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银松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18日 16:46  来源:舟山晚报

  舟 渔公司劳动服务公司,是改革开放过程中的一个过渡组织,作为时代产物,它致力于解决公司一部分剩余劳动力。曹银松在这里当了8年老总,这也成为他这一生中最值得怀念的日子,“从心路历程来讲,这是我最磨难的八年,但我最后把磨难变成了财富。 ”

  清贫童年

  我出生于1949年10月,家里8口人,全靠做渔民的父亲挣钱养活。好在母亲持家有道,用自己的聪慧、勤俭把这个家打理得井井有条,让我们的童年过得虽然清贫,但很快乐。

  那时的东荡田,四处都是清清的河水,一到夏天,我就跟小伙伴们一起去河里游泳,那种无忧无虑的感觉太美好了。那个年代没有自来水,家里用水都要去外面挑,要是知道晚上放露天电影,无需父母交待,我老早就出去挑水,把家里的盆啊桶啊都灌满。

  10岁那年我们举家搬迁到沈家门,读书的时候我成绩还不错,写的作文被老师当成范文在全年级同学面前朗读。有一回父亲在码头边修补渔网,正巧碰上我们排队经过,父亲发现打头的就是挂着三条杠的我,很高兴,回家就给了我5毛钱。

  这是记忆中,父亲对我的唯一奖赏。一家子的重担都压在他身上,所以父亲很严厉,是给我们“做规矩”的。为了减轻父亲的压力,我初中没毕业就去敲石子,挣钱贴补家用。几年后,我积极报名,来到自己梦想的部队。

  初入舟渔

  1974年,我进入舟渔公司工作。这是一家创建于1962年的国有企业,我在这里一呆就是30多年,它经历改革开放,也经历沉浮兴衰,我们都是亲历者、见证者。

  因为我原来从事机械方面的工作,所以一开始被分配到车间,做机床维修,车铣刨磨。当时舟渔公司的下脚料很多,一来污染环境,二来资源浪费,公司就想搞鱼粉厂,通过高温蒸煮做饲料,这需要从日本进口设备,我被调到机关技术股,搞设备。

  技术股的对门是业务股,捕来的鱼由他们负责销售到全国各地。一年后,我被对门看中,想调我过去,一来我是个后生,人也蛮活络;二是看我在杭州生活过,阅历比较丰富。

  我是极不情愿的。那是1979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刚刚开好,虽说改革开放新时期由此开启,但很多人的理念一时半会儿还没扭转过来,还把做生意跟“投机倒把”联系在一起。要是小伙子说自己是做生意的,对象也找不到,而业务股在我的印象里就是“做生意的”。

  掌管经销

  怎么也没想到,改革开放带来的变化会如此巨大,堪称天翻地覆,公司经销部门从股变成了科,又从科变成处,我也从一个内心抗拒、完全不懂生意的毛头小伙,到渐渐熟悉这个行业,最后成为掌管经销部门的负责人。

  这里要说到我的奶奶,我被提拔做经销处处长的时候,她说:“银松啊,咱们都是一般老百姓,你今天能坐到这个位置是运道好,但是你要记住喽,这个脚进去不稀奇,哪天要把另一脚迈出来,把两只脚都站稳了。我就要你这个,钱多钱少没关系,我们要的是脸。 ”

  老太太没读过书,但说出来的话很富哲理,所以我一直觉得家训很重要,奶奶是个睿智的女人,这句话,我记了一辈子。

  从1979年到1992年,我在经销部门干了整整13年,经历了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转变,在这个转变过程中发生了很多事情,我们整个团队都挺过来了,我挺欣慰的。

  婆婆妈妈

  1992年,我被调到舟渔公司下面的劳动服务公司当老总,这是个独立法人企业,隶属于舟渔公司。这是改革开放过程中一个过渡组织,大企业都有,主要目的是解决一部分剩余劳动力,使每个家庭都有收入。

  比如舟渔公司招了很多渔民,他们来自渔村,知道海况,很会捕鱼,企业为了留住他们得解决后顾之忧,把他们的老婆从海岛调上来,解决她们的就业问题。劳动服务公司有200多位渔嫂,年龄偏大、没有技能、没有学历。而我从“冲锋陷阵”的部门被调到这个“婆婆妈妈”的部门,一开始也想不通。

  因为做经销时在行业内颇有名气,厦门一家公司的老板坐着飞机来舟山找我,给我开出很诱人的工资和股份。那是1992年,说不心动是假的。

  最后选择留在舟山,离不开三个人。一位是老干部,一位是老婆,还有一位是劳动服务公司的财务科长,他跟我说:“大家都知道你脑子厉害,能赚钱,一听说你要来,都很开心。钱赚来是要用的,让我们也尝尝这个滋味。 ”

  三年变样

  前三年,我干得蛮辛苦,因为劳动服务公司没什么家底,一切从头开始。公司情况也蛮复杂,大多是赋闲在家的婆婆、妈妈,都想来上班,因为在家跟上班收入不一样。但岗位少、人员多,需要排队。

  曾经,有脾气暴躁的女人想上班,没安排上,直接来我办公室闹,还把我的脸抓破了,我啥时候遭过这份罪?但我也理解她们,安排一个人就业就能解决一个家庭的问题。

  我想,如果钱能解决这个问题,就有办法。一是扩大经营,在原有基础上,我在舟渔公司范围内增加便利店的布局,一家店三班倒,可以安排4个人,既解决了劳动力,也方便了舟渔职工。二是做产业,我本身是做水产销售的,原来的朋友知道我公司缺钱,都想办法来帮我,有了第一笔启动资金,后面的经营就好开展了。

  三年以后,公司变样了。只要下个命令,女职工能脱下高跟鞋就跑去干。这样的企业怎么会办不好呢?企业被评上全国先进单位,在舟山成为一面旗帜。 1996年,我被评上全国劳动服务先进管理者,享受省部级劳模待遇。

  精神财富

  劳动服务公司是一个年代的产物,是过渡时期才有的,现在早已从企业里剥离出来了。离开劳动服务公司后,我又去过舟渔公司其他部门当老总,业绩都不错,但回想起来,这一生最值得怀念的就是在劳动服务公司当老总的这8年。从心路历程来讲,这是我最磨难的八年,但我最后把磨难变成了财富。

  直到现在,我还听说有老太太去庙里的时候,会帮我祈福。那瞬间,感觉人间真是太值得了。一个人,有能力一定要做好事,做一点点小事,人家马上来还你了。

  我在经销部门的时候,武汉有一家水产公司老总来舟山进带鱼,看的时候是中带鱼,装船的时候变成小的了,如果装回去就要亏本,想自杀。不知道谁给他提的建议,后来我出面帮忙协调,咱们都是吃这碗饭的,不能硬来,后来帮他调回来了,他儿子后来从武汉专程赶来,在我办公室就跪下了。

  做生意有时候不仅仅是挣钱,挣得再多也是有数目的,但交到的朋友、精神上的获得是无价的。

  我这辈子,受两个女人的影响最深,一位是奶奶,一位是妈妈,她们聪慧,勤勉,豁达,有大局观,但时代没有给她们公平的机会,而我幸运地与共和国同龄,亲历时代的飞速发展,为大家做了一点事。

  现在的我已经退休,学摄影,学炒菜,把曾经倾注到工作中的热情投入到生活中来,感觉日子幸福得跟花一样。

  【作者】徐莺;曹银松

Copyright © 2016 zhoushan.cn . All Rights Reserved. 舟山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