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老松”的红色情结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05日 15:07  来源:舟山日报社

  “我党反腐倡廉成效显著,国家政通人和,阿拉舟山群岛新区欣欣向荣,美丽普陀建设蒸蒸日上……这全靠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正确领导。”有着62年党龄的老党员傅方达指着党旗发自内心地高声对参观者们说,“我们要珍惜来之不易的大好形势,撸起袖子好好干。”

  “撸起袖子好好干。”83岁的傅方达是这样说,也是这样干的。自1955年9月2日在临城区平阳乡入党开始,傅方达遵循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干一行爱一行,默默无闻为党奋斗一生,如今进入耄耋之年,仍然“小车不倒只管推”。由此,百岁老干部王家恒给他“生命不休,战斗不止”的评价,这也是他一生的真实写照,沈家门街道大干社区党委称他为“不老松”。

  一 旧社会学徒工成了新社会乡干部

  傅方达家住沈家门街道大干社区,是浙江兴业集团有限公司退休干部。

舟山首次党代会临城代表组合影

  他16岁那年,父亲托邻居阿伯介绍他去沈家门一家刻字店里当学徒。正月初五,父亲拎着包头礼品,挑着被头,陪他去报到。进了刻字店,点燃香烛,他双膝跪地,连磕三个响头。先拜老板为先生,后拜一个姓陈的中年男子为师父,然后拜师兄。

  刻字店里当学徒,他根本没接触到刻字工具。睡在工场地板上,一早起床,被包打好藏起来。打开排门,拖地、倒垃圾、挑满五缸水后吃早点。然后做家务,如洗碗,每天三餐都要洗,还要被老板娘差遣买东西。

  更难熬的是不能回家与亲人团聚。毕竟年纪轻,从小没出过门,他难免想家。家里更不安心,几天后,父亲进城卖菜,在刻字店门前晃来晃去,直到被儿子看到为止。那天,傅方达正在打扫院子,一回头看见父亲身影,兴奋得跳起来,但不能出声,操起垃圾畚斗,假装上街倒垃圾,往垃圾箱方向走。与父亲没说上几句,引起当家注意,说他故意偷懒,挨骂是家常饭。

  拜师后,老板要他签订一份拜师协议,叫“关书”。“关书”规定,学徒三年期间不能回家,师父可以打罚学徒,如失手打残打死,师父不承担责任……如此师道尊严,岂不白白丢命?傅方达无法接受,不打算待下去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他逃回了家。

  “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1950年5月17日舟山解放了。舵岙乡乡长是部队派来的叫王朝殷,他领导农民翻身得解放。傅方达参加了儿童团,拿着红缨枪,站岗放哨,查过路人通行证。有一次,乡长来到村里,傅方达不认识他,照样要他出示证件……乡长表扬儿童团员查得对。他高兴得咧嘴笑了。

  1951年乡里成立农会,接着进行土改,贫下中农分到田地,群众这才看到“换了新天地”,一切感到新鲜。

  1955年,全舟山只有一个县,叫舟山县。当时大干村归定海荷花管辖,上级叫傅方达去学习普选工作。他背着被头,从大干出发走到临城区委宿舍过夜,第二天再走,走到定海西门轧米厂仓库住下,学习普选登记。普选结束,当时都是晒盐的大干、小干、平阳、中弄、芦西等五个村成立为平阳乡,傅方达被补选为不脱产副乡长兼村民兵连连长。由于工作积极,傅方达先加入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同年9月又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

  1956年3月,小乡合并为荷花乡大乡,傅方达正式成为乡干部,分管青年团工作。从1958年8月份起,大干、小干、平阳、中弄、芦西等村划到勾山乡。 10月份上面决定成立芦花人民公社,勾山、芦花、展茅、塘头划为芦花人民公社。傅方达任公社党委委员、副社长,兼任治安主任、兼管渔业。 11月份冬季带鱼汛期间,所有渔船要上嵊山,兼管渔业的傅方达也要去。

  北上嵊山前,普陀县委先开动员会,会后他因吃了番薯炒年糕,当夜引发急性胃炎及并发症火胆毒,痛得要命,高烧40多摄氏度。县渔业指挥部领导一看毛病介厉害,叫他住院治疗,结果他因此错过了北上嵊山渔场的机会。

  二 党代会“专业户”见证成长史

  想不到,吃了一餐番薯炒年糕后,竟改变了他原来的“路径”。

傅方达向学生讲述藏品里的抗战故事(资料照)

  1958年底,普陀抽54名青年骨干去支援工业战线,傅方达也被“点兵”上阵。上级安排他们先在杭州省委党校学习培训。在开学典礼上,有文化的傅方达,代表基层工农学员发言。

  头一回发言,他一夜没睡好,翻来覆去想出三个发言要点:“高兴——到省委党校这个高等学府来培训很高兴;担心——自己文化程度低,怕跟不上,很担心;决心——有领导关心,阿拉下定决心。 ”

  第二天,开学典礼结束,“很高兴,很担心,有决心”在全校传开,成了美谈。3个月学习期很快结束,傅方达被评为小组学习先进,登上校刊。培训结束,领导叫傅方达去绍兴钢铁厂报到,不用去抚顺了。

  党指向哪里,傅方达就奔向哪里,没有讨价还价概念。

  绍兴钢铁厂有基本职工九千多人,一个车间3000工人,只有3个女工,一个是医生一个是护士,另一个是工业化验员,其余都是男工。重工业就是这样,女的极少,男的找不到对象。参观杭州丝织厂、杭州麻纺厂后,才知道他们都是女工,也同样存在对象难找的困难。于是,傅方达通过青年团、妇联搭桥牵线,想方设法给工人当红娘,开联欢会、跳交谊舞、搞联谊活动,增进男女之间了解和友谊,解决对象难找问题。

  三个月后,工作突出的傅方达被评上先进,出席了省工业先进代表大会,绍兴钢铁厂参加这次大会的只有3人,傅方达是其中之一。

  “我们舟山地方小,更需要自己的人才!”原来,舟山要傅方达等骨干重新调回舟山。可是绍兴钢铁厂领导不同意傅方达回家,好说歹说动员傅方达留下来。在对峙中,傅方达靠向家乡一边,“胳膊拧不过大腿”,经过一番周折,厂领导只好同意傅方达回舟山。傅方达经当时的地委组织部安排到临城工作,当时临城是大公社(包括洞岙、荷花、老碶、长峙),傅方达先后担任荷花管理区主任等职务,后调到舟山二渔公司工作。

  扳扳指头,从1955年9月2日在临城区平阳乡入党开始,傅方达历任生产大队民兵队长、党支部书记,公社(乡)副社长、党委副书记,大干冷库办公室主任、机关党支部书记,“兴业公司”党委直属机关党支部委员等职。参加过荷花、临城等人民公社党代会,舟山县党代会,舟山地区水产供销公司党代会,浙江兴业集团有限公司第9次党代会等,合计参加各级党代会10次,可谓是党代会“专业户”。

  对于这10次党代会,印象最深的要算1959年中国共产党舟山县第一次代表大会了,如今还历历在目。

  据傅方达介绍,当时舟山县就是现在的舟山市,包括现在的定海、普陀、岱山、嵊泗4个县和舟嵊要塞区。傅方达是以临城公社万荣生产大队党支部书记身份参加党代会的。他说,这样规格的党代会相当了不起,所以非常自豪,一直把首届党代会部分代表合影照片和一本纪念册珍藏着。

  三 红色收藏见证红色岁月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傅方达说,“作为一名党员,我对红色岁月记忆犹深,对毛主席怀有崇敬和怀念之情,所以我从20多岁起,就有意识地收藏以毛泽东纪念品为主的红色收藏。毫不夸张地说,我退休后搞红色藏品,花费时间最多,投入资金也最多,至今更是乐此不疲。 ”

  去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95周年,七一、十一期间,来参观学习的人特别多。他把一批批党员接待好、讲解好,让党员了解党的历史,激发爱党爱国热情,这就是傅方达办红色展览的目的。

  说起收藏,他说是自己从小的爱好,什么农会证、服役证、代表证、结婚证之类的东西舍不得丢掉,抽屉里藏着,后来拿出来,觉得有教育意义,于是,萌发搞红色收藏的念头。外出旅游,爱到古玩店去逛逛,看到红色的东西,且价格在承受范围内,都会下手买下来。一次,发现古玩店内有毛主席语录本和解放初印刷的毛主席照片,马上决定购买,一摸口袋,钞票不够,只好向同行借钱,才把这批宝贝请回家。

  为了收集更多原汁原味的红色藏品,在晚辈的支持下,傅方达不顾年老体弱,先后赴韶山、延安、井冈山等毛主席曾经生活过、战斗过的地方,搜集有关纪念品。现在,展览的毛泽东像章有2000多枚,大的如脸盆,小的似钮扣,这样的毛主席像章现在确实很难找了;而那件印有毛主席像的汗衫,是外甥女帮傅方达从延安买来的。

  2012年春,大干社区组织去绍兴旅游,傅方达看到6本1966年~1968年《浙江日报》《湖北日报》《文汇报》等报纸的合订本很兴奋,可带的现金不够……挪不动脚步的举动,正好被“成功之路”汽车维修厂厂长陈国庆看到,“老傅伯你买吧,我付钱。”他说。

  2012年秋,江西有一套用陶瓷浇铸的《智取威虎山》《红灯记》《沙家浜》等八个京剧样板戏的人物塑像,计138件。“这是文革时期的东西,今后不可能得到。”傅方达风尘仆仆专程赶过去,不管价格多少,把它买回家。

  几年下来,红色藏品越来越多,3000多件各式各样的红色藏品分门别类摆放开来,就“占用”了儿子公司6间办公用房,其中不同年代的毛泽东像章、语录、雕塑、画像等整齐有序地摆放着、悬挂着,免费接待参观者。

  每逢节假日,前往参观的团体、游客、市民络绎不绝。从2009年8月至今,参观人数达两万多人次,也有海外人士慕名而来。这里成了街道、社区党组织教育基地和青少年接受革命传统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也是普陀乃至全市一个颇具知名度的特色藏品馆。

  “一个人做一件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傅方达深有体会地说,收藏是我对中国革命和传统文化的一种情结使然,而免费对外开放,则是践行义举、传承文化的一种方式。

  难怪普陀书法家郑世海用嵌“方达”二字,撰联:“方圆规矩做人乐,达观洒脱收藏忙。”第二年又撰一联并书之:“方家慧眼独到处,达人妙笔随缘时。”

Copyright © 2016 zhoushan.cn . All Rights Reserved. 舟山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