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海岛教师的周末团聚路

发布时间:2018年02月01日 09:24  来源:舟山晚报

  外出读书的舟山学生介绍自己的家乡时,别人都会问一句,“你们是坐着船去上学的吗?”大家都会不置可否地一笑。

  坐船上初中小学的学生不多,但在偏远海岛学校,不少教师们倒都是坐着船去上班的。他们有的家在本岛,有的儿女在本岛读书……一周七天,周末是他们与家人团聚的日子。岛城有2000名左右的海岛教师,而他们之中,又有不少是要经常在两个岛甚至三个岛之间奔波的。

  前不久,记者来到衢山敬业小学,学校里不少教师在周末都要踏上团聚奔波路,而他们只是全市海岛教师的一个缩影。

  陈老师:每周在家陪女儿不到48小时

  “有更多时间备课和钻研业务”

  每周日下午3点,陈微要离家出门赶往三江码头,只有这样才能赶上最后一班“回”衢山的船。一周中有五天在衢山度过,定海的家只是他暂停的港湾,所以他用了“回”。下午3点之前,他和妻子的主要精力就是把刚满20个月的女儿哄睡,否则看到爸爸离开,女儿就会大哭。“可能每周都是那个时间,她知道我要走。”说到女儿为不舍得自己而哭,陈微的眼眶也湿润了。女儿9个月时,会清晰叫出“爸爸”,可惜当时陈微不在家中,但视频依然让陈微激动了好一阵,“我陪伴女儿的时间太少了,但竟然先学会叫爸爸。”陈微笑着说,老婆常常提起这事。

  2012年9月,陈微成为衢山敬业小学的一名音乐教师,他喜欢这份工作,但这也意味着,他要开始两岛奔波。2016年,陈微荣升爸爸,好在有岳母帮着妻子带女儿。有了小棉袄,陈微也多了一份牵挂。在忙碌的工作之余,每天与女儿和老婆视频聊天,成为陈微一天当中最幸福的时光,可短暂的5分钟视频聊天并不能缓解陈微的思念。

  周五下午下课,陈微就赶往码头乘坐最后一班船回定海。“可能太想见到女儿了,感觉时间过得特别慢。”等陈微到家也已经下午6点了。如今,陈微还没到家,女儿听到脚步声就会开始念叨“爸爸”,然后非要站到门外迎接一周未见面的爸爸。

  婴儿几乎是一天一个样,陈微每周回来,总能发现女儿又长大了。“可惜,我陪伴她的时间却很有限。”陈微转头一笑,好在有寒暑假可以陪女儿。

  陈微是音乐教师,也是学校的德育主任,和学校的50多名年轻教师住在码头附近的宿舍里。夜幕降临,当大多数家庭在享受家庭的温馨时,陈微却有更多时间备课和钻研业务。

  衢山岛的人口不算多,岛上没有艺术培训机构。陈微就和学校的美术教师商量,在周三周四晚上免费为有兴趣的学生开设音乐和美术课。不少学生正是在那里得到音乐和美术启蒙。自2012年起,陈微已经为学校培养了120多名萨克斯和单簧管乐手。

  “我们一共有6位音乐教师住在这里,晚上我们就可以一起备课。”陈微说,大家在一起备课能够相互促进。

  顾老师:老人在本岛帮着接送孩子

  “放学后不再赶着回家做饭”

  衢山敬业小学有120多名教师,其中70多名教师都要在周末回到另一个岛上,可能是舟山本岛,也可能是岱山,有的还要辗转两个岛。

  顾老师是土生土长的衢山人,她和丈夫都在衢山工作。两年前,女儿去本岛读书,这一家三口也加入了庞大的周末团聚群体中。如今,家中老人在本岛照顾女儿,并负责接送上下学,每个周五下午,顾老师和丈夫赶回本岛的家中,与老人和孩子团聚。

  女儿正是毕业班,情绪的起伏常常让顾老师也跟着纠结。“老人在生活上照顾得再细致,但很多心里话,女儿还是只愿意跟妈妈讲。”顾老师说,每天女儿回到家里第一件事就给她打电话,讲讲这一天在学校发生的事情,有与同学产生矛盾的无措,有被老师批评的委屈,当然这里面还饱含着对爸爸妈妈的思念。

  “她常常讲着讲着就哭了,这时候,我也是恨不得立马跑到她的身边。”顾老师说,有时候周末天气不好,没法过去看她,女儿就很不开心。

  平日相处时间少,到了周末,顾老师就想着把时间全部给女儿。“有时候朋友来邀请出去聚会,我也大多会推掉,周末就想好给她做点好吃的,或者带出去吃点好的,也是一种补偿心理吧。”

  以前,女儿在衢山时,下了班忙完学校的工作,顾老师就赶着回家做饭。现在,就剩下她和丈夫两个人,虽说对女儿的思念是事实,可自己的生活轻松也是事实。“现在,我还是要把更多的心思放在工作上,更好地教这些孩子们。”

  王校长:一家三口,“驻扎”三个岛

  “最怕遇上有风天”

  王方海是敬业小学的校长,女儿在舟山本岛读书,妻子在高亭工作,一家三口,就这样驻扎在三个岛上。周末,忙完学校里的工作,王校长就会和妻子相约到本岛陪女儿。

  这些常年奔波在两个岛之间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点:特别关注天气预报。王方海更是极为关注,衢山地处外洋,风浪大,船班很容易停航。

  因为自己的经历,王方海很理解学校的教师们。王方海最怕遇上有风的周末,因为他不好意思提前结束教师们的周末休息时间,但全校1600多名学生会准时在周一坐在教室里,总不能孩子们来上学了,老师们却没来,这样的情况绝不能发生。

  2017年11月连续四个周末风浪大,码头说停航,那出岛的教师们就要在停航前回到学校。第一次,教师们周末都没回去,第二次、第三次,教师们都是周五下午刚到家,周六上午又坐船回来。谁知第四周的周六早上,王方海又接到码头的通知,“天气预报有大风,周六下午就要停航。”这一次,王方海又要给外出的教师们发短信,写了好久,却只发了五个字“我开不了口”。

  接到这样的信息,陈微翻看手机的天气预报,顿时明白了,赶紧收拾东西赶往三江码头。那天9点半,他和很多同事乘坐的是停航前去衢山的最后一班船,那是一趟慢班,到衢山已经是12点了。

  提早结束休息,不是个好消息,但教师们并无怨言,就像陈微说的,“周一上课,总不能学生都到了,老师还没到吧,这不像话。”

  【作者】逯平平

Copyright © 2016 zhoushan.cn . All Rights Reserved. 舟山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