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不愿意给青春加个滤镜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10日 16:20  来源:舟山晚报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是风云激荡、波谲云诡的年代,也是纯真烂漫、赞歌无数的时代。影片《芳华》根据严歌苓同名小说改编,讲述的是发生在某军队文工团的故事:一群正值芳华的少男少女,历经爱情萌芽、团体生活、时代变革、战争洗礼等一系列人生波折之后,走向各自不同的人生归宿。

  女性视角的原著作品,男性视角的执导影片,彼此有碰撞、有共鸣,不管作品的初衷是什么,我在长达两小时的影片时长中,感受到的是《山河故人》中的时代变迁经济变革、《阳光灿烂的日子》中的青春美好、《致青春》中的伤痛迷惘等各种况味交织杂糅的时代变奏。由此,在大时代的背景下,《芳华》中每个人命运的轮转大相径庭。

  冯小刚导演的巧妙之处在于,将文工团的花样年华、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边境烽火以及改革开放带来的时代激荡糅合进一个大染缸内,让所有独立伶仃的部分拼补成一块多色纷呈的调色盘。大抵是冯导想表达的内容太多,而篇幅受限,以及出于对电影通过审查的考量,影片包含的精神内核可以说得上丰厚多样了,但在场景切割和剧情设置上总让人感觉转换有些微不自然。而在观影的过程中,总让我感受到一股被压抑的克制的欲望,像奔涌而出的油田被戛然而止关上了阀门。

  但正因内核多样,每个年龄段的人或许都能从影片的只言片语中得到一丝感同身受的共鸣。

  60、70后看完,可以聊点文革经历、时代巨变,追忆一下参军入伍的军旅岁月和往昔峥嵘;而80、90后也能在其中窥得所谓青春芳华岁月里一些隐秘的新事和“大”集体、“小”个人生存空间中的博弈与较量。空前狂热的伟人崇拜、文革中被打倒的颠沛流离的“右派”、团体中的倾轧与孤立、不同阶层间的遥遥相望、对越自卫反击战老兵们的凋零、芳华少艾青春美好……每个人都能轻易找到引起情感共鸣的点。

  身为90后,当与一群父辈的长者坐在同一个影厅时,也丝毫不会觉得“难以入戏”。看似融洽和谐的文工团来了个农村新兵,带着土里土气的笨拙和“一身的怪味”,因而被孤立和嫌弃;看似众星捧月的“女神”林丁丁也要为了维持清明而诬告“老好人”刘峰耍流氓;高干子弟郝淑雯能理直气壮地说出“江山都是我们打下的”这样的狂妄之语;“老好人”“万金油”刘峰被检举揭发下放到前线作战部队。

  似曾相识吧?集体中的排挤、阶层之间模糊却壁垒分明的对立、走到哪里都是目光焦点的“一枝花”……谁的青春里没有这样或那样一些笑谈与佐料、霸凌与隐忍。《芳华》里的文工团被加上了青春美好的滤镜,柔和而自带光晕。但不要忘了,文工团未必不是权力精英们的聚集地,也未必留给弱者足够的生存空间。女兵之间的勾心斗角争奇斗艳、城市兵和农村兵之间的阶级对立、团体荣誉与个人融入之间的拉锯和取舍……一张幕布之下,不和谐的杂色,谁又说得清楚?

  芳华少艾,衰败看遍。

  青春不过一张遮羞布罢了。那些难堪岁月里不忍回首的过往当真能随时间逝去,熬成一锅“岁月静好”的糖霜吗?

  渴望被认同、努力寻求“合众友好”存在感的何小萍,也会在看透集体冷漠、心伤失望之后毅然离开花团锦簇的文工团,成为野战医院枪林弹雨中穿行的白衣天使。她成为“英雄”了,可经历过战争创伤、荣耀负累之下的她却成了一个“疯子”。文工团最后一场演出时,何小萍在黑夜中的独舞让人绝望而又心碎。她从来不是这个团体中的一员,只是一个莫名的“闯入者”,不受欢迎、不被认可,哪怕她终于成了“英雄”,她依旧是孤独寂寞的一个人,所幸有刘峰,同样被放弃的两个人成为彼此生命里唯一的光亮。

  影片最终,冯小刚导演还是对每一个年轻的人儿保留了内心的温情,他让每一个不那么完美、甚至是曾犯过小恶的人都成为了被时光宽容的对象。

  不盲目美化,也不过分苛责。

  不论是出于道义还是战友情谊,一辈子按照门当户对原则行走的郝淑雯为断了臂的刘峰仗义执言,帮交罚款;娇俏任性的林丁丁也没逃过岁月这把“杀猪刀”,女神跌下神坛沦为了日益肥胖的中年少妇;疯疯癫癫的何小萍在清醒与混沌中找到了释然与平衡。

  曾经受过的苦难和艰涩,都在时光的柔化下变成了回首时模糊的云彩。毕竟,谁不愿意给自己的青春加个滤镜呢?

  哪怕憎恨过这世道和人心,也始终不曾失却内心深处的柔软和坚强。

  山河永慕,芳华轮转。一代人的青春逝去,又一代人的青春正启程。

  【作者】卡卡

Copyright © 2016 zhoushan.cn . All Rights Reserved. 舟山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