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方东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12日 17:18  来源:舟山日报

  人生的旅程就像一场攀登,唯有永不止步勇攀高峰者,方可“一览众山小”。

  28岁的舟山人庄方东是一位值得钦佩的“攀登者”,年轻的他已经登上了北京大学和珠穆朗玛这两座“巅峰”。

  2010年高考,舟中学子庄方东以全市第2名、全省第41名的成绩被北大录取;2018年5月15日10时23分,他与北大登山队的队友们一起成功登顶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向北大建校120周年献礼;今年7月3日,他作为毕业生代表站在了北大研究生毕业典礼的演讲台上。

  我们邀请了庄方东做客本期《对话舟山》,跟广大读者分享他的攀登经历。

  人物名片

  庄方东,1991年出生,普陀区沈家门墩头人。系舟山中学2010届毕业生;北京大学化学与分子工程学院2010级本科生、2014级博士生 (硕博连读),2018年北大“学生年度风云人物”,现已获得北大博雅博士后项目资助。他热爱登山运动,至今已攀登7座5千米以上的高海拔雪山,包括世界第六高峰卓奥峰和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系国家运动健将。

  登上北大毕业典礼演讲台

  对话舟山:庄方东,祝贺你顺利博士毕业的同时,也登上了北大毕业典礼的演讲台。这是你第一次公开演讲吗?

  庄方东:谢谢。这不是我第一次公开演讲。去年我们从珠峰回来后,学校为登山队举办过一场报告会,我也上台做了分享。

  对话舟山:在你之前有没有舟山人作为北大毕业生代表站上过这个演讲台?

  庄方东:据我了解没有。不过,我知道有不少从舟山走出来的成功人士登上过更高的舞台,比如蓝色光标的创始人赵文权、果壳网的创始人嵇晓华(网名姬十三)等等。

  对话舟山:向大家描述一下毕业典礼的情景吧。

  庄方东:在北大邱德拔体育馆举行的典礼很庄重,也很盛大。北大党委书记邱水平发表致辞,校长郝平作了毕业授课。他们讲的两句话言犹在耳——“希望你们一步一个脚印,把所有的‘荒芜’变为‘茂盛’,把所有的理想变为现实!”“今天的北大青年依然需要承担奋力向上托举的重任,做永远向上的青年。”

  对话舟山:从你的微信朋友圈看到,你当时意识到自己演讲时可能读错了几个字的发音,是不是因为有点紧张?

  庄方东:最后演讲的文稿是第12个版本。在演讲的前一天,我还特别注意练习读“攀登、珠峰”这几个字,因为后鼻音的“eng”我一直容易读错。后来看了自己的演讲视频,庆幸绝大多数还是读得准确的。

  从北大起步攀登科研高峰

  对话舟山:你在毕业演讲中总结了北大生涯与心得,这里再简单回顾一下吧。

  庄方东:如果要用一个词来概括我的北大9年,那就是“攀登”——登有形之山,亦登无形之山。

  我是2010年从舟山中学来到北京大学的,本科4年后在化学院硕博连读。我觉得无论是登山还是科研,都必须全身心投入。读完大二时我想搞科研,于是就进了实验室,直到2015年才有第一篇以第一作者身份的文章问世。搞科研需要有坐“冷板凳”的心态,得花很长时间才可能出结果。我在读博期间已经以第一作者身份发表了3篇SCI收录的文章,另外有11篇参与合作。

  对话舟山:有人说你是一个追求极致的人,这可能与你的专业有关吧。

  庄方东:可以这么说。我学的专业是有机化学,科研方向是偏材料的有机半导体材料,需要倾注大量时间和精力做实验。有时在实验室一整天我都站着,往返实验室都跑着;一个化学反应得好几个小时,为节省时间就再开一个反应,实验台上的5个搅拌器从来没停过。

  对话舟山:你未来的初步打算是什么?

  庄方东:我申请了北大博雅博士后,现在已经报到了。接下来我会继续做有机半导体材料相关的一些研究。我和我们实验室的另一位博士后,一起开了一家公司,主要也是做这方面的技术和产品。希望能研发具有中国标识的有机半导体材料,在这个领域为祖国做一点微薄的贡献。

  加入山鹰社登顶世界之巅

  对话舟山:你在去年登上了“世界之巅”珠穆朗玛峰。想问问在北大读书的你,是怎么爱上登山的?

  庄方东:登山算是我的课余爱好,确实给我带来了非常多的乐趣和磨炼。我在2010年加入北大山鹰社,然后成为北大登山队的队员。山鹰社和登山队主要由学生、老师和校友组成,从他们身上我受益匪浅。

  对话舟山:你第一次攀登高海拔山峰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庄方东:我第一次登雪山是2011年攀登甘肃素珠链峰。因为是第一次,比较兴奋。刚开始的时候到处跑,就被老队员教训了。因为在高海拔地点,运动太剧烈容易引起高原反应。刚到的那天晚上高反的确也挺严重,有点头疼恶心。不过我觉得自己可以承受,所以没有退缩,一直坚持下来了。

  对话舟山:说说你印象最深的一次登山经历。

  庄方东:2017年春季我们去爬海拔7028米珠峰北坳,这是从那个方向登顶珠峰的必经之路,也是我攀登的第一座海拔7千米以上的雪山。当时我们的准备不够充分,在海拔5800米~6500米途中,突然遇到暴风雪,很多队友衣服没带够,差点出现了失温。

  我当时走得很艰难。海拔6500米左右有一个极度缺氧的营地,光是站在那里就很痛苦。记得我们在休整一天后向海拔7028米挺进时,需要攀登一个300米左右高的冰壁,非常陡,最后我们7名学生队员只有4人登上了海拔7028米。

  对话舟山:登山这项运动带给你的最大感受是什么?

  庄方东:每次登山都是征服自己的一个过程。而且每次登上山顶后,那里极度恶劣的生存环境和物质条件,会让我更加懂得珍惜眼前的生活。我清楚地记得,登顶珠峰下来后到拉萨休整,第一次洗澡感觉特别好,因为之前在山上已经两三周没洗了。

  挑战体能训练的极限峰值

  对话舟山:最近北大微信公众号发布你的毕业演讲全文后,有网友对你说的“98800只是我半天的步数”表示不敢相信,甚至开玩笑说你是不是把手机“绑在了小狗腿上”。

  庄方东:我也发现了。有个微博发布了我的毕业演讲视频,然后也有很多网友提出一些质疑。其实我并不是说每天都有9万多步,而是在登山队极限训练会有这么多步数。

  对话舟山:听说你们曾在“北大最高楼”王克桢楼训练,20公斤负重,4小时爬42趟。

  庄方东:是的,但这还不是极限。我们的极限训练,一般是晚上吃完饭稍微休息,当晚8时坐大巴出发,半夜11时到达山脚下开始一天的训练。从半夜开始,我们一直走到第2天的晚上,时长大概会有20个小时。我说的“半天步数98800”,指的就是从半夜走到第二天中午12点,确实可以达到10万步,并且我们负重登山的步子也比平常走路要小一些。

  珠峰训练期间,我们累计攀升的高度接近10万米,超过10个珠峰的高度。

  对话舟山:你如何处理登山训练与学习的关系?

  庄方东:必须把时间合理安排好,训练的时候刻苦训练,学习的时候认真学习。

  “攀登”是永不松懈的姿态

  对话舟山:去年你当选为北大 “学生年度风云人物”,北大校方还为此特意给舟山中学发来喜报。喜报上说,庄方东是北大学子严谨求实、追求卓越的典型代表。

  庄方东:首先,每个人都要有一个稍微高一点的目标,要有一个高的追求,这个很重要。然后,做事的时候要严肃谨慎,讲求实际。就是要达到“仰望星空、脚踏实地”的境界。

  对话舟山:经过北大的熏陶,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庄方东:北大给予我“北大精神”——追求卓越、勇攀高峰、积极向上。

  对话舟山:你的导师裴坚也是舟山人吧。

  庄方东:是的,导师对我们很好。有不少舟山人在北大,我高中毕业那年一起进北大的就有10个左右。

  对话舟山:很多人在毕业时会深有感触,你也谈谈吧。

  庄方东:我要感谢北大给了我理性的学术思维、感性的追梦精神和实现梦想的舞台。北大不是像流水线一样制造“产品”,而是在塑造我们想要的人生。

  我在演讲时曾这样说过:“攀登”是永不松懈的姿态、是集体持之以恒的信念,也是国家砥砺奋进的壮志。

  朝着梦想的高度努力攀登

  对话舟山:前段时间你刚来过舟山,聊聊你关于家乡的美好记忆吧。

  庄方东:回想起在舟山中学就读时,班里的学习氛围特别好。老师们认真负责,同学们经常聚在一起讨论问题,高中时养成的良好学习习惯,对我读大学帮助非常大。

  我上小学时就参加了奥数竞赛学习,初中学习科学竞赛,高中学习化学竞赛。我感到,数理化方面的竞赛学习对于学生思维的培养很有帮助。

  我要感谢那些老师,特别是我高中化学竞赛老师翁老师,他带着我们竞赛班一起刷题、一起钻研,那两年我进步非常快。

  对话舟山:你想对今年的舟山高考毕业生说些什么吗?

  庄方东:高考成绩现在已经出来了,我想说,不管你选了什么学校什么专业,都要坚定地朝着自己梦想的高度努力攀登、不懈奋斗。同学们,加油!

  对话舟山:舟山群岛新区、浙江自贸试验区要加快高质量发展,高素质人才队伍是一大关键。请你谈谈对此的看法。

  庄方东:确实是这样。我认为我们舟山有一些独特优势,比如深水良港、空气优良、气候宜人,近几年发展速度明显加快,也准备开始建高铁了。我相信,将来一定会有更多的人才回到家乡作贡献,舟山一定会建设发展得越来越好。

  【作者】刘浩

Copyright © 2016 zhoushan.cn . All Rights Reserved. 舟山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