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忠德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03日 16:13  来源:舟山晚报

  驱车从定海城区出发,一路向西。车行约1小时,在人迹罕至的马目步枪湾码头换船继续前行。船行约半小时,只见对面光秃秃的礁岸上,站满白白点点的海鸟,如洒撒的米粒。随船“走”的海鸟一路渐增,伴唱。

  省生态环境厅一专家开着玩笑问王忠德:“老王,懂鸟语不?”

  “不懂,但懂它们!”王忠德笑答。

  守护了33年,王忠德不仅懂“鸟事”无数,更在五峙山鸟岛养“鸟”上万只,打造了一个“东海鸟岛”。

  为300多只海鸟蛋“站岗”

  上岛,鸟惊。振翅冲天,如云压顶。

  “小心脚下的鸟蛋,不要摸它。”原本和气的王忠德,突然严肃地大喊。

  王忠德,原定海区马目乡(现为岑港街道马目社区)一名林科员。 1986年5月的一天,王忠德陪市、区两级相关人员在五峙山列岛一带开展海岛资源调查时,意外发现300多羽海鸥。

  “老王,侬要么弄条小船去管管,试试看让海鸥再增加点。”当时,市农林局一位领导建议。

  “好嘛!我试试看。”王忠德一口应下。谁料,一管就是30多年,“真是苦出眼泪来”。

  在那个不富裕的年代,渔民们觉得提篮拎桶上岛捡鸟蛋,是“天经地义”的小事。但管鸟蛋,是王忠德的大事,“怎么管?站岗替鸟蛋放哨,不给捡!这是最笨的办法,但也是最有效的保护措施。”

  每天早上7点,王忠德带上午饭,拿上草帽,拎上水壶,乘租来的小机帆船上岛巡视,直至夕阳西下。发现有人捡鸟蛋,他立即阻止,“吵架是小事,我还被人打过。”

  后来,王忠德又在岛上设宣传牌和警示牌,联系镇广播站循环播放保护鸟类的内容和要求,自己挨家挨户分发宣传资料。

  村人开玩笑地说:“鸟大的事,他能跑好几个来回。”可就为了管“鸟事”,王忠德差点命丧大海,还发了3天高烧。

  王忠德想不干了。

  可病愈后,王忠德又敲响船老大的家门,“应下的承诺,不能反悔啊!”

  在一张边角已发黄破旧的格子信纸上,王忠德用圆珠笔记着:1999年,上岛繁衍的黑尾鸥、中白鹭从两位数分别升至2200余羽、3500余羽。

  2003年,市政府发出通告,未经批准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进入鸟岛保护区的核心区域。

  “也就从10年前开始,捡蛋的人才真没有了。”王忠德说。

  闻声辨鸟,觅“神话之鸟”

  “快看,那只白色燕鸥,就是中华凤头燕鸥,比国宝大熊猫还珍贵。当年发现它时,据说全球不到100只。”王忠德的眉眼间,都是满满的笑意与自得。

  2008年5月,老王照常巡岛。在鸦雀山和无毛山两个岛上,他听到了陌生的鸟叫声。

  细寻下,王忠德发现混杂在成群大凤头燕鸥中,有几只全身白羽、嘴端处为黑的“新鸟”。王忠德立即拍下照片,传给省自然博物馆副馆长、鸟类学专家陈水华教授。

  “这是中华凤头燕鸥!”看到照片后,陈水华激动得不得了,立即带鸟类研究小组上岛观测。

  中华凤头燕鸥是世界上最濒危的鸟种之一。自1863年被命名以来,直到2000年,人类只有6次确切的观察记录。它被专家称为“神话之鸟”。

  因担心过多慕名而来的人吓跑这些珍贵的鸟,两人决定瞒下此事,暂不公布。

  从当年6月初到9月底,陈教授一行人紧张且小心地跟踪记录下中华凤头燕鸥繁殖群的下蛋、孵蛋、育雏、离巢、学飞等繁殖步骤。

  9月底,“神话之鸟”的成鸟们带着全部新生个体离岛,这一重大发现才公之于众。这是人们首次在浙江观察到“神话之鸟”繁殖成功。

  有资料显示,直到去年,共有35只中华凤头燕鸥来到五峙山列岛,抚育了25只雏鸟。

  海洋是生命的摇篮。五峙山列岛周边海域几乎无船舶干扰,而且各种小鱼小虾等浮游生物较多,为鸟类生存、繁衍、栖息创造了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

  5月至9月,这里是繁忙的王国

  站在礁崖上环视,漫山遍野的草丛、裸露的礁岩上,洒满了点点滴滴的灰白色鸟粪。仰视,三四百只燕鸥和黑尾鸥在头顶来回盘旋,发出阵阵叫声,在抗议,也在警惕我们。

  鸟儿,是有灵性的。对人的约束,是为了让鸟儿拥有更多自由与安全感。

  “上岛留意脚下,不要摸鸟蛋,不要抓雏鸟,只逗留20分钟。”这是老王对所有上岛者和自己定下的“铁律”。

  因为男人手上有烟味、汗臭味等,女人手上有脂粉味等,这都是鸟儿不喜欢的气息。一旦鸟蛋沾染“杂味”,便被鸟妈妈舍弃,而且雌鸟离巢太久,直接影响鸟蛋孵化。

  每年的5月至9月,这里是个繁忙的王国。各种海鸟在此停歇、栖息和繁殖。它们衔草运枝,搭窝建巢,产蛋育雏,忙忙碌碌。

  说起“鸟事”,王忠德如数家珍:白鹭窝较精致,多筑在灌木丛中,一窝蛋一般三四只,最多达6只;鸥鸟窝相对简单,多筑在山坡草丛,也有干脆直接筑在裸露的礁岩上;鸥巢一律面朝大海,无遮挡,随时准备赴海中捕食。

  30多年来,海鸟总量达1.4万余只

  鸟岛来之不易。它的自然形成,更是生态平衡的一个重要标志。

  2013年,王忠德突然发现鸟岛冷清了,燕鸥数来数去只有200多只。

  “饵料充足,环境未受到破坏,为什么不来……”王忠德反思。随即,他得到消息:象山韭山列岛搞了个“引鸟工程”。

  引鸟工程,主要是平衡鸟儿在各地的分布,这是好事。王德忠后来得知,因凤头燕鸥全留在象山,过于密集导致近千只鸟蛋没孵化。

  专家建议舟山鸟岛也开启“引鸟工程”,分散韭山列岛密集的燕鸥,有利于燕鸥的繁殖,更利于生态的平衡发展。

  2014年9月,五峙山列岛燕鸥人工招引与种群恢复项目正式启动,岛上安装约300只模型假鸟和3套声响系统,并建了观测小木屋。

  次年5月,岛上开始全天候播放燕鸥的鸣叫声。这一年,仅岛上的燕鸥成鸟、雏鸟就有6500只左右。

  30多年来,越来越多的南来北往迁移候鸟把五峙山“鸟岛”当作落脚繁衍的“家”。

  据记载,五峙山列岛鸟儿的数量已达1.4万余只,记录拍摄到的各种水鸟48种,分属7目10科。除“神话之鸟”中华凤头燕鸥外,还有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白天鹅、世界濒危物种之一黑脸琵鹭、世界受胁物种黄嘴白鹭等。它们以海洋上层小鱼为食,与海洋生态系统健康与否密切相关。

  上岛约15分钟后,王忠德开始催促大家离岛,所有人意犹未尽。

  一周后,在王忠德办公室的图文资料和监测视频中,记者看到了壮观的场面:岛上,各式各样的鸟巢密密麻麻,鸟蛋满地皆是,令人眼花缭乱;空中,群鸟翩然飞翔,遮天蔽日,熙熙攘攘,热闹非凡……

  海岛名片

  五峙山鸟岛位距舟山本岛7公里外的灰鳖洋上,由大五峙山、小五峙山、龙洞山、鸦鹊山、馒头山、无毛山等7座无人小岛组成,隶属定海区岑港街道。 1988年,五峙山列岛被列为定海区级自然保护区;2001年,又被列为鸟类省级自然保护区,总面积500公顷,成为全国三大鸟类保护区之一,也是我省唯一的海洋鸟类自然保护区。

  本版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作者】陈斌娜;黄最惠

Copyright © 2016 zhoushan.cn . All Rights Reserved. 舟山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