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里的乡情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27日 16:45  来源:舟山晚报

  今年初,舟山当地作家协会的6位朋友集结出了一套“定海作家丛书”,我抽空看了几本,有几本还没有看完,被我整齐地叠放在书架上。前段时间得空,随手抽出一本来,是胡翠君的《大猫纪事》,是以描述她的故乡大猫岛为主的文集,前后250多页,握在手里,还颇有些分量。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怀乡的情感成为了很多作家笔下的主题,纵然曾经在故土留下过伤痛的记忆,也会不惜笔墨,为故乡留下绵长的文字。胡翠君的《大猫纪事》也是这样,和后面几辑的随笔、游记和一些读后感相比,在这本书第一辑里,那些乡愁文字满溢着的浓浓情怀,从作者对大猫岛的一草一木及风土人情的描写中凸现出来,引人共鸣。

  例如:“寻得茶之真味,要有静心和闲心。喝茶这回事,是人摆弄玩造出来的,也就各有各的泡法,各有各的品法。《红楼梦》里妙玉就讽刺过,大口喝茶如牛饮。现在有茶人也开玩笑说:囫囵吞枣地品好茶和猪八戒吃人参果无异。我遵循茶人的品茶技巧去寻觅茶味,还真有如故乡曲径通幽的妙处。 ”——《喝茶那回事》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乡,哪怕再偏僻,哪怕再贫穷,那一方水土,也滋长着血脉的温情。从胡翠君的《大猫纪事》里走出来,回望我在金塘岛的那座被一湾金沙拥抱着的小渔村,同样也记载着我那些挥之不去的乡情记忆。那里的一些乡亲们,大多数都已经搬出来到市镇上住了,留守的,也几乎是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屈指算起来,离我最后一次去小村子探望,也将近有十年的时间了。那些勤劳的村民,依然上山种菜、下海捕鱼,只是不像年轻时候要养家糊口,现在只要自给自足就行了。有了他们的留守,那方小小的村庄,依然整洁而干净,田园依然葱茏而茂盛。

  总是记忆着那条山路。循着溪水的声音,翻过那条铺有鹅卵石的山岭石阶,就是我的小山村了。小山村三面环山,一面临海,从山坡上望下去,在竹林树影的掩映下,一条小道蜿蜒而下,通向小村的每一个角落。山岭脚下有一池小小的水库,一群白鹅在水库中振翅嬉戏,引吭高歌。

  在小村的正面,有一条约几百米长的海塘,海塘的西北边是一所小小的村校,每天给小山村灌注着一片朗朗的读书声和活泼的生气。小学校前面有一片水稻田,每到耕种季节,被村舍和竹丛环绕的田畈上,插秧劳作的人们零零星星地点缀在嫩绿的秧苗间,阳光照耀在水田中央,一闪一闪的,使那一簇簇秧苗显得格外青翠。从绿树掩映的山坡上望下去,看那座小山村就如同是一幅迷人的水墨画卷。

  我人生的第一个十年,就留在了那个美丽的小山村。那里储藏了我年少时的梦想和最快乐的时光,让我难以忘怀。我曾经深爱过的那座小院和小院后那方平矮的故居,令我至今如此依恋。

  掩卷沉思,也许,这就是每一篇精致的怀乡文章之所以能够引起读者共鸣的缘由所在吧。

  【作者】应红枫

Copyright © 2016 zhoushan.cn . All Rights Reserved. 舟山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