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的乐趣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08日 16:33  来源:舟山日报

  看着满满一书架的书,这是我的资产的重要的一部分,不是物质上而是精神上的,不是生活上的而是生命中的。从大学毕业开始,我买了近两千本的书,并且读了其中的大部分,有的书还不只读过一遍,书成了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内容。

  其实我们每个人从很小开始就和书打交道,至少现在是这样。人生一开始就是最重要的学习阶段,一直到大学毕业,进入社会以后有的人依然读书。虽然都是读书,但每个阶段是不一样的,如果说上学时读书是没办法,进入社会以后的读书就是自己选择了一种生活,而且是以兴趣为基础,那就有不一样的境界。为学习而读书总有着强烈的目的性,并且被限制了,只有跳出了读书的功利性,为了心灵需要而读书,才是真正的读书。

  读书其实是在与人相交,我们身边或许很少有称得上伟大的人物,而书则弥补了这个缺憾,读那些伟大人物写的书和写伟大人物的书,就是在跨越时间和空间的限制,与之对话、谈心。整个心灵沉浸其中,获得深深地宁静、感悟,以及随之而来的深深地愉悦。

  当然读书还是要有选择的,正如朋友的相交要以合情对意志同道合为基础,读书也是一样的,而找到合适的书和喜欢的作者,又有很多缘分和巧遇的成分,这也为读书添了许多乐趣。我喜欢海子,其实我在上大学之前连海子的名字都没听说过,只是因为在大学图书馆里我想买本诗集,在书架上并排放了许多,我听说过和没听说过的,只有海子诗集剩得最少,我认为剩得最少的是最受欢迎的吧,也许作品水平高,就买了一本,这一读就是十几年,反复读了许多遍,还会继续读下去的。还有仓央嘉措,我大学毕业以后教了几年书,记得是一个晚自习,一个学生买了本杂志,我随手一翻,刚好翻到了引用仓央嘉措的一句诗:佛光普照的高原,三步两步就是天堂,但人们因为心事太重而走不动。一下子就打动了我,然后买了仓央嘉措诗传,一直放在办公桌上。这种奇遇为书增加了神秘性。

  虽然电视、广播总在宣传,让人们多读书,但真正能静下心来读书的恐怕不多,因此我觉得自己很幸运。

  也许人们太过功利了,总问读书有用吗,或许正是因为我们总在做有用的事,很紧张,做点没用的事放松一下岂不难得。这就是读书的用处吧。

  书能给我们的心灵抚慰,共鸣的感动,豁然的喜悦都是高质量生命不可缺少的,这样面对一本书就不只是面对作者、面对书中人,也是面对自己,面对自己的内心的渴望,静静感悟自己的经历,很多事情交织起来,弥漫了,连手中的书也模糊了。

  【作者】冯惠明

Copyright © 2016 zhoushan.cn . All Rights Reserved. 舟山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