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曼妙轻飏的姿势是如此美丽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27日 16:50  来源:舟山晚报

  塑料桶里养着几条黄鳝,我看着黄鳝发呆。

  黄鳝在我家可以说是“长年下饭”。一只水桶放在厨房里,里面总是有几条黄鳝。以前我是自己去钓的。我从一条水稻田的垅上走过,用眼睛就能判断黄鳝洞在哪里,里面有没有黄鳝。我在老家钓过十多年黄鳝,是钓来卖掉换钱的。早上天刚刚亮,就从家里出发,翻过一座山,来到海边的水田钓黄鳝。这个地方叫三木洋,南宋的时候就存在了。因为我从宋宝庆《四明志》里看到过“三木洋砂岸”的记载。这里的黄鳝特别多,特别大。大学毕业后来到舟山工作,现在的文化路两侧还都是水稻田,垅岸上就藏匿着许多大黄鳝。城西的盐仓和双桥一带,黄鳝更多。现在的文化路车水马龙,盐仓双桥一带也早已经没有水稻田,甚至也没有水沟了,就算有,我也走不动了;就算能走得动,我的大肚子也让我蹲不下了。钓黄鳝一天要走路几十里,蹲下站起无以计数。所以有时候摸着自己发福的肚子,我要“恨”消灭水稻田的人。他们让我无法锻炼身体了。

  没有地方钓,只好买黄鳝吃了。黄鳝的价钱不便宜,稍微大一点的野生黄鳝,比河鳗还贵。再加上成了轻微“三高”分子后,我也不敢多吃了。所以一般情况下,一周吃一条。一般是爆炒,加几条茭白,放几个小辣椒,上面撒一片葱花。用来下酒,味道的确是不错的。

  但最近有朋友关心我的身体,提醒我尽量少吃黄鳝,最好不吃。

  于是最后三条我就没有吃,一直养在水桶里。每天看看它们,好像宠物一样养着。我一直想有个鱼缸,里面养的不是名贵鱼,而是黄鳝泥鳅之类。它们生命力强,贱,好养。不知不觉,半个多月过去了。我发现这三条黄鳝越来越安静,不要说击水,连动都很少动。只有当我为它们换水时,才会试图游出桶去。它们是太饿了。我几乎可以看见它们的眼睛在告诉我,它们要饿死了。但是黄鳝是肉食性的,我不知道用什么来喂它们好。忽然想起楼下的花丛里,我每次钓鱼回来多余的蚯蚓都倒在那里。连忙下楼,在花下挖了起来。也许是天热,蚯蚓深钻了;也许是它们搬了新家,总之是一条都没有挖到。实在没有办法,只好到钓鱼店里买了一包蚯蚓。我将一条蚯蚓刚刚放入水桶,黄鳝的头立即抬了起来。它们闻到气味了。我看着它们吃,真切体会到了什么叫饿死吃。

  我想,我不能继续这样把它们养在水桶里。我简直就是在虐待它们呢。

  我将黄鳝放进尼龙袋里,准备将它们放生了。可是出了门,却犯了愁。定海城里已经没有水稻田一样自然的水域,可以让我去放黄鳝。最终我还是带它们来到了一个小区对面的桥上。我觉得以前这里也是水稻田,这里的水质也许更好一些。我打开袋子,倒转。三条黄鳝都掉进了河里。这时,一个我意想不到的情景出现了。

  黄鳝一进入水,立即轻快地游动起来。那曼妙轻盈的姿势是如此美丽。它们全身都在舞蹈,扭动,欢乐,放歌。水在它们身边轻轻滑开,又急速聚拢。我想此时此刻的黄鳝,一定是有语言的。它们一定会在互相表达的。

  我久久不愿离开。我目送它们渐渐远去,深感自己做了一件好事。

  【作者】水东流

Copyright © 2016 zhoushan.cn . All Rights Reserved. 舟山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