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夜的缝纫机声

发布时间:2018年02月23日 16:27  来源:舟山晚报

  哒哒哒,哒哒哒,缝纫机的脚踏声不重不轻,时起时伏,就像催眠曲、摇篮曲,传递着一种关爱、温馨,让我们体会到母亲对子女、家人的贴心、期望。

  小时候,乡村的供销社里,没有成衣可买;乃至县城的百货店里,布柜台内也尽是一捆捆长长的布匹,那时买布需要布票,每户人家数量有限;成衣都要自己裁剪缝制,或委托缝衣店制作。

  我家有缝纫机,母亲会缝纫手艺,全家衣裤缝制、缝补就不用拿到外面去了。

  我印象中,小时候我家买布匹的主要时间节点在入夏前、过年前。农村人叫买布为扯布。乡供销社虽有布匹,但品种花色很少。于是母亲得花上一天时间,一大早从家里出发,步行2个多小时去县城百货店购买,有时布票不够,还得向邻居借几张。

  快吃晚饭的时候,母亲才提着重重的一堆布回到家里,回来仍是步行,当然有时也不止她一个人,往往结伴来回。那个时候路过家门口的公交已经有了,但考虑省钱,农村人一般是不会去乘的。

  布扯回来后,母亲就开始比划着缝制衣服;由于平时还要做其他家务,缝制衣服只能见缝插针。家中兄妹5个,再加上父母亲,这一做至少得做7套衣服。由于母亲做事动作较慢,而且也很细心,所以我印象中每年除夕夜,当我们都入睡时,母亲还在缝纫机旁劳作。

  早先时,家里还没电灯,母亲就把脸凑拢在缝针旁,借着煤油灯黯淡的光,费劲地缝制衣服。

  后来,电灯装上了,母亲眼睛虽不费力了,但年末一般仍要忙到除夕夜。

  寒冬腊月,外面风声呼呼,全家其他人都酣然入睡,唯有母亲一个人为了让家中所有人都能在正月初一穿上“新袄袄”,还在不停地缝制衣裤。那时节,天很冷,手脚冻得不行,她就拿一只火铳,里面放一些炭火,偶尔去温一下。

  上半夜,我们还能陪陪她,跟她聊聊天;到了下半夜,就只有她一个人在忙乎。下半夜醒来,见她仍一丝不苟地缝制,我们劝她明天缝制也行,我们不一定在初一早上穿新衣服。她笑笑说,你们睡吧,正月初一动针不太好。

  哒哒哒,哒哒哒,缝纫机的脚踏声不重不轻,时起时伏,就像催眠曲、摇篮曲,传递着一种关爱、温馨,让我们体会到母亲对子女、家人的贴心、期望。

  为了安慰我们,让其他人安心睡觉,她还说除夕守夜不睡觉,下世可以获得全爹全娘;这是民间的一种传说,说的是除夕夜不睡觉,可守来下辈子父母双全福禄长寿。

  正月初一早上,当新春的曙光从家门前的东山头升腾时,母亲的缝制活也做得差不多了。于是,我们起来时,兄弟姐妹们都穿上了新衣服,高高兴兴地到邻居家拜岁、串门、聊天。如果没有母亲除夕夜的整宵辛劳付出,哪有我们农历新年第一天的喜悦心情、焕然一新。

  母亲如今已80岁高龄,缝纫机退休也有好些年了,但无论住到哪里,母亲总把缝纫机带在身边。前两年,她住进养老院,缝纫机虽不在身边,但它还是静静地摆放在她住过的房间里。

  我们也不舍得这台老缝纫机,因为,它的身上有一股暖流,有一种印记,看到它,眼前就会浮现母亲在寒冬腊月夜整宵为我们缝制衣服的情景。

  【作者】六角雪花

Copyright © 2016 zhoushan.cn . All Rights Reserved. 舟山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