拜她为师。在她的指导下,我进步很快。学了几年后,潘老师说:“你画画很有天赋,跟我小儿子学会更有前途。”

  她的小儿子就是朱仁民。那时朱老师因为画画从高架摔下导致瘫痪,独居在沈家门剧院旁边的一条弄堂里,生活无法自理。为了方便照顾他,我在旁边租下一间房子,大概10多平方米,里面就一张床。十六七岁的我一边照顾他的饮食起居,一边跟着他学画画。

  那是1982年前后的事,我技校毕业后在沈家门美味鲜饭店当厨师、点心师。每天,我都会走过那条青石板路,把自己做的油条、淡包给朱老师送去当早点,他很喜欢吃这些。朱老师常常督促我外出写生,直到现在,我还是喜欢随身带着速写本。我陪了他三年半,后来朱老师去了普陀山,身体也渐渐康复。

  步子太快,生意失败

  我应该算是第一批下海人员。上世纪80年代,国家允许停薪留职,我先是进入普陀图片社,后来又自己走出,下海做生意。我开过印刷厂、咖啡厅、录像店,搞过文化实业公司、副食品批发市场、文化用品批发市场,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中掘得了第一桶金。

  1993年前后,我在普陀开批发市场,那是舟山第一家个人开的批发市场,地址在现在鲁家峙大桥下面,当初设想让沈家门西横塘的流动摊贩进场交易,但最后没能如愿。市场没有形成,摊位没有全部出租,我一下子亏掉180万元。那年,我30岁出头。

  没多久,南海市场开起来了,我这个先行者成了牺牲者。

  当时舟山大部分工薪族的工资每月八九百元,我亏掉180万元,这是什么概念?那次失败对我的打击非常大。

  欠下巨债,曾想自杀

  我做生意全靠朋友。搞批发市场的时候,我没向银行贷款,跟100多个朋友每人借几万,资金就是这么“众筹”起来的。

  朋友多的时候,我每天请客吃饭,大家称兄道弟,混在一起如胶似漆。生意一失败,忽然间都看清了,好兄弟依然很铁,会宽慰你,但有些人会为了一两万元跟你破脸,跟逼命一样地讨债,我家讨不成就去逼我妈,母亲三个月头发全白了。那段时间,我尝尽人情冷暖,也认清人性凉薄。

  当时身边因为生意失败自杀的朋友有好几个,有的欠了30多万元,有的欠了60多万元,我比他们多上好几倍。

  不瞒你说,我曾3次想自杀,拿着药爬到山顶想一了百了。但这么一死了之又很不甘心,我上有老母,下有稚儿,老婆也向亲戚朋友借了不少钱,连她一起害进。你说能死吗?我要是死,他们怎么办?这180万,我这一世就真的赚不到啦?我就不信了!

  苦干6年,偿清债务

  我说服自己,要坚强地活下去!最终,法院把我的资产全部拍卖。我一个人带着2000元去了义乌,到朋友厂里当厂长。

  当时舟山工薪族的工资一个月不到1000元,我在义乌的月薪5000元,算下来一年能赚6万,对普通人来说蛮好了,但对我来讲顶啥用?不吃不喝、一分不花地攒上30年,才能把这180万元还掉。我在义乌埋头苦干了两年,到了第三年,一个机会出现了。

  普陀的一个朋友有兴趣投资,我们合伙开厂,三年半一共赚了370万,对半分掉后刚好还掉我所有债务,还略有盈余。

  就这样,在出走义乌整整6年后,我把180万元全部还掉。

  我捧着钱回到舟山,来到法院,让法官把所有债主叫来偿债,我的举动让法官很意外:“都已经判决完了,6年后赚了钱还主动要求还债,像你这样的人着实少见!”我这人就是这样,不把债还掉,心不安。

  依靠画画,东山再起

  我是怎么赚到这些钱的?是靠画画救我的!我要是不会画画,这钞票就赚不到。

  在义乌的日子,我每天都在设计画稿,更新产品。我当时做儿童玩具,画的都是卡通。在这个行业,我产品所占市场份额很大,95%的产品出口世界上几十个国家,多少人来模仿我们的产品、偷我们的样品。

  我一人身兼多职,是老板,是设计师,也是搬运工。设计好、生产完,还要自己送货。我每餐能吃一大铅盆的饭,背后衣服全是湿的,每天发两百箱货,我和司机两个人一起搬上搬下。跟老外谈生意,我几分钟就能跟他谈好,效率很高。一般厂子吃不消,他们的流程是先拟好合同拿回来,请设计师画图纸、打样,再去谈报价,至少要两天。我当场就能拍板,因为我了解所有流程,而且现场就能决定,在这方面,我占有绝对的优势。

  工厂从20多人发展到100多人,怎么发展出来的?就是吃苦!不吃苦,怎么赚这个钱啊。这几年吃过的苦,只有自己知道。

  我有4年春节没回舟山,因为有些人还要来讨债,讨到我妈地方,直到把债全部还掉后才恢复太平日子。

  扎根南洞,获得肯定

  2012年,我把义乌的工厂交给妹妹管理,自己回到家乡。我觉得自己的根在舟山,创作灵感也来自舟山,这段情缘是割舍不断的。

  在定海区领导的支持下,我把工作室设在南洞艺谷,成立了舟山红钳蟹海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了群岛美术馆。

  初到南洞,我又从零开始,凭借自己的业内资源,向各大院校推荐南洞艺谷,让其成为学生采风写生基地。

  我骨子里还是想画画,带着4名大学毕业生组建了艺术创作团队,主要创作富有舟山海洋文化特色的漆画、油画作品,同时对新建社区民居外立面进行主题改造,让舟山的农耕、海洋文化成为一幅幅生动的壁画。

  2013年起,我为当地村民举办培训班,使上百位村民学会了渔民画、版画、剪纸等技艺,开发的衍生产品也使村民增收不少。

  2015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到定海新建社区考察,在群岛美术馆呆了半小时,跟我聊了15分钟,他了解到我所做的工作后表示肯定:“一个艺术家扎根农村,很好,你做了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我告诉总书记,想把中国传统的民间艺术在南洞艺谷发扬光大,总书记对我说:“你这个梦挺好的。”

  现在,看一拨拨游客纷至沓来,南洞成为热闹的“美丽乡村”,我更加相信自己的选择:艺术家就是要到农村去。

  【作者】徐莺;张高俊

Copyright © 2016 zhoushan.cn . All Rights Reserved. 舟山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