嵊泗知青在定海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13日 17:13  来源:舟山晚报

  如果时代是浪潮,知青们就是随波涌动的浮萍,随着浪潮的涌动漂浮到某一地,有的在插队结束后回到了原籍,有的在恢复高考后考上了大学,有的在当地安家落户。

  如今,在定海生活着一批当年的嵊泗知青,他们的迁居,源于1972年,有80位嵊泗知青奔赴东海农场插队。

  ■头一次出远门

  1972年4月7日,19岁的嵊山姑娘方雪飞坐上“801轮”,去东海农场插队,“当时我们嵊泗一共去了80个人,大多是20岁不到的小伙子、姑娘,那时候去一趟定海相当于出远门了,我们从来没有出过这样的远门,离别的码头上,与父母相拥而泣,哭得不得了。”

  东海农场地处舟山本岛“西伯利亚”,位于马目和烟墩之间,最早的东海农场其实是一片滩涂,由原来的马目淤泥港于1958年围垦而成,开始仅仅以晒盐为主。方雪飞的妈妈觉得,东海农场是国营农场,有固定工资,比较稳定,在当时来讲也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同在这艘“801轮”上的,还有与方雪飞同龄的郑莲芝,他也是土生土长的嵊泗小囝,头一次离家这么远,心里也有点忐忑。轮船从嵊泗出发,缓缓驶向定海,没想到在海上遭遇一场大雾,到达定海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码头上黑咕隆咚的,欢迎的队伍还在那里等待,敲锣打鼓欢迎我们。”

  早在码头等候的4辆大巴,把知青们接往东海农场。

  ■既来之则安之

  方雪飞对定海的第一眼印象不错,“虽然船是半夜到的,但街上还亮着灯光,感觉这地方挺繁华。”结果汽车开着开着就没入了沉沉夜色,特别是驶过茅岭墩后,又是伸手不见五指。坐在方雪飞身边的一个姑娘忍不住哭了起来,“这地方太黑了,我怕黑。”

  尽管只比这姑娘大两岁,方雪飞赶紧拿出大姐姐的姿态给她擦眼泪:“别哭别哭,来都来了,既来之则安之。”

  又开了一个小时左右,车子驶入岑港,又看到了灯光,大家的信心又来了,“哟,这地方还不错。”开了近两个小时,车子翻山越岭驶入东海农场,操场上灯火通明。郑莲芝对此印象深刻:“当时没有电灯,只有煤气灯——当时老百姓家里用煤油灯,单位里一般用煤气灯,很亮很亮,没有电灯的年代,它的亮度是一流的。”

  操场上挂了四盏煤气灯,亮如白昼。

  食堂里的师傅们忙活着,为知青们做了晚饭,方雪飞记得很清楚,“有大黄鱼头,还有咸菜汤,口味跟我们在嵊泗吃得差不多,顿时有点安心了。”

  初来乍到的头一天晚上,所有知青都睡仓库,“男生一个仓库,女生一个仓库。”

  第二天开始,知青们分连、分排、分班。一连一排,有人来带走了;二连二排,有人来带走了;三连三排,有人来带走了……这么多知青,一共被分成三个连、九个排,“我们刚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又分开,女生们又开始哭鼻子。 ”

  方雪飞被分到了一连三排。“那时候男女交往比较保守,连分班也是男女分开,男生一个排,女生一个排。”

  ■条件极其艰苦

  东海农场的土地含盐量很高,各种作物长势不佳,只能种棉花。回忆起农场里的劳作,郑莲芝、方雪飞的共同印象是:“太辛苦了!”

  年轻的姑娘小伙,在海水与盐碱的环境中,学习新的生存技能。他们住工棚,睡泥地,遇到干旱喝咸水;夏天大蚊虫,冬天西北风,披星戴月;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条件极其艰苦。

  “每年四月,我们就开始春耕种棉花,苗是拖拉机播种的,非常密,知青们就趴在地上把它理直。过了几天,棉花让‘地老虎’咬了,知青们就背个农药箱洒农药,一个农药箱有二三十公斤重,一手洒一手打气,别提有多累了。”

  而男生们还要肩挑手扛,辛苦两个字不要说了。

  方雪飞回忆:“七、八、九三个月最辛苦,因为酷暑季节烈日当头,夏天最热的时候也没法歇息,猫着腰扑在田头干活。现在年纪大了,我们不少人腰背有毛病,就是那时候落下的病根。”

  上厕所也是件麻烦事儿,从田间地头到厕所得走上很长一段路,急的时候根本来不及。

  而那个年代岛城的交通不便,让知青们体会最深。

  有一年,方雪飞的奶奶去世,接到家里发来的电报,急需要回嵊山奔丧,而当时定海到嵊泗的船次三天一班,“半夜电报到了,没有车,第二天要赶船,怎么办?那时候真是可怜,问附近农民借了辆自行车,平路上骑车速度是快了,需要翻岭的时候二话不说扛上自行车翻山头。”就这样,方雪飞花了两个半小时赶到定海,坐船回嵊山。

  这样的经历,让方雪飞记忆犹新,终生难忘。

  ■铭记苦乐年华

  就这样,知青们在东海农场挥洒青春和热血。几年后,随着各项政策的推出,知青们的变化非常大,有的被推荐上了工农兵大学;有的顶了父母的职,回嵊泗去了;有的恢复高考后,参加考试被录取,读大学去了;有的被招进了工厂……

  1978年,东海农场办起了磁钢厂,要从知青中挑选一些敢担当、敢吃苦的优秀知青进入工厂工作。厂里从上海请来老师傅,带着大家,一道一道地学工序、学技术。

  郑莲芝和方雪飞作为表现优秀的知青,被选送到磁钢厂工作。后来,他们随厂部搬迁来到定海城区,从此在这里安家落户。

  再后来,磁钢厂进入高速发展期,生意好、业务火,知青们的人数远远不够,又向外部招人。郑莲芝、方雪飞在磁钢厂工作了几十年,直至退休。

  现在的郑莲芝、方雪飞已经在定海生活。回嵊泗的时候,他们也会回去看看当年的知青朋友,“当年同一批来东海农场的80个人,因为各自的命运,有的去了上海,有的去了北京,有的去了杭州,有的去了宁波,有的回到嵊泗……我们留在了定海。”

  那个年代就是这样,命运把他们放到了这里,这样的苦乐年华,是他们这辈子最刻骨铭心的记忆。

  【作者】徐莺;陈惠海

Copyright © 2016 zhoushan.cn . All Rights Reserved. 舟山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