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祥芽

发布时间:2018年02月08日 15:44  来源:舟山晚报

  人物简介

  朱祥芽,出生于1958年,定海公安分局城东派出所民警,目前是浙江省公安系统内从事接处警工作时间最长、年龄最大的接处警民警。

  他的前半生属于军队,后半生属于警队。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的他,曾在枪林弹雨中经受生死考验。投身警营后,又在鸡毛蒜皮中收获群众信任,用责任书写了对公安工作的一片忠诚。

  ▌民兵之家

  对于出身农家的我来讲,穿上绿军装曾是最大的梦想。

  年少时因为家境困难,读不起书,我14岁便回家务农,在生产队里挣工分。

  当时的盐仓公社要组建民兵队,我踊跃报名参加,很快成为副班长。大哥、二哥、小姐姐都是民兵,所以我家是个名副其实的“民兵之家”,配备的枪支就放在墙边,跟每天下地干活要用到的锄头钉耙一样,那时候民风淳朴,也没人拿。

  民兵虽然也是“兵”,但怎比得上那一身真正的绿军装?

  1976年,征兵工作一开始,我立刻报名,顺利通过体检。当年12月,我光荣参军入伍,戴上大红花,在家乡人民敲锣打鼓欢送下,来到南京军区某部服役。

  除了日常训练外,部队里还有田地,在家干过农活的我主动挑粪桶、浇庄稼,表现积极,经常受到班长表扬。

  ▌写下血书

  1978年12月,对越自卫反击战吹响集结号,我听到这个消息热血沸腾,咬破手指写下血书积极要求上前线。可是,第一批名单公布时没有我。班长说:“你是老兵,马上要退伍,没希望了。”我又找到指导员,表明要求上战场的决心:“我一定要去!”

  最终我得偿所愿,被编入广州军区某部,参加了一个多月的战前训练,那里条件相当艰苦,训练非常严格。1979年2月17日至3月5日,我参与了越南同登、高平、谅山三个地区的自卫反击战斗。

  我在步兵部队里担任机枪手,和战友们一起冲锋陷阵。战斗很残酷,敌人埋下的地雷形形色色,有的跟菠萝一样,跟当地的地貌很像,我们“步步惊心”。子弹“嗖嗖”从耳边穿过,裤管边“呼呼”有风,不时有炮弹落在身边爆炸,我冒着枪林弹雨,扛着机枪匍匐前进。有一次我被炸晕过去,醒过来后继续作战。

  ▌火线入党

  3月2日,我们连队组织攻打谅山一处被越军占领的无名高地,考虑到这场战斗的惨烈性,每个班都挑选了一名战士火线入党,班长对我说:“你在战斗中表现得很英勇,我们班就选你了!”班长晚上7时30分作出的决定,次日凌晨4时30分我就接到通知:“你被批准入党了!”刹那间我热泪盈眶,激动得说不出话,真想把这个好消息跟远在舟山老家的爹娘分享,但我已经和家里失联好几个月了,他们只知道我上了前线,生死未卜。

  经过激烈战斗,我们连队终于将五星红旗插上无名高地的山顶,然而有1名战友牺牲,4名战友受伤,我们连夜将战友背下山,天雨路滑,伸手不见五指,经过整整一夜的艰难运送,才将受伤的战友送进当地老百姓家里安顿好。而我们因为两天粒米未进,饿得头昏眼花,最终靠坚强的意志撑了下来。战斗结束后,我被授予全军三等功。

  告别战场,走进学堂。回到南京后,我考上南京陆军学校,经过两年的学习,毕业后作为武警分配到被誉为“国之光荣”的秦山核电站,护航核电安全。

  ▌走进警营

  1992年,我转业了,很想去公安工作。因为我舍不得那一身绿军装,当时的警服也是绿的,工作职责差不多,都是保一方平安。现在回想起来,依然很感谢领导的出面推荐,他跟公安局的领导打电话:“我们单位的朱祥芽打过仗,他希望来公安。”“一句话,来嘛。”

  就这样,我告别军营,走进警营。别看老百姓统一称我们为“警察”,其实公安系统里有不同警种,哪里需要,我就去哪里。 20多年来,我干过的警种真不少,去过看守所,去过刑警队,当过交警站马路、吹口哨,还做过巡特警,驾驶警车巡查路面。

  1994年,我被分配到市公安局定海分局巡特警大队,主要负责定海城区治安巡逻工作,一发现有吵架打人、偷鸡摸狗或突发事件,我们就立即出警处理。

  ▌时刻待命

  上世纪90年代中期,110报警服务台在全国普及开来,舟山也于1997年1月10日开通了110。设立之初,办公地点在南珍菜场附近,仅有三四部电话。我们巡特警大队成为110的主力队员,民警、辅警加起来共六七十人。

  自从110报警服务台开通后,我们时刻处在待命状态,一接到报警电话就要跑出去,饭不能准点吃,晚上睡不踏实。那时手机还不流行,队里给我们配备了BB机,必须24小时开机,“哔哔”一响,任务来了,必须第一时间到达。

  随着时代发展,现在的110报警服务台也是鸟枪换炮,添置了电脑、监控设备,还开通了网上110报警平台。一台台先进的设备,一块块清晰的电子屏,都在默默守护着这个城市的安全,“有困难,打110”已经成为百姓共识。可以说,110见证着舟山社会发展。

  ▌送别英雄

  从战场上活着回来的我,曾认为和平年代出不了英雄,但夏骑兵改变了我的看法。我们都是巡特警大队的,他比我小10多岁,长得很阳光、很帅气。

  1997年6月1日上午,夏骑兵接到“城北水库有人落水”的警令,马上随同中队长毕家平驾车出警。到了水库边时,他发现落水者是一位妇女,在距离岸边50米左右的水中挣扎,夏骑兵毫不犹豫地跳入水里,把妇女推到岸上,自己却再也没有上来。

  我怀着沉痛的心情,和同事一起把他的遗体打捞上来。

  夏骑兵牺牲时,年仅23岁。他是我身边的英雄。

  ▌鸡毛蒜皮

  因为派出所要加强警力,我又来到城东派出所做接处警工作。接处警是公安基层工作里的排头兵,特别是城东派出所,警情纷繁复杂,平时多摸排走访,关键时刻用得上。

  2015年,有一户居民报案家里失窃近万元,我到达现场后,调取周边多个监控,发现可疑男子的身影。通过摸排走访,在热心居民的帮助下,最终确认了嫌疑人。最后会同抓捕人员,一举将犯罪嫌疑人刘某抓获,此时距离案发时间不足24小时。

  我的工作更多的是处理因“鸡毛蒜皮”引发的纠纷,我经常语重心长劝他们:“阿伯跟你讲……”当事人看到我花白的头发,肩膀上的警衔章,都还比较听话,这对处理纠纷有莫大的帮助。

  ▌坚守岗位

  考虑到我年纪大了,派出所领导曾几次主动想给我换个轻松的岗位,但我没同意。虽然接处警工作会接触形形色色的人,难免挨人冷眼、遭受误解、碰到钉子,但我热爱这份工作。

  令我比较自豪的是,从事接处警工作以来,我没有一次被群众投诉,唯一的一次缺勤,还是因为在出警时扭伤了脚,休息两个月才稍有好转。等伤好以后,我立刻归队。

  我的军功章里,也有她的一半。自从我投身公安事业以来,妻子默默支持我,很配合我工作,她4次被定海区公安局党委评上贤内助,我很感谢她。

  今年3月,我即将退休。作为一名基层接处警民警,我会坚守岗位到底。既然老百姓信任我们,在发生问题的第一时间找到我们,就必须在最短的时间为他们排忧解难。

  【作者】徐莺;支奕;胡潇;朱祥芽

Copyright © 2016 zhoushan.cn . All Rights Reserved. 舟山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