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大咖来舟谈戏:喜剧不是在台上说笑话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27日 16:33  来源:舟山日报

  陈佩斯蛮偏爱舟山。 2007年,他带着他的首部舞台喜剧《托儿》来舟山闹元宵;2008年,他又带着舞台喜剧《阿斗》为岛城市民带来了新春贺礼。时隔近十年,12月27日和28日,陈佩斯带着他导演、携手杨立新共同主演的话剧《戏台》走进普陀保利大剧院,将共同演绎一场笑料百出的年代喜剧。

  喜剧,是陈佩斯身上的标签。陈佩斯说,把我驾到舞台上,我就是话剧演员。告别央视春晚后,我们有更多机会近距离观看他的喜剧形式——话剧了。

  昨天,在《戏台》开演前一天,陈佩斯和杨立新在他们下榻的酒店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听这两位身经百战的专业演员讲喜剧表演,讲演员与角色的关系。

  ●“喜剧不是在台上说笑话”

  舟车劳顿加上密集的演出,两位主创都有点感冒,为了保护嗓子保证两天的演出,陈佩斯一直捧着茶杯。聊起自2015年推出已经在全国演出过百场的《戏台》,他们丝毫没有轻松的表情,甚至随着每次演出的推进,对角色的体会加深,追求精益求精的他们一直在对角色微调。“没有任何一个作品可以达到完美,这也正是舞台艺术的魅力。 ”陈佩斯笑着说,话剧是一个集体创作,大家要不停地微调不停地雕琢。早已转型舞台剧的陈佩斯,很难找到他当年塑造“陈小二”的影子,说话的语气随和谦逊。只有在谈意甚浓的时候,他灵活的肢体动作搭上紧皱的眉头、会放光的眼神儿,才让人又看到了“陈小二”的机灵劲儿。

  行内人常说:“人保戏,戏保人。 ”前者是赞赏演员精彩的演技,后者则是赞叹剧本妙笔的精湛。刻画过经典正剧角色的杨立新坦言,任何一个剧中都不会特别好演,而演喜剧比演正剧和悲剧要难。“不会演戏的人演戏,会演戏的人演人。 ”杨立新说,喜剧不是在台上说笑话。喜剧是一种技术,演员必须具备一定的水平。而《戏台》这部话剧,由于剧本精彩、人物形象众多、情节复杂,对技术的要求更高。“有些角色到现在还在不停磨合,每次演出之前还要微调一调。 ”在杨立新看来,越是剧本精巧的戏,越是要技术过关。“好演员就应该正剧、悲剧、喜剧都能演,它们的区别只是作品内容和风格的不同。而一个好演员就应该像个好厨师,基围虾能做出鲜度,桂鱼可以做出美味。 ”

  陈佩斯说,最高级的喜剧就是要绷着脸说笑话。一部喜剧的质量保证就在于演员的专业,专业性就体现在稳定。杨立新不止一次说过“一个成功的角色是下个角色最大的敌人。 ”对于专业演员来说,塑造角色是一个基本功,没有一个角色跟演员本人一样。“雕塑家在用泥巴塑造人物,作家是用语言来塑造人物,画家用画笔塑造人物,演员用身体塑造人物。 ”陈佩斯解释说,“做任何事情都有困难,人生的经历都是曲折的。人要往前走就像物体前进会受到阻力一样,这是物理现象,也很正常。 ”

  ●“我就是一个艺人”

  这部《戏台》的魅力在哪里?“首先这是个会讲故事的剧本。 ”两位主创对编剧毓鉞高度评价,《戏台》与他们是相互成全,虽然生活中找不到一模一样的情节,这些看似虚无缥缈荒诞可笑的事,实际上都会让大家有着类似的纠结。

  就像有人说的:“观后感就是特别好,舒服,故事有点荒诞,可是就是笑着笑着就哭了。”有人说,你能在这部剧里看到小人物的出糗和尴尬事,使自己的优越感得到满足而尽情大笑,也能在这部剧中看到社会的大熔炉里那个渺小的自己。陈佩斯和杨立新告诉记者,戏好看就够了,到底魅力在哪里,还在于个人体会。

  纵观陈佩斯的春晚小品,《吃面条》《拍电影》《主角与配角》《警察与小偷》《羊肉串》等,刻画的都是最基层最普通的小人物,这些滑稽笨拙但本性不失善良的小人物,总是特别深入人心。后来陈佩斯转型话剧,从《托儿》到《亲朋好友算总账》再到《舞台》,陈佩斯从来都是关注小人物的悲欢离合。

  在小品演员、电影演员、话剧演员的切换中,记者问陈佩斯最喜欢哪个身份?陈佩斯说:“我就是一个艺人,我从事的是表演艺术,我没有给自己太多框框。 ”借用再多自己的符号,他所扮演的小人物也不是他。

  实际上,表演没有道理分那么清楚。杨立新说:“如果他是电影演员不会演话剧,这事儿就很奇怪。他是一个好演员,不会演电影也很奇怪。他应该会的是表演,前面架着的是摄影机,剪辑出来就是电影,架的是摄像机,剪辑出的就是电视剧。 ”

  谈到此次演绎的“大嗓儿”这个看似很小却贯穿全场的“小人物”的角色,杨立新自嘲:“我演的大部分都是小角色,好的作品都是用小人物看大时代。 ”

  ●做喜剧人,首先要放下自己

  2012年,陈佩斯发起举办大道文化喜剧表演培训班,将其个人30余年的喜剧经验和研究成果在培训班倾囊相授。他会给毫无喜剧基础想学喜剧的人机会,挖掘有喜剧天分的人,为自己的喜剧作品招兵买马。这部《戏台》涉及的角色多,除了“侯喜亭”和“大嗓儿”独不可缺,其他的角色都有替换过。而喜剧表演培训班的学员们,则有机会亮相。

  “等我们演不动了,得有人扛起大梁。”陈佩斯笑着说。

  提起后辈们要走演艺道路,陈佩斯和杨立新竟然异口同声不赞成。

  陈佩斯的儿子陈大愚就是大道文化的一名话剧演员,陈佩斯没有给予他过多的特殊关照。在他18岁那年要独立的时候放手,在他有演话剧的兴趣的时候,又无条件支持他、培养他,一切都顺其自然。只不过,对于儿子,陈佩斯给予了厚望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我是那个拉车的人,我就告诉他,等我拉不动了,别人能逃掉你逃不掉。 ”陈佩斯喜欢看着这些年轻后辈们,从学员班到舞台上,从在后台为了戏剧表演争吵,到台上专注的表演,他欣喜地看到浓厚的喜剧氛围。

  同样是老戏骨的杨立新,他的儿子杨玏也早已在影视剧里崭露头角。“兴趣是第一老师,我是极力反对他走这条路,但是拦不住,我就把唯一法宝告诉他,这条路走起来会很难。”杨立新说,干任何工作熟练到一定程度,就可以重复,而演员这条路,演戏这事儿没有可重复的,每一次遇到新角色,全都是没有以前方法可以替代的。

  杨立新能为儿子提的要求,就是要纯粹一点,成为一个好的从业者,各式各样的角色都要尝试,各种类型作品都应该参与,不要分口味、分风格、分特点。

  做喜剧人,首先就需要放下自己。陈佩斯曾经说过:“喜剧是用自己的低姿态赢得别人的优越感,用自我折磨赢得他人的笑。 ”而如今的陈佩斯早已云淡风轻,舞台上的他挥洒自如,排练厅里的他一丝不苟,生活中的他喜欢穿长衫布鞋,喜欢练书法读诗词。

  相比十年前来舟山的印象,陈佩斯感慨舟山这座海岛城市变化太大了,舟山跨海大桥巍峨耸立于海面之上气势雄浑。他说,舟山有浓厚的海洋文化、宗教文化,每次来舟山演出都能感受到舟山人民的热情,他以后会多来舟山走走看看,带给舟山人民更多欢乐。

 【作者】陆平

Copyright © 2016 zhoushan.cn . All Rights Reserved. 舟山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