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佩斯带着喜剧大戏《戏台》来舟山啦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25日 16:10  来源:舟山日报

 

  阔别春晚近二十年,如今陈佩斯强势归来。由陈佩斯导演、携手杨立新共同主演的话剧《戏台》将于12月27日和28日在普陀保利大剧院与大家见面。

  大家对陈佩斯印象深刻的,就是春节联欢晚会里那个吃面条的“陈小二”了,这次陈佩斯带来的是年代喜剧话剧。在《戏台》人物海报中,戏袍在身的杨立新被陈佩斯双手推扶,两人充满张力的动作关系中,戏味儿十足,透过陈佩斯招牌式的笑容,我们依然能看到那个严肃、较真、倔强的陈佩斯。

  开怀大笑后,别心酸

  《戏台》讲述了民国时期军阀混战,闻名全国的五庆戏班将演出三天的《霸王别姬》,观众最为在意的“楚霸王”金啸天却在关键时刻掉链子,恰逢洪大帅前来视察,侯班主和吴经理只好使出浑身解数拆东墙补西墙。就在这样的冲突中,笑料百出。不过,当洪大帅拿着枪要求戏班更改剧本,演一出“霸王不别姬、过河见江东父老并东山再起”的剧目时,戏台班子为了活命而委曲求全的窘态,又让观众在哄笑之余感受到一种心酸。

  在陈佩斯看来,喜剧《戏台》是一个寓言故事。“有些倒霉事,能把当时的人为难得要死要活,可事情一过,就成了后人的乐子,成了百姓嘴边的笑话。喜剧就是这些糗事攒的,真心希望所有看这出戏的观众都能开怀大笑,让过去令我们心里有些疼的糗事成为过去。让我们的子孙辈永远看着它开怀大笑,痛痛快快地笑,而不要像我这样,说起这故事时总带着当事人的辛酸。”

  这部凝聚了陈佩斯全部心血的喜剧大戏在各地上演后,好评如潮。有人认为,如果说悲剧的力量在于毁灭的张力,喜剧的力量则在于刻骨的讽刺。嬉笑怒骂间,引导我们反视自己曾经历的尴尬与无奈,这是一部值得为其鼓掌的好戏。也有人说,去看吧,即使经验告诉我们可能期望越高常常失望也越大,但这部戏似乎是个例外,它经得起任何期待。

  “也许80后90后也听不出来,但你还得演出来。”

  《戏台》里,陈佩斯饰演这个戏班的班主侯喜亭。他戴着小圆帽、着一身清冽素雅的长衫。而杨立新勾上楚霸王的无双脸,唱着《霸王别姬》的经典唱词。侯喜亭有一句这样的台词:“喊两嗓子那是过瘾,上了台那得往讲究了玩儿才行。”巧合的是,《戏台》本身就是一部制作精良、非常“讲究”的好戏。

  早在筹备期,制作方大道文化便邀请了各位国内顶尖的舞美、灯光、服装造型、音效等设计师加盟创作。《戏台》舞美虚实结合,在还原真实的戏班后台场景的同时,几根灰调的台柱更传递出抽象、写意的况味来,与该戏的整体基调完美合一,复杂又简约的灯光则将整个舞美衬托得更加美轮美奂。

  在《戏台》排练开始,便有陈佩斯和杨立新对于《戏台》剧本的溢美之词。前者言其60年仿佛就为这出戏活着,后者说这是40年难遇的好剧本。

  之前有媒体探班《戏台》的彩排,陈佩斯的认真劲儿可见一斑。排练中他不时打断表演,解释心理,还原情境,捋顺台词,偶尔还会亲自示范:“这句词还有另一个意思没演出来。”“这里太放了往回收一点。”甚至是“这句节奏没控制好,停顿长了”。

  戏园经理问得了巧便摆谱的“大嗓儿”:“给您来壶香片? ”这一句话,陈佩斯抠了不下十遍:“香片是上等茶,这么问有对一个送包子的反讽。”

  但演员用力过猛,他又提醒:“你这声里有怨,不应该。从小做这行,戏园子里能做到经理的,什么没见过,什么不能忍。 ”反复几次,他也忍不住感慨:“也许80后90后也听不出来,但你还得演出来。”

  陈佩斯:所有积累都是在为《戏台》作准备

  舞台上20余个不同人物的精彩演绎,共同传递出满满的戏味儿。草莽冒失的洪大帅、束手无策的吴经理、云里雾里的金啸天、兴奋花痴的六姨太、男旦凤老板、狗鼻子卫队长等人物各个鲜活生动、过目不忘。众演员成功将舞台营造成为另外一个“真实”的时空。

  它以白话戏剧的形式,贯穿了专业地道的戏曲元素。观众对于戏中出现的大量的谐音、调侃、幽默会有更多的体味。若将全剧旁征博引的典故、掌故都注释出来,还得颇费些功夫,由此可见编剧的功力。剧本中地道的京腔京韵、民国时期的时代背景、多达几十位的人物群像等诸多因素让人找回了久违的戏味儿,而喜中见悲的情怀又有摄人心魂的力量。

  自从进入舞台剧领域后,陈佩斯这些年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抠戏”,他研究莎士比亚、莫里哀等喜剧大师的作品,推敲喜剧的各种可能性,用他的话说:“这几年才刚弄明白喜剧是怎么一回事。”

  编剧毓鉞创作过《李卫当官》等电视剧,他说《戏台》是他舞台剧创作的新高度。陈佩斯和杨立新两位老戏骨,也说《戏台》与他们是相互成全。《戏台》将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显示出它不可轻估的重要价值。

  陈佩斯和杨立新,两位以表演为一生挚爱、在舞台上度过大半辈子的艺术家,在《戏台》这个剧本里,再一次奉献教科书级的表演。然而观众们“只闻有神仙,不曾入仙山”,不如去保利大剧院一睹《戏台》之精彩。

  时间回到33年前,1984年的春晚上,有一个叫陈小二的隔空出演,吃了四大碗面条,从狼吞虎咽、难以下咽,直到送往医院,这个陈小二眼睛不大,眼珠子却滴溜溜转得飞快。他的脸皮厚,心思多,当着人一本正经,转过头一脸奸笑。陈小二上了11年春晚,我们记住了他的名字:陈佩斯。

  如今重返舞台的陈佩斯,着实让我们等得太久了。 12月27日和28日,让我们相约在普陀保利大剧院,一睹老喜剧人的风采。

  本版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作者】陆平

  

Copyright © 2016 zhoushan.cn . All Rights Reserved. 舟山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