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协副主席张抗抗的岛城“书缘”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11日 16:29  来源:舟山晚报

  一袭蓝色碎花长裙、外罩白色上衣,7月8日,张抗抗做客岛上书店,与舟山读者面对面。虽然头顶“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的耀目光环,但张抗抗在举止言谈间依旧透着普通人的平易、得体、随和。

  “是刘晓娜激活了我这部中篇小说《把灯光调亮》的创作。”坐在茶桌前,张抗抗向慕名前来一睹真容的几十位读者打开心扉,侃侃而谈。

  “您有机会能否来舟山的书店走走”

  刘晓娜是岛上书店的经营者,正是她把这位“大咖”请来舟山。

  2016年5月,两人在杭州的一次会议上相遇。趁张抗抗上洗手间的工夫,刘晓娜在门口等候,终于“逮”住并大胆提出要求:“张老师,您有机会能否来舟山的书店走走?”

  原以为中国作协副主席不太好请,令刘晓娜意外的是,张抗抗一口答应。

  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张抗抗说,因为她多年来一直关注全民阅读,多年来积累了许多关于实体书店经营的调查感受,这些素材在遇到刘晓娜的时候一下子被激活了,“一个活生生的书店经营者就坐在我面前,很有激情。”她决定动笔。

  分别一个月后,刘晓娜收到张抗抗发来的一条短信,两人聊了半个小时。之后的几次长聊,再加多年的素材积累,有了最终的《把灯光调亮》。

  对于自己一不小心成为张抗抗的笔下人,刘晓娜感到幸运:“那次一起开会的人知道后,都表示羡慕嫉妒恨,为什么不写我,而要写刘晓娜呢?”

  “本人从来不使用这种粗鄙的语言”

  1950年出生于杭州的张抗抗,1969年曾赴北大荒农场上山下乡,在农场劳动、工作8年。作为知青中的一员,她也有过相似的难忘经历,并关注这一代知青的内心历程。她在1986年出版的长篇小说《隐形伴侣》,展示了知青们辗转矛盾的内心创伤和追求。

  一个关注知青命运的作家,为什么会写出《丑陋的老三届》呢?当记者问及这个问题的时候,张抗抗连连“喊冤”,“这篇文章在微信上流传很广,并多次传到我这里,题目曲解了我的本意,本人从来不使用这种粗鄙的语言。 ”

  张抗抗回忆,其实这篇文章最早发表于1996年前后,知青上山下乡运动30周年的时候,当时的题目是《无法抚慰的岁月》。“时隔20年后,突然有一天,我发现文章标题被改成《丑陋的老三届》并在微信朋友圈流传开来,顿时大吃一惊,说实话我是有点生气的。”

  因为张抗抗的文字从来不是这个风格。令她无奈的是,虽然文章在网络上流传甚广,但没法找到篡改题目的始作俑者,更没法改回来,“自媒体时代,希望从业者能够自律,不要随便篡改别人的题目,曲解了作者本意,也谢谢今天有这个机会,让我说明‘冤情’。”

  “当时我就觉得她非常了不起”

  笔耕不辍40多年,出现在岛城读者面前的张抗抗,已不是那个“头上扎着两个马尾辫,一脸稚气,书包里揣着一本法捷耶夫《青年近卫军》长篇小说,幻想着前面迎接她的是铺满鲜花无边无际大草原,西子湖畔长大的天真女孩了。 ”

  年近70的她,不习惯网上购物,怕买来的衣服尺寸、面料不适合自己;不喜欢玩微信,怕在这上面浪费太多时间……她怀念纸质书的年代,她喜欢慢悠悠的轮渡,这次来定海,就是经岱山坐船而来。与结果相比,她更享受过程。

  作为同龄人,家住定海的读者晓明对张抗抗相当关注,虽然没有到现场,但朋友圈的照片勾起了她的回忆:“我在小学时就看过《少年文艺》上刊登的张抗抗作品《我们学做小医生》,是她的邻居、我的同班同学骄傲地向我们介绍的。她和我们同届,文章能登在全国性的刊物上,当时我就觉得她非常了不起,崇拜她。”

  

Copyright © 2016 zhoushan.cn . All Rights Reserved. 舟山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