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62年的风霜雨雪,共赴一场7个人的同学会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26日 16:29  来源:舟山晚报

  9月22日,定海某酒店,湘湖师范第一批支教舟山同学座谈会在此举行。1955年1月28日,他们听从浙江省教育厅的召唤来到舟山,用粉笔耕耘,教出一批又一批学生。

  当年的22名同学,这次共来了7位,其中最年轻的82岁,最年长的86岁。此时,距离他们湘湖师范毕业,已经隔了62年的岁月。

  ■今天,就我们7个


同学们与家属合影:陈与珂(左二)、申屠安(左三)、潘和土(左四)、过伯祥(左五)、楼大赉(左六)、陈德辉(左八)、马昂富(左九)

  陈德辉拿出一张60年前的集体照递给记者,被潘和土“截”了去。“这张照片你还在啊?我那张文革的时候没了。 ”潘和土兴奋地索性摘下眼镜,仔细辨认那一个个风华正茂的少年,“这是金良善,这是申屠安,这是那谁,哎呀,叫不出名字来了……”他拍拍额头,没想起来。

  这张集体照摄于1957年8月,当时的他们已来舟山支教两年半,大多数被分配到定海、普陀、岱山、嵊泗等县区学校任教,在某次活动中相聚定海,留下这张珍贵的合影。

  怕自己日后忘记,陈德辉在照片后写了几个字“两年半后的会见”。

  凭着这张保存了整整60年的照片,同学们的旧日模样依稀浮现眼前。令人感慨的是,当初同来舟山的22位同学,有一大半已经不在了,“有的告老还乡,落叶归根。有的积劳成疾,客死舟山。所以,我们这些幸存者今天能欢聚一起,实属难得。 ”陈与珂说。

  时针指向13时30分,同学会开始的时间到了。有人提议:“再等等,还有谁? ”“都到齐了。 ”申屠安说,“本来杨樟明也来,但他腿脚不便,今天,就我们7个。 ”

  ■凭记忆,逐个找


  其实早在20年前,就有同学曾跟申屠安提起:“我们湘湖师范有这么多人来舟山,找个机会开次同学会! ”只是讲讲,后来没下文了。“这次,记者同志说陈与珂很希望大家聚一聚,我说是真是假?打个电话去问问,结果他说是真想聚。我说只要人叫得拢,一切由我来。 ”申屠安、陈与珂当即做了分工:衢山、宁波的两位同学由申屠安负责联系,定海的同学由陈与珂负责叫拢。

  想找到失散多年的老同学,谈何容易。陈与珂先跑到社区打听,一无所获。坐在三轮车上,他灵光一闪,让师傅骑到派出所,凭记忆写下5位同学的名字,让民警逐个找。

  一个查不到,再来一个。“查到季敬军的时候,鼠标啪哒一点,有!我想给他打电话,民警说不行,要保护隐私,由他来打。 ”电话是他儿子接的,说父亲已于2014年去世了。

  这样的同学,还有好几位。有时辗转得到联系方式,也不是一次就能找到人。给潘和土打了四五通电话,给过伯祥、马昂富打了三四通电话……最后,有七八个愿意来。

  老申屠说可以了,这同学会能办,“我们这一批来舟山的,总共才剩下多少人? ”

  ■一别,就是一甲子


  陈与珂为这次同学会设计了背景墙,主题是“感恩湘师培养,回眸教育生涯”。

  “毕业后我们没开过同学会,这次聚会是第一次,也有可能是最后一次。 ”陈与珂的话,令大家默然,“岁月不饶人,我们都已经进入耄耋之年,能有今天,不能忘记母校湘湖师范。 ”

  一别,就是一个甲子,7位老同学回忆别后经历。

  过伯祥是班中公认的“学霸”,解题能力超强,尽管在湘湖师范读书的日子“跟玩儿似的”,但每次数学考试总能拿高分,“我教了41年书,其中普陀中学23年,舟山师专18年。 ”出过16本数学方面的著作,带出过不少名师高徒,过伯祥在数学方面取得的成绩相当瞩目。他至今宝刀未老,仍在辅导学生。

  曾任岱山县教育局局长的申屠安,上世纪80年代带领岱山教育成为典范。他深情回忆了第一任科长给自己的影响,“当时我在文教科工作,跟着科长跑了很多小岛学校,他的工作作风让我一生受益。 ”而他的作风,也落在同事们的眼里。

  此次特意从岱山赶来,以“编外”身份参加同学会的张致真回忆,曾经有位老师来县教育局办事,申屠局长听说后,立马说出这位老师爱人、孩子的情况,“当年岱山有108所学校,几千名老师,他的工作作风可见一斑。 ”

  ■一来,就没再离开


  毕业时,潘和土一心想回家乡任教,承欢父母膝下,结果被宣布来舟山支教,一呆就是60多年,“当时条件非常艰苦,从萧山来舟山,挑担走路、乘车乘船。 ”他在舟山中学任教近30年,后来调到舟山电大任办公室主任、副校长。

  楼大赉在舟山中学教了半年后被调到岱山,各小岛开始办中学后,他被分配到大衢中学,“当时叫岱山第二初中,去的时候没有校舍,我们两位老师借教室办了一个班,寄宿生就借住在老百姓的房子里,头一年1个班,第二年有3个班,后来有5个班……”

  老申屠对楼大赉再熟悉不过:“你在衢山名气蛮大,师德方面口碑很好。 ”楼老师既教语文又教音乐,后来当了副校长,直到1995年退休,没离开过衢山。

  马昂富是同学中为数不多的改行者,先向定海县府教育科报到,后在扫盲办公室搞业余教育,挑着铺盖跑遍全县乡村,培训民办教师。“此后我报名应征入伍,退伍回来后先是在公安局工作,后分配到舟山剧院。 ”

  陈德辉,在岱山从小学生一直教到老师,最后在岱山教师进修学校退休。

  ■人常在,再相聚

  “还有很多同学走了。如果他们地下有知,知道今天我们开这样一个同学会,也会感到高兴。 ”陈与珂在舟山中学教了41年的语文,尤擅作文教学。

  他在同学会上反复提起改写的奥斯特洛夫斯基的一段话:“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忆往事的时候,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我们把壮丽的青春、美好的年华献给了舟山的教育事业,想到这些,我们心里感到无限欣慰。 ”

  因为老同学们年事已高,其中有三位夫人也陪同赴会。

  申屠夫人说:“我们舟山教育基础比较薄弱,过去寺庙当校舍,师资也很薄弱,湘湖师范来这样一批学生支教,为舟山教育增加新鲜血液,功劳不小。 ”

  这一代名师,是上世纪海岛教育受支援的一个缩影,他们的经历不仅记录着舟山教育的进步,也留存着他们的青春热度。但愿人常在,再相聚!

  【作者】徐莺

Copyright © 2016 zhoushan.cn . All Rights Reserved. 舟山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