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切,只因他们有着共同的名字——教师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08日 17:08  来源:舟山晚报

  三尺讲台育桃李,一支粉笔写春秋。

  从古至今,教师这份职业并不神秘,因为几乎每个人都接触过教师,而且不止一位。

  从我们认识“天地人”,学会“1+1”,会说“ABC”,到走进心仪的大学,找到合适的工作……一路上,每一步都离不开老师的谆谆教诲。当学生们“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时,老师们绽放出最美的笑容。

  在我们的身边,有提出“蓝金领”概念,鼓励职校生走出一片天的全国教书育人楷模张赛芬;有扎根偏远海岛教育42年的浙江省优秀教师暨农村教师突出贡献奖获得者“老金爷爷”;有全家扎根海岛,坚决让儿子在海岛完成初中学业的浙江省优秀教师暨农村教师突出贡献奖获得者贺苗;有心里只装着学生,并无比热爱教育事业的全国劳动模范“范妈”;有做完心脏手术10天后就回归课堂的浙江好人榜推荐人选王兴安……

  他们是全市教师的一个缩影,他们用无悔的青春,坚守着平凡,用时间驻足了伟大,成就了海岛教育的发展。

  班主任是世界上权力最小的主任她们却当得有滋有味

  1997年,张赛芬调入舟山职业技术学校,担任英语教师兼班主任。这些职校生一直被人们称为“后进生”,张赛芬却说,人生的路很长,只要肯努力,每个人都能走出一片天。

  然而,想要扭转学生自身的定位却并非易事。她每天在学校的时间永远在12个小时以上,下寝室每天至少两次,早晚自习和自修课一节不落。新生还未进校门,张老师的关怀已早早送到;老生去实习,张老师的脚步亦跟到那里。

  在学生眼中,张老师不仅是一名班主任、英语教师,还是数学教师、专业教师。她是一位全能型老师,她将对学生的管理一直延伸到车间。

  你见过英语老师考取钳工中级证书吗?你见过女老师成为有经验的钳工、焊工、汽车修理工,还能通过听故障声音来判断汽车发生故障的位置吗?你见过英语老师指导学生准确进行量、挫、磨、钻孔等各道工作程序吗?

  张赛芬就是这样的老师。

  当很多人都在质疑职校生的未来时,张赛芬还在全省率先提出了“蓝金领”育人理念,她要让每一位“后进生”成长。事实也的确如此,她所带班级的学生,无一例外在同一届中是入学分数最低、人数最多的,最终又毫无悬念地会成为全校最出色的班级,不少学生都从曾经的问题少年成为了有为青年、企业的技术骨干。

  嵊泗县初级中学的范群老师,教两个班的语文,当班主任,还有两个工作室,要指导省内外很多班主任。可当别人问她累不累时,她永远说,不累,做自己喜欢的工作怎么会累呢?“我真不是高尚,我就是喜欢做教师。 ”范群常常能从日常生活的点滴中找到做教师的满足。多年后,参加学生的同学会;在街上,交警学生帮她放自行车;在医院,当护士的学生嘘寒问暖……这时候,范群就体验到一种独属于教师的“高峰体验”。

  班上每届都有一二十名来自小岛的住宿生,由于交通不便,有的学生整个学期都不回家,范群就理所当然地就成了他们共同的“妈妈”。晚上学生生病发烧,她带着去医院;学生父亲捕鱼出事,她送吃送喝,过年前还送新衣服;暑假,她带儿子去上海玩,还带上自己的叛逆学生,由此收服了这名扬言要和老师同归于尽的学生。

  范群深知,教书育人是一门艺术。她深知,青春期孩子的教育不能靠说教,她别出心裁地创立“同桌节”活动,组建“雁行小队”,评选“魅力男女”……特别是《雁行小队的德育运行模式》经过层层遴选,跻身省农远工程十大素质教育案例之列,拍摄的电视专题片获得全国金奖。

  如果说班主任工作真有套路的话,那就是“真诚”和“奉献”。

  海岛的孩子也需要教师他们把青春洒在海岛

  1975年,金伟智被鱼山公社录用为小学代课教师,一直到1984年,他才转为正式教师。

  在鱼山岛上,金伟智教了29年,他去过岛上所有的小学,包括最偏僻的一所村小。每天近三小时的翻山越岭,来回奔波。鱼山岛山路崎岖,一到雨天更加泥泞湿滑,危险重重,班中两个孩子离校有两三公里,父母忙于劳作,于是金伟智又给自己增加了一个任务——每逢恶劣天气,早晚接送那两个孩子上学。

  村小基本上是复式班,金老师最多担任过三个年级的复式包班教学,各门学科都教过,成了名副其实的全科教师。

  无数次,金伟智也想过离开小岛,可他总想着海岛孩子也需要教师。 2003年9月,鱼山学校的拆并,他来到了岱山本岛最偏远的农村学校——怀慈小学,从教数学到教体育再到教美术,一次次的角色变化,他都毫无怨言。

  事业需要奉献,还需要不断创新。2006年秋,金伟智在执教“中国古代陶片上的刻符”一课后受到启发,他开始尝试让学生用刻刀、榔头等工具,在瓦片上“精雕细刻”,创造出了一个个鲜活的艺术形象。随后,“瓦艺”成为学校特色教育的主打项目。如今,他已经编写完成了瓦艺教学的教材,学生从三年级开始,依次学习绘画、雕刻、浅雕和浮雕。

  如今,人们都说“老金爷爷是一把万能钥匙”。 43年来,哪里需要,他就在哪里。

  1996年贺苗毕业于舟山师范学校。当年8月,她回到佛渡中心小学做了一名语文教师。 2001年,她调入六横中心小学,担任实验班班主任。怀孕期间,为了不让领导为难,也为了证明自己,她没有请过一天假,挺着8个月的大肚子自己擦教室的天花板,她放弃了3个月的产假,孩子一满月就回校上班。

  农村学校,进城教师多,每年都会有新教师,作为学校教导主任的她,既要上好自己的课,又要培养新教师。六横中心小学流传着这样几句话:“一天七节课,对贺苗来说,每一节都有课”“贺苗不是在上课,就是在听课”。

  2014年6月,贺苗的儿子小学毕业了。家里所有的亲戚都劝贺苗:“让孩子去普陀二中读吧,毕竟那是重点中学。 ”这话是贺苗最不爱听的,因为她从事教育工作这么多年来,始终认为农村孩子的勤奋,农村老师的努力,农村学校的发展,都让农村与城镇的教育水平差距不断拉近。最终,儿子在六横峧头中学完成了初中学业,并顺利考上了普陀中学。“如果我们都把孩子送去城区,那海岛的生源会更少,教师会更不稳定。 ”贺苗告诉记者,今年儿子考上普陀中学后,很多人又劝说让她去城区。

  然而,她再次放弃了。

  她常常说,“如果农村教师都往上调了,那还有谁能长期坚守在这呢! ”

  当教师哪敢生病?他们想人在前,想己在后

  在长期高负荷的工作下,贺苗老师忽略了对自己身体的管理,她患上了各种疾病。因过度疲劳,他多次出现眼球细胞供氧不足而短暂的失明现象,最长一次达半个多小时。她的肝血管瘤以每年1厘米的速度猛长,现已达7厘米,甲状腺肿大、声带小结加囊肿经常让她发不出声。“为什么不去治疗呢? ”记者问。“治疗后,还需要静养很长时间,孩子们怎么办? ”

  前天下午,田家炳中学数学老师王兴安家里,笑声阵阵。王兴安三名即将上大学的学生,来家中看望他们心目中的“老王”。

  今年7月,王兴安体检发现肺部有肿瘤,于是就切掉了一叶肺。从2011年9月到2017年6月六个学年里,王兴安担任两个班数学老师、班主任,圆满完成两届高中循环。也是在这六个学年中,他心脏病、腰椎病、股骨头病连续发作,多次手术治疗后,都提前返回工作岗位,并取得可喜的教育教学成绩,这个“咱班老王”铮铮铁骨,是田家炳中学真正的硬汉。

  2013年9月,正逢高三新学期伊始,老王突发严重的心脏房颤,到上海胸科医院接受手术治疗。主治医生叮嘱他卧床休养一个月。但他从探望他的学生、家长口中,隐约能感受到班级的稳定有波动,学生对代课老师有些许不适应。

  术后的10天里,王兴安老师在床上辗转反侧,趁着爱人外出,悄悄翻身下床,拖着病体来到了学校。

  2016年10月,老王去北京接受腰椎手术,手术之后需要修养50天,才能有利病情的控制和康复,但他仅休养了十余天,又一次瞒着家人拄着手杖重返岗位,回到了他最喜欢的学生当中。

  【作者】逯平平;屠永岚

Copyright © 2016 zhoushan.cn . All Rights Reserved. 舟山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