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华犹可追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10日 16:19  来源:舟山晚报

  电影《芳华》,影毕,人固。余韵叠生,惦记至今。

  对未曾经历的年代,我都饶有兴致。一帧一帧地放着,我看入了迷,把自己也映在了那段岁月里。

  芳华绽放在上世纪70年代,随着文革的兴盛、毛主席的去世、中越边境自卫战,凋敝在了千禧年后。就如电影里说的,“在这短短的十年间,我们经历的都是大事”,是呀,这日子怎么会有这般的变动,昨天还衣着布裳,今日却一身戎装,前一秒活跃在文工团的排练房里,下一秒就赶往了中越边境的急救站,又是那么一瞬被世事捉弄、被战争恐吓、被时间吞噬,恍如陌世。

  眨眼间的面目全非,毫无征兆地便被冲进了历史的大流中。你我都会迷失在这一浪又一浪的更迭覆灭中,有种说不出的,一种岁月的质感,就像这日子真的在心坎里啊,一缕又一缕地划过。总想发出点什么声响,但终究也过去了。故事最后的那条木条长凳,它属于那个年代,迎着夕阳,温和而安静。

  这芳华夹杂在变故的乒呤乓啷中。

  集体主义,不幸地成为了变动的诱因,但也因此是芳华最绚烂、最撼人心的绽放方式。满大街的红色旗帜、高悬的毛主席头像,是属于他们的芳华,从屏幕溢出来的那种极度忠诚、热血和酣畅,也只有那时候才可以这样铆足了劲。

  同样,爱情,是难以启齿,伪装在集体主义的声势下,也因这样深藏于心。可知,某一刻,一卷红帘、一首丽君,心头的那一阵攒动;又一时,碎一纸情书,冷一厢情愿,方知爱另有意。爱过,就不负了芳华。芳华,就像这火车上的集装箱,一路哐啷鸣笛,一站卸下几只,一站又卸下几只。而谁,也不知道在第几站下车。

  故事没有目的性,如画一幅画,一笔一画,纯粹勾勒,我在一旁临摹。有那么几刻能感到笔触的情感就甚好甚好。

  在桌台上,压着周岁和爷爷奶奶的合影照片,二老微咧着嘴笑,对啊,他们也在那个年代留下过他们的芳华吧。只是,他们不曾提起,我也未曾追问,直至有一天被他们裹去了另一个世界。

  有些时光,愿意分享给别人,亦有些芳华只想珍藏在自己的心头,是涩是甜、是酸是辣都要兑上那段岁月。讲给别人太累,何况他们的芳华我们也懂不了。所以,就静静地多看看那安心温和的笑容吧,就像爷爷奶奶一直咀嚼着他们的芳华。

  【作者】王柏翰

Copyright © 2016 zhoushan.cn . All Rights Reserved. 舟山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