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晟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27日 16:49  来源:舟山日报

  5月25日到6月2日,由中国画创作研究院、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市文化和广电旅游体育局、普陀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共同主办的“山海之间——陈晟艺术作品展”在杭州浙江赛丽美术馆举行。

  展览作品分山音、海色、书法三部分,共展出陈晟近年创作的中国画、书法作品60余件。

  这是陈晟第一次在杭州推出大规模个人作品展。

  陈晟作品,满纸尽是舟山风物、舟山风情、舟山风景。

  开展首日,300多位来自全国各地的艺术家、收藏家前来观摩。

  有人说,在陈晟以“海”为主题的作品中,能听到渔歌晚唱,感受到海的呼唤,闻到带有鱼腥的咸味。

  也有人说,在陈晟的画作中,看到的是乡情。

  这种“咸味”,这种“乡情”,源于陈晟的生活感悟与家乡情怀。

  陈晟说,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舟山人,他深受舟山山海文化滋养。艺术作品,展现着他对周围生活的态度、理解与思考。

  人物名片

  陈晟,1975年9月生,汉族,舟山定海人。毕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获美术学硕士学位。

  现为文化部青联书法篆刻艺术委员会委员,普陀山书院秘书长,中国艺术节基金会普陀山文化发展基金理事会秘书长,舟山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舟山市书法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书画印先后师从李胜洪、祝遂之、王飚、卓鹤君、曾翔诸先生。

  作品曾十余次在国内各级展览中获奖,并参加澳大利亚、新西兰、瑞士等地展览。

  对话

  走出舟山办个展

  对话舟山:陈老师,前段时间,你的个人作品在浙江赛丽美术馆展出。据我了解,舟山很少有艺术家在杭州举办如此大规模的个展。你为何会考虑办这样一次个展?

  陈晟:做个展是一件很难的事,是对一个艺术家综合能力的全面检验。

  个展主要涉及两部分,一是展厅里面的艺术作品,这些作品要完整地呈现自己的艺术天分、心性、素养、艺术关注的维度、思维的独特性和达到的艺术程度。

  二是展厅外面的东西,是参加画展开幕式的人群。这些参展的人,体现了艺术家的师承关系、交往游历、社会背景以及关注你艺术创作进程的群体。

  如果这两方面都成熟了,就是一个艺术家推出重要个展的起点和动因。

  对话舟山:此次展览,是你多年来艺术创作的整体推出。你从众多作品中筛选出60余件作品,参展作品是否有一定的标准?

  陈晟:展览期间,由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大型画册《山海之间——陈晟艺术作品集》首发,这部作品集收录了我多年来创作的艺术作品150余件,展览的作品是从这些作品中筛选出来的。

  入展的60余件作品,主要考虑展厅的展示效果。

  展出作品还是以“山音”(传统山水)、“海色”(现实生活)和“书法”三个部分区分。

  对话舟山:你在这次个展中有什么感受?

  陈晟:这次办展,我感受到来自各方浓浓的善意与支持,这种善意与支持让整个展览办得非常顺利和流畅。

  当天,来自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美院、浙江画院、浙江大学、西泠印社集团、浙江省美术家协会、浙江省书法家协会、浙江美术馆等高校和各个机构的专家和教授出席了开幕式。

  舟山的老市长夏阿国、郭剑彪先生,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何赛飞老师都出席开幕式,为展览增添了丰厚的舟山元素。

  国内数十家媒体对此次展览进行了报道,展览的效应和效果超出预料。

  对话舟山:一些专家和教授对你的作品进行了点评,你艺术创作上肯定也收获颇丰。

  陈晟:专家们的肯定坚定了我的创作方向。简单地说,在创作上,书画印并举,走既重视传统,又重视表现生活的创作道路。

  画海围绕人的生活印迹展开

  对话舟山:将舟山的大海通过艺术作品表现出来,很有感染力。你眼中的大海是什么样的?

  陈晟:我从小怕水,不会游泳。小时候,同学们游泳,我替他们看衣服。长大后,与师友去海外做画展,他们在南太平洋游泳,我仍然在岸边看衣服。

  大海潮起潮落,海上风起云涌,海下有完整的生态系统,并不欢迎人的介入。可以说,大海本身并没有文化。

  我们说大海宁静、狂暴、神秘、辽阔,事实上都是人的宁静、人的狂暴、人的神秘、人的辽阔。

  我认为海洋文化,事实上是生活在海上的人的文化,人活动的痕迹。

  对话舟山:所以,你的作品中,“海色”部分主要是画人的痕迹,展现人的生活。

  陈晟:是的。我画大海,主要围绕岛上人的生活印迹而展开。

  海,从来不是中国古人眼中的山水。

  在以前相对落后的作业方式下,海上的生活艰难而又凶险。渔船起航,万丈豪情背后一切皆是未知,风暴、巨浪、暗礁,一切皆是风险。海上生活的基础不是建立在农耕资源之上,而中国文化的传统精神一直是建立在农耕文明的基础上。由此,民国之前的美术史从未以审美之眼来看海。

  然而,时代不一样了。在21世纪,海洋资源与文化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舟山也在推进海上花园城市建设,人与海的关系发生了显著的变化。

  于我个人而言,我比较关心这种改变中人文情怀的部分。

  作品展现美丽海岛建设成果

  对话舟山:你的以“海”为主题的作品主要表现内容有哪些?

  陈晟:纵横五十公里的跨海大桥、新建的渔码头上古旧的弃船、新农村建设中渔村墙面上的渔民画、海塘边上崭新的现代路标……

  这些都是我绘画的内容。

  这些可以展示海洋文化建设和新农村建设的成就,渔民在新时代背景下的作业方式,岛上种种人文痕迹。

  对话舟山:画展中《一夜东风》这幅作品受到很多人关注,浙江赛丽美术馆创办人夏赛丽看到这幅画很感叹,她说,很少有人会去画风力发电,家乡的美在你的笔下一览无遗。你想通过这幅作品传达什么?

  陈晟:《一夜东风》,表现的是岱山衢山岛风力发电远望的情景。

  首先,我想表现的是,海岛上巨大的风电机柱在岛上依次排列给人的强烈的视觉美。

  从题材上也展示了改革开放以来海岛建设上的变革。在内容上也呈现出新能源给岛上人们的生活带来的积极改变。

  对话舟山:宣扬海岛建设成果的摄影作品很多,绘画这种艺术表现形式与摄影相比有什么区别?

  陈晟:去年我们举办过百年普陀山图片展。通过1928年、1978年、2018年三个阶段100张图片,展现普陀山的变化。这些摄影作品让人一目了然,很清楚、很直观地看到普陀山的日益鼎盛。

  艺术创作并没有这种直接的效应。

  比如《一夜东风》这幅作品。这张画首先给你带来一种视觉震撼,一种美感,让你喜欢,让你感动,进而感受到海岛几十年来日新月异的变化。这种感受不是一下子获得的,而是思考后的感悟,有一个思考的过程。

  对话舟山:这就是绘画与摄影的不同之处?

  陈晟:对的,这也是艺术作品的感染力所在。

  绘画的文化输出,是让人通过思考来主动接受,通过艺术家眼中人与事物的关系,影响观众眼中人与事物的关系,进而传达一种文化。

  中国画的表现方式,是含蓄的、美的,更注重人文情怀,注重人与事物的某种个体理解。

  从我个人而言,我是先注重生活中的形式美,再注重题材上的叙述性。

  地域影响个人创作

  对话舟山:我在你的个人作品展中看到,六号展厅全是舟山元素的作品。

  陈晟:此次展出分“山音”、“海色”和“书法”三个部分。其中六号展厅以“海色”作品为主,五号厅以“山音”和“书法”为主。

  具体来说,“海色”部分以表现舟山的风情风物为主,展现了浓郁的海上生活。“山音”和“书法”部分主要展现我在艺术传承上的积累与思考,同时,这部分作品侧重对“禅意主题”的表现,也体现了普陀山文化。

  对话舟山:舟山的山海对你的艺术创作有什么影响?

  陈晟:我生活在舟山,山海之间循环往复的生活自然会形成个人独特的、真切的生活感受。当感受生成之时,我们就有了表达的欲望。

  同时,这种表达也受生活场景的影响,在表达中我们同时表现了个人观看事物的角度、方式与情怀。

  我出生于上世纪70年代,深刻感受到了四十年改革开放的成果。城市、渔村越来越美,巨变促使人不断地思考眼前和背后的人、事、物之间的关系。

  我的表现生活的作品,本质上体现了我个人对生活的一种态度、理解与思考。

  对话舟山:我感觉“海色”的地域特点更明显。

  陈晟:相比于书法与篆刻,绘画表现的地域特点更显著。

  地域特点其实对人的心性也有很大影响,这种影响是潜移默化的。

  很多人看地域特点的影响,往往从题材方向去解读。比如,我笔下的大海,有着显而易见的地域特点。

  其实,其他艺术表现形式也有地域的影响。

  对话舟山:你的意思是,书法等艺术表现形式也受地域影响?

  陈晟:我认为舟山人画海,或者舟山人表现其他艺术形式都很开放,对艺术表现的手段不保守,这种心态来源于地域的影响。

  艺术家艺术表现的风格,艺术表现的倾向性,跟所生长的环境都有关系。

  生活在海边的人,容易以开放的心态接受吸纳新的东西。

  艺术离不开生活

  对话舟山:著名美术评论家谢海认为你是国内殊为难得的书、画、印皆擅长的全才,你在书、画、印创作之外,还热心于瓷绘、散文、艺术评论,你是如何兼顾这些爱好的?

  陈晟:书画印具体的表现形态不一,但艺术创作的规律是一样的。

  不仅书画印一致,甚至作文、音乐、舞蹈等等原理基本接近。

  所谓曲不离口,拳不离手,我工作之外,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于艺术创作。我是一个比较专注的人,从早到晚思考的内容都很接近。

  我的业余时间主要用于绘画与读书,其次书印。

  对瓷绘,我一直以来非常感兴趣,瓷上绘画有异趣,尤其可以表现禅意,与在宣纸上绘画大不相同,对我很有吸引力。

  艺术评论是艺术创作和交游过程所需,艺术评论是从理论上梳理和检验自己的学术理论基础和应用,与艺术创作是姐妹关系,对艺术创作起到引领的作用。

  散文则是解读事物的文学方法,从画家之眼,以文字来表现,在认知和思维上都区别于其他作家,这或许就是别人认可我文章的原由。

  对话舟山:除了艺术创作,你自己平日也有大量的工作,工作给你的艺术创作带来了什么影响?

  陈晟:我从2014年被借调到普陀山——朱家尖管委会,负责筹建并主持普陀山书院的日常工作。书院聘请国内外在书、画、印、瓷、壶诸艺术领域以及禅学、儒学研究领域有着重要成就和影响的艺术家、学者和教授,组建书院艺术委员会(艺术创作)和学术委员会(理论研究)。

  在书院的工作中,我接触到各行各业的专家和学者,不断修正与加深对人、事、物的理解与解读。

  同时,因为经常出差,与各种人士交往,他们的传奇经历,对社会的独特认知,都对我带来很大的影响。这种影响未必直接作用于艺术创作,但间接地、慢慢地改变着我对事物的认知,从而影响艺术创作。

  【作者】马可云

Copyright © 2016 zhoushan.cn . All Rights Reserved. 舟山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