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这样停止了对孩子的“催促”

发布时间:2016年12月14日 16:04  来源:家庭治疗研究院

 

  那些催促的“快点”,你可曾有过...

  去一家小餐馆吃饭,站在前台点餐,听见一道不耐烦的男声:“你老实点,别乱动,快点吃饭!”回头看到一个男士和一个小姑娘,合理猜测,应该是女儿吃饭不是那么“老实”,爸爸在展现父亲的“威严”吧。

  点完餐,我坐在他们身后的桌子等食物,正对着那位父亲,清楚地在他的眉眼间看到了焦躁和不耐烦。小姑娘没有说话,只是在位子上扭来扭去,一会儿吃一口,突然父亲不耐烦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你就不能好好吃饭啊,快点吃!”

  没过一会,父亲再次提高嗓音:“你快点吃!一会儿还要去学校,怎么那么磨蹭!”

  小姑娘还是没吭声,过了片刻,把她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放到他爸爸身上,他爸爸的声音又一次提高了几度,冲她说:

  “我请你快点行不行?!怎么那么多事儿啊,吃个饭怎么那么慢!”

  那言语间的不耐烦,在安静的餐厅里显得格外突兀,而我,心中升起种种复杂的思绪,有心疼,有无奈,有感慨,也有理解……

  我看到自己曾经的影子

  那一刻我突然就跟小姑娘连接上了,感受到她身上很深的麻木,就是这份麻木,深深触动了我,有一种想流泪的冲动。情不自禁想到了曾经的自己。

  我也是一个动作非常慢的姑娘,甚至于现在我都不能被催促,越催促越慢,越听见“快点”就越慌张越不知所措而且特别容易出错,然后就更慢。

  小的时候,我因为动作慢,不知道挨过多少训,记忆中很多时候我妈妈就跟在后面不停地喊着:“快点,快点,你怎么那么慢 ”、“走快点 ”、“吃快点 ”、“跑快点 ”、“学快点 ”、“写快点 ”;

  我爸爸还会补刀“学习不行,吃都吃得那么慢 ”、“你这要是在荒年,早也不知道饿死多少回了 ”;

  我奶奶也会说“这小孩怎么一点也不像她爸妈,那么慢 ”,我妈妈常常忍不住叹气“跟你在一块,心都能给你急出来 ”。

  看看,这是多么可爱的互相折磨。

  于是,我开始对自己说“快点快点……”,但是不起作用,父母长辈们依然不停地说我慢,不住地催促我,训斥我,渐渐的,我开始麻木,因为太不知所措而麻木,而且行动力越来越弱,因为无所适从而弱。怎么努力去 ‘快 ’,都被说成 ‘慢 ’;怎么努力去做,都被说成 ‘不努力 ’。我彻底惶惑了,因不知如何为,而无所为

  在昨天傍晚餐厅里的小姑娘身上,我看到了我曾经的影子。

  成为母亲,我变得跟当年的父母一样

  在那位不耐烦地催促的父亲的身上,我也看到了自己的过往。我的孩子轩轩也是动作很慢,并且他的理解能力也不足,我当年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些,对他的催促也是一声接一声,自己也是相当的焦躁和不耐烦,他实在是太慢太慢太慢了。比我慢的人尚且少之又少,我都快被他慢的崩溃了,可见,从实际上说,轩轩慢的有多厉害。

  我也会常常不耐烦地催促他“快点啊 ”,“吃快点,走快点,动作快点 ”,跟我妈妈当年对我的态度一样,语气一样,行为一样。很明显,轩轩也被促催的麻木了,我有一天,真的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无助,读到了不知所措,体会到了因为绝望而产生的麻木。

  我被深深地震撼了。于是,我告诉自己,“不可以这样”。

  改变就是这样开始发生。

  天壮按:我们的童年所经历过的事件往往对自己的一生会产生重大影响,在我们的潜意识和无意识层面,这些影响会左右着我们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我们在无意识层面是对父母极为忠诚的,我们会无条件地认同父母的说法与做法。

  所以尽管我小时候对于父母的促催是极反感的,但是当我成为母亲后,却无意识地用我父母的眼光和做法对待自己的孩子。发现这一点也是吓得一身冷汗。而当无意识里的东西通过一些机缘被看见之后,改变就有可能发生。

  有些情绪与事件无关,与曾经创伤有关

  我开始更多地关注到自己的情绪与感受,于是我就能在很多由于孩子动作慢勾起我不耐烦情绪的时候,开始处理自己的情绪,开始与自己童年受伤的那个感受进行工作,看见它疗愈它,而不是企图改变孩子的行为来暂时平复我的情绪创伤和缓解我的焦虑。

  我渐渐开始认识到,有时候有些事就是那样发生了,孩子的慢动作,其实就是一个客观事实,不论我接受还是不接受,开心还是愤怒,他就是一个客观存在的,是我没有能力、没有权力改变的客观事实。我因为这个事件而产生的情绪,其实与事件没有必然的联系,只与我童年的,曾经的创伤有关。

  当我在一次次的对自己的情绪,对自己的创伤,对自己的过往进行工作的时候,我越来越多地承担起自己的责任,越来越多地理解到孩子,越来越平和,越来越淡然,也越来越会处理这类状况,自己的生活也愈加从容。

  我会在事情发生之前,就给自己和孩子预留足够的时间,比如早上上学,我就会比常规时间再提前半小时起床,开始做准备,给孩子赖床的时间,慢慢穿衣服的时间,不再催促他“快点起来 ”、“别磨蹭 ”、“快点穿衣服 ”,如果孩子还是拖拉的话,也不训斥他,不大吼大叫,会根据当时的情况给他唱唱歌哄哄他起床,或者温柔地把他拉起来,又或者直接笑眯眯地告诉他“妈妈要叠被子了哦,你赶紧穿衣服吧 ”。

  当父母温和而不是一声接一声地催促的时候,孩子只要有能力,往往是很乐意配合的,轩轩也不例外,会自己穿上衣服。由于时间有留出来,吃饭也相对从容一些(不过轩轩还是需要陪伴和督促的,只是我会注意节奏),一整个早上都是相对有序的,孩子也情绪挺愉悦地去学校了。

  看看,只要自己做稍稍的变动,一切都会开心很多。

  换种方式说"快点",对自己说“慢慢来"

  很多时候,轩轩的理解能力不行,我说话他听不懂,当然也不会做,在我没有意识到这特点的时候,就觉得他是故意搞对抗,就常呵斥他,他常表现出“呆呼呼”的样子,我就更恼火了。

  现在我是真的会看到他的“不明白 ” ,真的理解到他的“茫然 ”,我开始把一般人一句就能明白的意思,根据他的能力分解成5个或以上的步骤,一步步引导他,带着耐心去等待他的反应,去等待他眼中那个“明白了 ”的亮光闪过,很多很简单的东西,我可能花了5倍甚至更多的时间去帮助他理解,帮助他实践,帮助他巩固。

  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却也是一个新的视角。有的时候,我很感恩,轩轩用这种方式出现,他让我看见思维发展的分解步骤,让我看到指令执行的慢动作,让我明白,没有什么事情的顺利进展是"应该的 "。

  我们在孩子“慢”的时候,是一声紧过一声地催促好些呢?还是带着理解,带着尊重,带着爱地去引导他们“如何才能快点 ”来得更有效果呢?我们不是只有一句“快点”,我们还有很多的方法,很多的说法。

  有时候,我也会对这样催轩轩说:“轩轩,妈妈有些着急了,时间很紧张了,你能配合妈妈,快点吗?”有时也会耍点小手段“我们快点走,回家就有XXX好吃的了”等等。

  在我看来,方法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那颗真的理解自己,进而理解孩子的心,看到自己的创伤,理解自己的不容易;看到孩子的尽力,看到孩子的不容易。然后,所有有建设性的方法就会自动地浮现出来。

  我走在路上,我能慢慢做到,相信大家都可以。

  换一种说法对孩子表达“快点 ”,

  从对自己说“我可以慢慢来 ”开始。

Copyright © 2016 zhoushan.cn . All Rights Reserved. 舟山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