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在故土培 花在他乡艳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17日 16:14  来源:舟山晚报

 

  今年7月15日,是一个普通而又特殊的日子。这一天,一代文史大家、“资深出版人”金性尧先生离开我们整整10个年头了。他虽是定海岛城“小民”,但他却是中国文坛的巨匠。

  在金先生仙去十周年之际,笔者把筹建名人馆过程中了解到的金老生平写出来,以作纪念。

  北门金家,故乡的根

  1916年5月5日,金性尧出生在定海北门金家。

  金家拥有一座前后三进三道,券顶回廊,雕梁画栋,砖木结构的二层楼屋。其祖父金祥绶上世纪10年代到上海与人合伙开“公和来”颜料店而致富,被列为民国定海工商“八大家”之一。其父亲金炳生,上世纪30年代继承“公和来”股份举全家迁至上海。

  金性尧用一生读书,只为“文以载道”(金性尧笔名“文载道”);他用一支细笔,写出让世人感动的杂文,编缉了多部古典文学巨著,注释了唐、宋、明三百首古诗;他用一生执着的追求,为世间留下了珍贵文献。

  他的散文,扎根于传统

  金性尧从小在定海古城长大,17岁离开定海金家大屋,家乡的点点滴滴都烙在他的脑海。他在1997年《乡土小记》重印后记中写道:“乡情乡心,也确与生命相终始。”

  他在《关于风土人情》一文中写到交通:“鄙人原是一个水乡小民,正是周黎庵君所谓‘浙东之氓’。那边所有的交通工具,完全依靠于‘乘风破浪’的船。”写到杨梅:“只有在梅雨霏微时,颇有万紫千红之胜的杨梅,以及嚼来清脆利落的番薯。而前者的色味形态,因为富于水分的缘故,更觉鲜美玲珑,值得耐心咀嚼,令人容易想起南国的荔枝,想起唐人‘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的名句。”

  金性尧在《故乡的戏文》中,用细腻的手法,将地方戏的背景和场景、演唱的技能、小城古朴的文化娱乐活动等场面写得绘声绘色,读来亲切。他写道:“人们于晚餐之后,赤着双足在树荫旁纳凉憇息,四周燃起艾绳以驱蚊蚋,互相谈着琐碎的闲话——于是负鼓的盲翁出现了,以妻或子扶持着作引导,从他们颠沛而伛偻的影子看去,仿佛有相依为命的神情。乡间则称之为‘唱新闻的’……”

  他对木偶戏的叙述:“演时围幕作场,敲锣鼓,奏锁呐,有说白和动作,然而就是没有表情;这正是傀儡悲哀之处,啼笑一任他人也。演者两手各执一偶,由幕之下方伸弄于上,故俗名‘下弄上’,又称‘小戏文’。”接着写演唱的内容、演唱的过程,还写到了都神殿一年一度演戏的盛况等。

  金性尧所记述的“唱新闻”又称“翁洲走书”“舟山走书”;“下弄上”“小戏文”,就是舟山木偶戏,这两个舟山地方传统戏都被列入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因此,他的作品,不仅有跃然纸上的对家乡的眷恋之情,也为定海非遗传承留下了珍贵史料。

  少小离家,最恋是故乡

  离家后吃不到美味的海鲜,金性尧写道:“由于交通的阻梗,有许多新鲜的海产,现在就颇难尝到。例如有几种食品如海蜒、望潮、面条鱼之类,最理想的食法,应该于网得之后即‘就地正法’,则吃来方不失鲜膄之味。 ”他还描述鲜鱼腌后别有的一番味道,特想吃家乡腌制的海产品。

  美国学者耿德华论述金性尧的创作说“他的散文牢固扎根于传统之中”(《被冷落的缪斯——中国沦陷区文学史》)。是的,他的散文牢牢地扎根于生活中,扎根在家乡的泥土中。他的随笔中,总会引用家乡的私塾、家乡的灯会、家乡的小吃、家乡的小溪、家乡的青石板路。

  他在给舟山诗人何信峰的信中写道:“少小离家老未回,桑麻和月梦中来。 ”自叹晚年不如贺知章,因病体不能“老大回”,只能在睡梦中凭着依稀月光瞧见故乡的桑麻。

  值得欣慰的是,在舟山名人馆“学界翘楚,各领风骚”展厅里,展示着金性尧一生的成就和主要著作,成为舟山人民永远的记忆和深切的怀念!

Copyright © 2016 zhoushan.cn . All Rights Reserved. 舟山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