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举考进上海音乐学院钢琴表演系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18日 17:31  来源:舟山晚报

  上海音乐学院是无数学钢琴的孩子心中的圣地,能考进上音钢琴表演系,意味着距离成为一位专业演奏家的路不远了。

  今年高考,牟沙璞以专业全国第五名的成绩考进上海音乐学院钢琴表演系。考进这个专业有多难?全国报名人数199人,其中绝大部分考生来自全国各大音乐学院附中,像牟沙璞这样从普通高中考进上音钢琴表演系,少之又少。

  说起牟沙璞,家长们除了羡慕还是羡慕

  牟沙璞考进上音,在舟山的钢琴圈里炸了,比起国内其他音乐学院,上音的西洋乐专业全国顶尖,代表着全国最高水平,是所有学钢琴孩子的梦想学府。

  牟沙璞从幼儿园开始学钢琴,是汪澜老师一手带起来的学生,当大家知道牟沙璞考进上音后,不少朋友都打趣汪澜说,学生考进上音,这些年白了的头发也值得。确实,舟山考生考进上音,有多难?大概只有这些学钢琴的考生、老师和家长才深有体会。

  在汪澜的音乐工作室,家长们说起牟沙璞,除了羡慕还是羡慕,从决定走艺考这条路,到确定要考上音,他们想给这样的考生和家长一个大写的赞,不管能不能考上,这样的努力与付出绝对是勇气可嘉。

  “牟沙璞之前考上音附小和附中都没考上,最后却争气地从普通高中考上了上音钢琴专业本科,太鼓舞人心了。”汪澜说,他的学生有的考进上音附小,有的考进上音附中,这次,牟沙璞考进本科,意味着距离成为一位专业钢琴演奏家越来越近了。

  这两天,牟沙璞刚随上音的老师去意大利,一边参加大师班学习,一边参加演出。“考进上音只是一个开始,但是这样的平台却是无数学生可望而不可即的。”

  郎朗只有一个,却有无数个陪着孩子艺考的家长

  成为郎朗,成为一个钢琴演奏家,是无数钢琴学生的梦想,他们给自己设定了一个未来音乐家的梦想,并为之努力。

  牟沙璞这么多年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站在她身后的不只是汪澜,还有她后来在上海遇到的两位大师,更重要的是始终站在她身后的妈妈。

  在学生家长中,牟沙璞的妈妈是最严厉的,母女俩每周从朱家尖赶到定海学琴,每天练琴的时候,妈妈都在旁边看着。爸爸回家看到她们在练琴,就默默地出去了,因为见不得为了练琴一个在打一个在哭的母女俩。

  “我属于耳朵特别灵的那种,她一弹错我就知道,不能忍啊,就要不断指出她的错,说了不改就得打,说真的,能考进这个专业的孩子,无论男女,从小都没少挨打。”牟沙璞的妈妈说起这些年陪女儿的艺考路,有时会有点后悔,明明可以不用这么辛苦的,她自己不用这么辛苦,女儿更不用吃这么多苦,可是看到现在能把女儿送进上音,又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郎朗只有一个,但是所有这些陪着孩子去艺考的妈妈都和郎朗的家长一样,可以说是陪着孩子一起吃苦。”

  考进了上音后,牟沙璞的妈妈说,她还是要时不时去上海陪女儿,为了保证每天练琴的时间,她们还是要租房子住,不能松懈。

  弹钢琴与天赋无关,只看你能付出多少

  牟沙璞从小就经常参加钢琴比赛,经常拿第一名,成为一名钢琴演奏家的种子在她和妈妈心中很早就种下了,如何才有可能成为钢琴演奏家,唯一的路就是进入钢琴界的高等学府。

  “考前都是她自己的坚持,自己一大早坐大巴去上海,上完课再坐大巴回来,有时候到家都晚上11点了,文化课作业都是在大巴车上做的。”说起女儿,牟沙璞的妈妈心疼不已,如果只是考浙音、川音,以女儿的专业课和文化课成绩轻松就能考上,可是女儿一心想去读上音。

  汪澜在舟山教钢琴20来年,说起自己的这些学生,他并不认为牟沙璞有什么过人之处,或是说在钢琴方面特别有天赋之类的,说到底都是逼出来的,家长的努力,老师的努力,自己的努力。

  “教钢琴这么多年,说实话,没遇到过什么一来就让我感觉有天赋的孩子,都靠努力。”汪澜说,弹钢琴从一开始的模仿,到后来有思想的表演,真的没那么简单,要学的东西很多,对一首作品的理解,情绪的表达,对作曲者的了解,想成为一位钢琴演奏家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对于牟沙璞来说,一切都还是个开始。而对于舟山钢琴学子来说,她已成为无数怀着钢琴梦想的学生和家长的榜样。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作者】李晓旭

Copyright © 2016 zhoushan.cn . All Rights Reserved. 舟山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