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高考匆匆过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12日 16:17  来源:舟山日报

  四十多年前,学生读中小学,轻松自在,无高考之烦忧。

  1976年夏,我从岱山县酒坊中学高中毕业。我们村所在的大队,人多地少,许多男劳力就做手艺,搞副业。读高一时,村里有一个木匠师傅要招徒弟,瞄上了我,叫我辍学去做木匠。但我坚持要读完高中。毕业前,父亲请岱山机械厂的木工师傅做好了一套木匠工具。望着这套精致漂亮的工具,心想这辈子做定鲁班的后人了。高中毕业典礼上,我身未动、心已远。第二天,就跟着师傅去干活了。

  也许是命运捉弄,干了三个多月,东家家具活做完,新活未接上。于是,我与师傅试着雕刻眠床花板。做成一套,还颇受东家好评。正着手刻第二套时,母校派人来,叫我去酒坊中学代课。先为初二学生教英语,随后又教化学。代课工资每月28元。拿到第一笔工资时,我将连号的十几张角票收藏起来,保留至今。半年后,又转到岱东中心小学代课。

  1977年10月底,忽然传来高考恢复的消息。

  怎么办?没有复习的资料呀!询问小学校长,他说,你去参加高考吧,但不得影响正常的学校教学。老师呢,母校是一所新办中学,老师们都没有经历过高考实战,似乎无经可传。事实上,也没有时间去请教。离初考还不到一个月了。

  于是,我与同一大队的几位同学相约,每周六、日晚上,在我家一起自学复习。小娥家是渔民,自学时带来鱼鱼考头鱿鱼鲞,权当夜宵食品。大家感到时间紧迫,资料太少,只有凑齐的几套高中课本。

  那年考生甚多,可谓十一届学生,一朝同考,这在世界教育史上空前绝后。考试搞了两次,初试为资格考查。11月28日,初试在酒坊中学举行,看着操场上如潮水般涌动的考生,心里有点紧张兮兮。不管过去学习如何,大家都带着些许忐忑心情,怀惴希冀和憧憬,鼓起勇气,来考场接受国家挑选。有的只想,试试运气,跃过龙门,换个身份,从农村户口变为城镇户口。不久,初试后的名单在岱东公社供销社大墙上张榜公布,围观的人黑压压一片,挤满了街头。人们指指点点,猜测名单上的哪些人将成为公社的大学生。走近一看,嗨!榜上有我的名字。

  统考在即。于是,日日自勉,夜夜用功。

  那时,高考公平又残酷。一起复习的同学未过初考关,我只能孤身在灯下复习了。 12月23日,统考在岱山中学举行。岱山中学校舍是楼房,宽敞明亮,比酒坊中学好得多了。跨入二楼教室,坐到贴着考号的课桌前,顷刻,一行带有温度的文字映入眼帘,“祝你高考顺利”。字,是用圆珠笔刻写在课桌上边沿,非常醒目。这是课桌主人的善良祝福,至今思来,仍感心暖。也许受祝福鼓励,做题时精神振奋,记忆清晰,书写飞快。知道的,做!不知道的,蒙!一气呵成。考史地卷,尤其顺畅快速。“黑水党”不就是宁波甬江上的抗击外敌的民间组织吗?检查一遍后,想再检查。一个拒斥念头冒出:算了吧,越改越错,顺其自然!决然交巻。跨出教室,如释重负。然后,迈开大步,骑车回家。

  统考后,我榜上有名。岱东公社派了一辆敞篷大卡车,将本公社考进的同学送到高亭县医院体检,填志愿。此时,成绩尚未公布。我就不假思索地在第一志愿填了北大图书馆专业。第二志愿填杭州大学中文系。想法很简单,有书读就是一种人生享受。在图书馆工作,何愁读不到万卷书?

  过年后,收到录取通知书。通知书是杭州大学发的,专业是政治系。我没有欣喜若狂,而是若有所失。未曾考上向往的专业,总是心有不甘。

  翌年3月6日,在濛濛细雨中,我乘上了岱山至宁波的轮船,赴省城读书。当跨上轮船时,我感到自己徒增年岁,仿佛跨越了一个年代。那年高考的作文题是《路》。我已记不清自己怎么写的。但从那天起,我真正走上了一条自己选择、最终由一双看不见的手决定的充满阳光和风雨的人生之路。

  如今,每当有人问起当年高考感受时,我说那年高考来得突然,大家都匆匆复习、匆匆踏进考场、匆匆填写志愿……一句话,那年高考匆匆而过。

  【作者】王伟祥

Copyright © 2016 zhoushan.cn . All Rights Reserved. 舟山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